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杜拜:一門全球必修的新顯學


一.奇評大觀

        解讀杜拜的夢幻傳奇     ***推薦(**文化事業執行長)

  杜拜港埠世界公司(DUBAI PORT WORLD)原本有意取得美國六大港口經營權,卻遭到美國國會強力反對,最後黯然退出。這原本只是一樁純商業投資,卻因為涉入九一一恐怖攻擊的恩怨情仇,引發美國政客民族情感與國家安全危機感,使他們飲恨,不過此舉卻使「杜拜」這個城市打響了全球知名度。

  杜拜原本只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七個酋長國當中的一個小城市,1981年原本在沙漠騎駱駝、住帳篷的薩伊德(Zayed)當上國王後,以開明專制治國,他將出售石油賺來的錢,拿來聘用國際專家,大興土木,發展觀光,並且全力發展金融市場。短短二十五年光景,杜拜這個原本靠著黑金發跡的沙漠小城,儼然成了中東的香港、新加坡。杜拜的蛻變,又可以給台灣帶來什麼啟示? (總按:可以把房價物價炒高把貧富差距拉大然後泡沫爆掉)

  2005年陳水扁總統去了一趟邦交國之旅,回程突破中國外交封鎖,造訪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首都阿布達比,並且由酋長國親王以三架直升機護送,在名聞全世界的帆船飯店(Burj Al Arab)總統套房休息了二個多小時。自從陳總統造訪了帆船飯店後,這個興建已經八年的全球最奢華七星級旅館從此在台灣紅透半邊天。帆船飯店也成了杜拜的新地標。打造帆船旅館的Jumerah集團,就像杜拜這個地區,處處化不可能為可能。 (總按:杜拜的確創下了..最小的國家, 在最短的時間 , 創下最大的泡沫 , 然後最快的引爆)

  在帆船旅館的周邊,Jumerah集團將旅館打造得像人間仙境一般。杜拜是沙漠之地,他們卻引入海水,或花巨資打造人工湖,手筆之大,令人歎為觀止。2003年,杜拜的觀光人數達五百萬人以上,超越石油成為最大收入來源,杜拜揚言到2010年時,觀光客將增加三倍到一千五百萬人次。(總按:國家破產後幣值大貶九成,的確會吸引觀光客了 )

  還沒有到杜拜之前,以為這只是阿拉伯國家的一個暴發戶。其實不然,杜拜非常懂國際行銷,像帆船旅館最低消費一個房間一晚要一千四百美元以上,在海底餐廳吃一頓晚餐要價兩百五十美元,都是令人咋舌的價錢,但是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卻前仆後繼,愈貴愈有人來消費。(總按:看得出這位大師內心有暴發戶的渴望 )

  杜拜要推廣高爾夫球運動,懂得高價邀請老虎伍茲來參加競技。要發展足球,他們請來貝克漢,並且不惜送他一座豪宅。現在他們要蓋超越台北101的超高大樓杜拜塔(Burj Dubai),找來國際知名施工單位,又邀來國際品牌Amani在裡面經營飯店,杜拜的國際行銷手法令人刮目相看

  除了發展觀光、房地產之外,杜拜市區最近聳立一座貌似巴黎凱旋門的龐然建築物,名為「The Gate」,這是杜拜國際金融中心(Dubai International Centre,簡稱DIFC)的所在地,杜拜打造了這座壯觀的建築,目的在營造中東金融樞紐的角色。

  杜拜的DIFC集監理、司法於一身,接受跨國金融機構註冊、領取牌照,也負責金融監理。為了讓外資放心,他們參考了紐約和倫敦有關金融法令,不但免稅,而且讓資金自由進出,在杜拜所得不用課稅,資本利得也一律免稅。在這個優勢下,DIFC只運作了一年,目前已有104家國際級金融機構在這裡註冊。最近匯豐控股已宣布將中東地區的投資銀行總部遷到杜拜。匯豐並且與杜拜政府旗下的國際投資部門杜拜國際資本(Dubai International Capital)共同成立了一個五億美元的基金,預計未來十年投資金額會超過三千億美元。

