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異國第一次開車在日本,在日本開的第一條高速公路是「北陸自動車道」,停的第一個休息站是「不動寺PA」,顧名思義附近有一座寺廟叫做不動寺,後來我上網一查,除了日本就有至少三個不動寺以外,連屏東高樹也有座如假包換的不動寺,我喜歡用地圖在旅遊途中或事後追憶時拿來當重要思索之引信,這讓我想起那位同遊的專欄作家ECASHFLOW的嗜好-買地圖看地圖。

        我的車子開進休息站之後忽然有一種與以往到訪日本迴異的體驗,這回好像是融入當地生活般的旅行,因為我必需煩惱加油、停車、天候、購物等日常生活打理;日本在非假日的休息站,尤其是這種北陸偏遠地方的PA,大部份都是大小貨車的司機、開著小汽車的年輕業務員等等,日本的貨車與卡車司機和台灣甚至於全世界都截然不同,他們就算只有一個人出勤,也是穿著淺灰色的貨車司機服裝,或許他們停在PA內在車上小憩的模樣都與你我一樣不堪入目,但是只要離開車上走進休息站,那股一絲不茍的堅持就表現在外在制服與神情態度上。

       浪漫的詩人與小說家喜歡窩在街角咖啡廳的靠窗座位看著熙熙攘攘之形色不一之形旅,用文學的敏銳度刺探每一個路人所擁有的踏一段他們自己的故事,只是,再怎麼有想像力的文豪都無法從日本高速公路休息站的人群中去譜出美麗的詩句,因為這個世界是充滿著一致性,越到日本的鄉間,就會發現有著越高的一致性,這就是所謂的「和」吧!大和民族的這些特點,就只能用見仁見智的含糊角度帶過去吧。

        為何一直談這個不起眼甚至於此生可能不會再停留第二次的休息站呢?那是為了某一種難忘的味道,大家都知道日本的便利商店商品的多樣性與多變性,也一直是許多哈日族流連忘返的聖地,便利商店中有著許多小孩愛吃的森永嗨啾水果軟糖,相信是很多人兒時的甜蜜回憶,這個來自日本的水果糖,在她的產地日本更是花樣百出,如香蕉口味的九州限定版、水蜜桃的夕張限定版或葡萄口味的山梨限定版。然而在這個不太知名的鄉下休息站中我們看到了很奇特的「西瓜口味的福井限定版」的「Hi-chew」軟糖,那種淡淡又帶點類似奶香的西瓜味,讓我想起小兒子的快滿週歲的那年夏天,我餵他吃了好幾塊冰冰涼涼的西瓜的午後,他趴睡在我的肚子上,尚未剃過毛的頭髮細細之髮際間滲出一些汗珠,嬰兒汗珠竟然透出淡淡的西瓜香,那股令人懷念的香味竟然在北陸的不知名休息站裡的軟糖中再度跑出我的記憶,邊咀嚼著這股十年前的味道邊從後照鏡看著兩個兒子,.....

        我的方向盤握的更緊了。

         到日本第二天的首要觀光地點是立山。或許是因為首度在異國開車上路,一直要到下自動車道以後才想起「原來我們也是觀光客」的目的。

        通常旅客到日本的第一個地方大概都是東京、北海道或京都這三個地方其中一個,然後再去大阪、九洲,接著去一些熱門溫泉如箱根、伊豆,而立山黑部這個景點一定也是觀光客常去的選擇吧,然而我竟然在第28次來到這個國家以後才首度造訪她。

       接下來我就要進入旅行的第一個景點:立山...待續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