日本電視有大河劇、有偶像劇、推理劇,台灣卻只有偶像劇、鄉土劇。我沒有貶低的意味,偶像劇也有《犀利人妻》般好看的,可是我卻更想看屬於台灣,不一樣型態的劇作。

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勾起了不少男男女女心中的那些年回憶,人人心中都有一個沈佳宜,一個過往的殘夢,也許與魏德聖導演的《海角七號》相比類型差異頗大,卻都是令人倍覺溫馨的小人物、小品作品。近年來掘起的台灣小說家中,叫得出名號的有九把刀、藤井樹,他們的作品也都是以小品為主。

小品有小品的好,而我心中卻覺得台灣人才濟濟,不只小品,還可以有格局恢弘的小說,只是尋尋覓覓這麼多年,才有終於有《潘朵拉商人》這部小說一嘗我多年的宿願。

《潘朵拉商人》是一部極為寫實的小說,有大河劇的氣度,戲幕橫跨政界黑手、司法打手、金融洗錢、宗教偽善;場景更從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中國而到日本。千萬別被二十三萬字的分量給嚇倒了,當我打開書頁開始閱讀之後,不是只有「欲罷不能」的想讀下去可以形容,而是,怎麼才二十三萬字?不夠,實在不夠!

到底是非善惡終有報嗎?還是世事總不如人意?一邊津津有味的閱讀過程中,我始終有一股翻到最後幾頁直接閱讀結局的衝動,每每衝動、每每壓抑,反而讀得更快、更快讓人更專心,一有空檔就把書捧起來,終於,短短幾天就它K完,當闔上書的那一剎那,只有一個感覺可以形容ー「爽,好好看!」

只是爽完後,襲面而來的空虛感令人心思變得澄淨。一輩子在金融界闖蕩的人精,怎會只因人言可畏就在外島投海?繞跑日本多年的世家後人怎能輕易返回台灣?為什麼跑路來台灣的難民卻自認血統高貴,風光表面下卻做盡傷天害理之事?市井小民面對撲天蓋地而來的國家暴力該如何自處?甚至貴州的西邊是什麼省也是令人莞爾的梗。就像作者黃國華所言,如有雷同,就讓它雷同吧

台灣的執政者長期以來,總是以洗腦式的教育要我們向前看,正面積極迎向光明的未來,可是人不能一味的自我催眠,看看德國人修建了紀念碑或紀念館來悼念集中營死難者,至今對猶太人與納粹到深刻的傳承反省。唯有反省檢視自我的過去,才能重拾站起來的能量,台灣只有一部電影《賽德克.巴萊》做到,而小說界的第一本書就是《潘朵拉商人》。

反省是龐大的、沉重的、甚至令人不敢對面自己、無法呼吸的,但《潘朵拉商人》反而是一部黑色喜劇式的作品,它深沉直入人心,卻有棉絮般的閱讀舒適。雖然之前台灣從來沒有這種自省式的小說問世,也許二十三萬字會嚇退很多有心人,但一部值得好好閱讀的作品,絕對會是長銷之作,套句馬總統的話,就讓這本書逆「轟」高「灰」吧!

註:yourschen是本部落格資深好友。

 


書名:潘朵拉商人

出版日:2011年12月9日

作者:黃國華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