  杜拜不只是企圖成為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金融中心,最大的企圖心是要填補歐、亞、非三洲金融服務的空隙,服務的對象要涵蓋由三大洲,132個國家及32億人組合而成,規模達18.3兆美元的大市場。這是個長遠目標,中期來說,杜拜把自己定位為倫敦與香港之間的金融中心及橋樑。目前杜拜的商品交易所仍與紐約合營,但是杜拜有企圖心在幾年之內成為倫敦、紐約和新加坡之後的全球第四大原油交易中心。

  杜拜政府還有一個野心,把目前完全閉鎖的市場開放給外資參與,並且結合海灣國家如巴林、科威特、阿曼、卡達及沙烏地阿拉伯等國商訂建立貨幣聯盟及合併資本市場的可能性。過去幾年,杜拜的房地產也限制外國人持有,如今外國人可以置產,租期長達九十九年。而這個開放也使杜拜房地產市場蓬勃發展。

  為了打造觀光、金融中心,杜拜把自己變成中東的觀光港。杜拜成立了自由區,在區內可以自主僱用員工,如今已成中東物流最大的中心。過去到中東轉機,經常是到巴林,如今已是杜拜。

  這個用黑金打造的神奇城市,如今石油已占總收入不到7%,觀光、轉口、金融的地位愈來愈重要。2004年杜拜的GDP成長高達31.78%,2005年仍達16.7%,杜拜的人均所得2005年高達二萬九千美元,已超越新加坡與香港。

  在杜拜,本地人口只有20萬人,卻擠進140萬人口,其中包含了146個國家的人民在這裡討生活,全世界各人種聚居在這裡,英語成了共通的語言,杜拜也變成了一個世界的城市。

  正當中東國家仍遵循傳統伊斯蘭(Islam)戒律,杜拜卻大開大闔,勇於開放是杜拜創奇蹟的關鍵。過去石油大漲,產油國拿著錢去買黃金,或是買別的國家的資產,杜拜把石油賺來的錢,拿來拚自己國家的經濟。杜拜到處所見都像人為打造出來的泡沫,但是全世界的人、全世界的錢源源而來,只要這個活水繼續流進來,杜拜的夢幻就可以一直發酵下去

  去年單是新加坡內閣最高資政李光耀就走訪杜拜三次。有人說,當一個國家蓋高樓時,就是泡沫吹破的時候,像1930年代的美國帝國大廈,1997年馬來西亞的Petronas Tower,今年Burj Dubai也要蓋起來,杜拜會不會變成泡沫?不過,杜拜在沙漠中創造的「變不可能為可能」的夢幻,卻值得陷入政經困局的台灣好好深思。

  天下文化出版的《前進杜拜》源自2006年6月《遠見》雜誌封面故事「全球必修杜拜學」,《遠見》出動編輯群,深入採訪杜拜,進行了一次完整報導,讓國人對於杜拜這個城市有更新且深入的了解。如今《前進杜拜》這本書出版,是惱人政治紛擾、經濟癱瘓的台灣,另一個再奮起的線索,值得一讀。 


總按:此書評撰寫時間:2006年底




二:奇書賞析

以下摘自"*******"一書  ***著


         杜拜已經成為中東最大觀光都市 結束了埃及的行程,我們到了杜拜,正好遇上了杜拜股市大跌。這個原本是沙漠中不毛之地的小城市,原本只有二十萬人口,如今聚集了一四六個國家,超過一四○萬的人在這裡討生活,也就是說有超過九成的人是「外勞」。 不過千萬不要小看這個新崛起的中東城市,因為全世界最大手筆的投資都在這裡進行。

