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找我們家小慧有什麼事情?」坐在輪椅上的女人端詳著名片後忽然想起什麼事情後說著:「嗯!修車廠!我好像聽小慧說過認識一個開修車廠的傢伙,應該就是你吧!」語氣緩和了不少。

 

  「是的是的!這麼晚實在很不好意思,不知道小慧現在在家嗎?我只要見她一面就好了,不會打擾妳們太久的。」小曹彎著腰輕聲地在那女人的面前說著。

 

    那女人看著小曹,沉默了一分鐘後,換上不同的語氣說:

 

   「小曹!你走吧!小慧不在家,就算在家也不會想要見任何朋友!」那女人冷冷地說。

 

  「沒關係,我可以等,就在門口等。」小曹不死心。

 

   「何必呢?我們家小慧不值得你等。」說完嘆了一口氣

 

  「我猜您應該是吳媽媽吧!怎麼有媽媽會說自己的女兒不值得呢?小慧是我這輩子看過最值得我等的女孩。」小曹說完之後便坐在門口耍起無賴,擺明了自己的決心。

 

   吳媽媽又嘆了一口氣:「這輩子?你活得還不夠久,沒資格說這種不負責任的大話。」說完後便把大門關上。

 

   二十分鐘後大門又打開了,小曹以為是吳思慧,高興地站了起來,不料又只是吳媽媽,她對著小曹說:

  「你不相信的話,你可以進來看,小慧現在已經沒住在家裡了。」

 

  「她去哪裡了?」

 

  「小慧出家了。」吳媽媽說完後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了起來。

 

    小曹只能失望地離去。

 

  「出家?」王銘陽聽到這裡,感到不可思議。

 

  「她媽媽也不清楚吳思慧到底跑到什麼地方去出家,只拿了一張幾個月離家前所留下的紙條給我看,上面的確是小慧的筆跡,說是要到龍潭石門水庫附近的廟宇去禪修,至於為什麼出家?在那間廟寺禪修?並沒有寫清楚。」 

 

   「所以最近一、兩個月,你沒事就往石門水庫的山區跑,說要去拜拜,其實是為了要去找出家的小慧?」王銘陽不可置信地問著。

  

    小曹點了點頭。

 

   王銘陽搖搖頭說:「你被騙了,這種連鄉土劇的編劇都不好意思編的爛劇情,你竟然相信?」

 

   「可是那紙條明明就是小慧的親筆跡?而且小慧從來不會說謊啊?你知道,經歷過學生自殺那種慘劇,看不開、想去出家也是很有可能啊!」

 

    王銘陽笑了起來:「這世界沒有不說謊的女人,也沒有不相信謊言的男人,小曹啊!小曹!反正小慧都把話說到出家這種地步,我看你就算了吧!該放生就要放生。」

 

  「放生?說別人倒是輕鬆,你自己還不是一樣。」 小曹反譏回去。

 

  「你別拿我跟你相提並論,我王銘陽什麼本事沒有,把妹後放生,放生後立刻再找新的妹,一氣呵成,提得起放得下,明天太陽一樣會升起,太陽底下一樣會出現一大堆女人,嘿嘿嘿!」

 

   小曹笑了起來:「前幾天你在我這裡喝醉酒,整個晚上不停地喊著yoyo,還哭得跟娘們似的....

 

   王銘陽大聲地嚇阻不讓小曹講下去:「幹!別亂說,我從今以後要戒酒了。」

 

  「你不是要找我一起試你的新車嗎?要不,咱們飆上石門水庫去試車,我帶你去一間很有意思的廟。」

 

   王銘陽前幾天透過小曹買了部中古BMW X5休旅車,今天一大早才去監理所辦好過戶領牌掛牌手續,領牌後便興沖沖地跑來要約小曹一起去試車。

 

  「一年前我剛認識你時,你連修個裕隆老爺車都還要跟我討價還價,怎麼當學校老師這麼好賺啊?」小曹羨慕地說著。

 

  「一言難盡啦!走啦!陪你去山上,找女人也好找神明也罷,都行!」王銘陽用力踩下油門,享受那股從引擎傳到椅背的貼背快感。

 

  從樹林交流道上三號國道到龍潭交流道這段高速公路,沿途有許多超速測速器以及埋伏於路肩的交警,王銘陽安分地按耐想要狂飆的衝動,下交流道在龍潭市區七轉八轉後,摸到一條位於桃園與新竹交界人車罕見的產業道路,王銘陽在連會車都很困難的狹窄彎路,把車速拉到一百三十以上。

 

  「幹!你不要命啦!」坐在助手座的小曹嚇到臉色蒼白:「你剛剛差點撞到電線桿啊!」

 

  「撞壞了最好,你就可以賺我一筆不小的修理費了,哈哈哈!」

   這傢伙根本不要命,正在小曹打算開口要下車不陪著玩命的同時,車子突然急停,還好安全氣囊沒有迸開。

 

   「你是瘋子,BMW的煞車再好,也沒必要如此折磨吧!」小曹大聲地罵著。

 

    王銘陽指著路邊,只見在一條更小的步道路口豎立了「精心禪舍」的路標。

   「GPS還蠻準的,你說的就是這間廟吧!」

 

    把車停好後,兩人沿著步道往上走,沿途只有雜木林以及一堆不知名的蟲子的鳴叫聲,昨晚下過大雨,越往裡面走,路面就越泥濘難行,越往上爬,林相從短小的雜木轉變為比較高大的樟樹與楠木,小曹沿途每三五分鐘就不停地噴灑殺蟲劑。

 

   「這一帶的虎頭蜂很多,不噴不行。」小曹解釋著自己的行為

 

   「小曹,你真的來過這裡?」很少爬山的王銘陽感覺到附近有股陰森的氣場。

 

    繞過一座小池塘後小曹指了前方說:「到了!」

 

   「這是什麼鳥精舍嗎?根本只是間鐵皮屋。」王銘陽所理解的精舍都是那種金碧輝煌、門面雄偉莊嚴的建築。

 

  「別小看外表,精心禪師很厲害的,進去後別亂說話。」小曹警告著。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