       像是杜拜發展觀光業,最大的觀光集團Jumeirah集團創造了一個Burj Al Arab(七星級帆船造型的旅館,又稱阿拉伯塔)。目前杜拜已成為中東最大的觀光城市,每年到訪杜拜的旅客超過五百萬人,杜拜希望二○一○年觀光人數還可增加三倍到一千五百萬人。 為了發展觀光業,杜拜積極擴建航廈,二○一○年完工的三期航廈一年吞吐量可達一‧九億人次,過去到歐洲轉機的旅客都到巴林,如今都在杜拜。

        我們於深夜二點在杜拜轉機埃及,卻發現機場免稅商店到處都是購物人潮;走出杜拜機場,旅客川流不息,十分壯觀。財力雄厚,且堪稱是波斯灣地區最大及成長最迅速的阿聯酋航空(Emirates)這兩年已成波音最大客戶。 去年底,北京向波音訂購了B737-700及B737-800兩型總共七十架客機,代價是四十億美元,這是史上很大宗的飛機交易。但Emirates手筆更大,去年Emirates也向波音訂購四十二架777客機,價值九十七億美元;而在此之前,Emirates也向波音訂購四十三架,可能在今年加入商業運轉的A380-900最新型客機。有了Emirates加持,波音去年總共獲得六五九架飛機訂單,首度打敗了空中巴士的四九四架。 

       杜拜的另一個傳奇是由Emaar創造,這是波斯灣地區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政府持有Emaar三二%股權,在杜拜到處都可看到Emaar的推案。走在杜拜新興的開發區,馬路兩側都在大興土木,這是全世界房地產發展最活絡的地區。 Emaar目前正主導受到全球矚目的杜拜塔(Burj Dubai)的興建,這座超高大樓目前正蓋到第三十四層,完工後他將是全世界最高的人造建築物,因為樓高一百六十八層,高度約八百八十公尺的杜拜塔,未來幾年恐怕不會有新的競爭者。 在杜拜,Emaar影響力非常大。我們到杜拜去的時候,正好Emaar推出的一棟海濱不動產受到南亞海嘯影響,工程品質出現問題,引發了一些風波,造成Emaar股價從杜拜幣(OLM)二十八‧二五元跌到杜拜幣十六‧五五元(約三‧七杜拜幣兌換一美元),股價暴跌四一‧四%。Emaar市值達三五○億美元以上,Emaar的一舉一動影響杜拜股市非常巨大。

         石油已非杜拜股市的主要連結 

        原先我們以為杜拜股市下跌與油價有關,後來才發現杜拜的石油收入只剩下七%,石油與杜拜股市關聯度正在下降。不過去年杜拜的Aabar石油投資公司IPO,居然吸引了一千零七十億美元巨資搶購。不過Aabar上市後,股價從六‧三五跌到三‧三八杜拜幣,這也是杜拜股市大跌的主因。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是由七個酋長國組成的聯邦,有趣的是一個國家卻有兩個不同的市場,首都阿不達比有自己的股票市場,杜拜也有屬於自己的股票市場。 在杜拜與阿不達比,處處都可看到奠長互相較勁的局面,凡是阿不達比有的,杜拜也要有。

        目前阿不達比仍以石油收入為主,杜拜則全力發展觀光、貿易及金融,由杜拜王子薛可‧穆罕默德主導的杜拜國際金融中心(DIFC),全力吸引外國金融機構進駐。在類似法國凱旋門的龐大建築The Gate中,已吸引了一百四十家以上外國金融機構進駐,杜拜除了有企圖心成為阿拉伯地區的航空、貿易轉運中心外,還積極使自己成為橫跨亞、非、歐三大洲的金融中心。 為了發展國際金融中心,杜拜從去年起解除外資不可購買房地產的禁令,租期長達九十九年。日前杜拜股市還未開放外國人買賣,今年有可能逐步開放,這個九成居民是外國人的新興城市,到處都在創造傳奇。去年新加坡內閣資政李光耀三度造訪這個城市,匯豐集團也積極投資,準備與杜拜國際資本共同成立基金,這支基金剛剛成立就已經募集到五億美元。 
        這幾年杜拜一直在創造傳奇,○四年杜拜經濟成長率達三一‧七八%,○五年仍高達一六‧七%。杜拜街頭名店林立,樓市興旺,外資源源不絕湧進,杜拜很多奢侈消費,彷彿亞洲新興國家泡沫經濟重現。不過杜拜傳奇似乎才剛開始,杜拜未來的一舉一動,都值得我們注意。

     總按:本書2007年出版


三 奇文共賞:

以下同樣是摘自同一個大師在某月刊的文章

        原本只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七個酋長國之一的杜拜,這些年來發展神速,幾乎超越了首都阿布達比,帶領杜拜這個城市勇往直前的是一九八一年還住在沙漠、騎駱駝的酋長薩依德,他把出售石油賺來的錢,為杜拜大興土木,如今杜拜的售油收入只占國家整體收入的三%,但是杜拜卻搖身一變成為中東的金融、轉運、物流,甚至是度假的天堂。 
       
        這個靠著黑金發跡的沙漠小城,憑藉的是領導者的改革意志力(總按:杜拜堪稱全亞洲數一數二的集權專制國,這位大師竟然說她有改革意志)。 薩依德國王的繼任人穆罕默德出版了一本書,書名為《MY VISION》(總按:企業家或政客出書代表著高點將屆),闡述他如何帶領這個中東崛起最快速的城市,書中有一段精采的比喻,很值得拿出來探究。 他說:「在非洲,每天第一道陽光初露,羚羊馬上驚醒,為的是搶先跑在獅子前頭,以免淪為獅子的早餐。 同樣地,每天第一道陽光顯露時,獅子立刻醒來,為的是追吃跑得不快的羚羊,免得餓死。不論獅子或是羚羊,只要早晨現出第一道曙光,你一定要跑得比對方快才能活命。」 這是一則寓言故事,但是領導杜拜的穆罕默德卻拿這個故事來闡述新的全球化趨勢。 他認為全球化讓這個世界被拉平了,過去在各自範圍內走動的獅子或羚羊,現在置身在同一個廣闊的草原上,羚羊不得不奔跑逃命,餓獅不得不追逐獵物果腹。 中國與印度的崛起,彷彿這個世界多了兩頭餓獅來搶食。 


       穆罕默德在《MY VISION》書中,把中國、印度當成新崛起的餓獅,那麼台灣豈不是必須跑得更快的羚羊? 穆罕默德領導杜拜小城,首先面臨石油油源枯竭的問題,必須積極找出路,於是他把杜拜搖身變成旅遊城市,帆船飯店成了杜拜的地標,杜拜的觀光人口每年從三百萬人次提升到以一千五百萬人次為目標。 接著他打造杜拜成金融中心,然後是吸引全世界重量級的物流公司到杜拜設立據點,並加大阿聯酋航空的國際競爭力,甚至請來了新加坡樟宜機場為杜拜機場擴建灌注新活力

      (總按:整篇文章中有杜拜阿聯中國印度與新加坡.....清一色不是集權國家不然就是有種性階級的印度)

         過去靠賣石油起家的杜拜變成了一個興旺盎然、生機蓬勃的中東大城市。 

        阿扁總統領導台灣已經七年了,當全世界都在想辦法從開放鬆綁中創造國家競爭力,想辦法把自己變成一頭大獅子的時候,台灣卻反向中央集權,各縣市政府預算,完全得看中央臉色。 如果國家領導人有好的「VISION」,也許是國家之福,偏偏我們面對中國這一頭餓獅,眼看著跑不快的羚羊逐漸被餓獅吃掉,台灣國家機器卻轉不動,我們怎能不感到惶恐與憂心?

      總按:本篇文章為2007年底發表  從杜拜扯到阿扁無能.反正現在阿扁早已下臺,現在可以輕鬆地來檢驗這位大師的心態了....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