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

 

會去天津的原因是想要去北京,但為什麼會去天津?雖然不至於是陰錯陽差,但也跟飛機班機有關,我是從長沙要去北京,而我太太是從台灣飛北京,但長沙飛北京與台灣飛北京的班機,剛好沒有辦法湊在同一天,我翻遍了長沙機場與松山空港的班機時刻表,恰好在同一天各有班機飛到天津,就這樣,夫妻倆人各自從不同地方飛到天津會合,反正天津到北京搭高鐵只需45分鐘。

 

既然飛到天津,乾脆就在天津待三天好了,就這樣,一座不在原本計畫中的城市進入了自己的旅程。

 

寫旅遊文章有很多種寫法,闢如重點性、主題性,最糟糕的方式是流水帳,然而天津原本就非計畫內的旅程,是出發前一周才臨時決定,也沒排定天津什麼計畫行程,所以也只好用流水帳的方式來呈現自己的旅行與對天津這座城市的浮面體驗。

 

從長沙搭飛機,下午兩點多就抵達天津,但我太太的班機抵達時間是晚上八點多,我當然不可能在機場待這麼久,所以自己就先到酒店辦理checkin手續,然後晚上八點多再搭車去天津機場接機。

 

時序雖然是七月初的盛夏,但緯度比較高且是大陸型氣候的天津,遇到下大雨颳大風,氣溫驟降到20度以下,我住的酒店位在略為遠離天津城區的濱海新區,雖然也是人口稠密,但在酒店附近覓食相當困難,查了一下百度地圖,隨便小吃店都距離酒店一公里(連便利商店雜貨店都是相同距離),穿著短袖頂著大雨強風、溫度只有18度,我走了200公尺就放棄,走回酒店和酒店門口的保全請求幫忙。

 

他剛好要上網叫外賣打飯,我自然就請他幫忙。

「你打什麼飯,就一樣幫我打一份。」我給了他現金後看了看手錶:「下午17:45

我告訴他我的房號,外送小哥送來時,請他打酒店內線給我,我再下樓取飯盒。

 

就這樣我上房間一直等一直等,等到晚上七點半,外賣的小哥還是沒送達,且我太太的飛機已經快要降落天津機場,我只好餓著肚子搭出租車直奔機場。

 

到了機場看到班機延誤三十分鐘,剛好多出一點時間,於是我在入境大廳找看看有沒有賣吃的,結果只剩下一家肯德基,已經餓到前胸貼後背的我也不顧好吃與否,就上前排隊。

 

排在我面前的是位看起來像是斯里蘭卡或印度來的外國旅客,他可能是剛下飛機,且天津機場的外幣兌換處也已經關閉下班,他身上沒有半毛人民幣,只有幾張visa卡,但貴為天津國際機場內的餐廳竟然無法接受刷卡,也不接受美金,甚至連簡單的英文都不會講,很難想像吧!

 

基於可以讓我趕緊點餐的緣故,我好心拿出一些人民幣兌換他手上的美金,讓那位斯里蘭卡朋友可以順利點餐,結果,他拿著我兌換給他的人民幣買了三個漢堡,當他買完漢堡後輪到我點餐時,才發現那三個漢堡已經是店內最後的食物,只剩下咖啡可樂,連炸雞都沒有。

 

 

最氣人的是,我手上那10塊美金,事後回台灣拿到銀行去存才發現是假鈔。

 

接了老婆好不容易回到酒店,時間已經是晚上九點半,才剛進酒店大門,才看到外賣小哥拿著餐盒送給保全。

 

從上網訂餐到實際拿到盒餐,一共等了將近四個鐘頭,這是我第一次在中國上網訂外賣盒餐。

 

「沒辦法!天氣不好,沒有外送小哥想送!」酒店保全一臉歉意。

 當天我只有吃過早餐,因為從長沙起飛的飛機上頭的午餐,我只隨便吃兩口而已,為什麼只吃兩口?到過湖南的人應該都知道湖南人吃辣而且不是普通的辣,我根本吞不下去,就這樣,我在天津的第一天,可說是完全處於飢餓狀態。

 

也許我遇到特例吧,中國不是對於她們所發展出來網路訂餐C 2 C 產業很自豪嗎?在一級都市天津的五星級旅館(凱悅)、天津機場等地段,雖然不是在最熱鬧的市中心,但我居然碰到覓食困難的窘境。

 

中國這個國家整天吹噓的事物,竟然如此不堪檢驗。

 天津這座城市很奇特,天津出租車的起跳價是人民幣8塊錢,而距離不到100公里的北京市的出租車的起跳價居然是13塊人民幣(上海是15塊錢),差距將近40%,天津市雖然不是第一級都市(北上廣深),但也擠身在所謂新一級城市(重慶、天津),光從出租車的起跳價的巨大差距,就可以窺探出兩者之間的物價與經濟水平。

 就尋常當地人所吃的餐點,天津大約是10~15塊(我叫外賣的麵條餐盒),與中國多數地方差不多,但在北京,10~15塊錢恐怕很難解決一餐。

 不過,如果把中國官方的「人均GDP」攤開,北京和天津的差異很低(北京只比天津略高5%左右),光從數字與物價之間的矛盾,應該就可以初步得出2個不離譜的結論:

1、官方的數字的真實度有根本邏輯性的問題

2、所有國家的首都,其生活條件根本就只能讓該國前面5%富有的人過活

 天津雖然號稱千萬人口,大約是北京的一半,但感覺上走在天津街上的人潮或搭地鐵的乘客,恐怕只有北京的10%,這不光是只有自己的體會,連天津當地人都是如此說著,我猜想應該是北京外來人口與遊客太多的緣故。

 在天津搭計程車沒有北京上海那麼緊張,在天津雞場與車站等計程車,我的經驗是三五分鐘就可以等到車,連在路上攔車都相對容易。

 

天津人說話的口音與北京口音差異頗大,相較下比較輕聲細語些,講話也比較清楚,我們台灣人可能聽得必較習慣,不過,北京人都會譏笑天津男人講話有點娘娘腔。

 

我在天津遇到的出租車師傅相當和善(三天都是打他的車),車子弄得比較乾淨,開車也不會繞路,比起在廣州長沙所遇到的惡行惡狀司機,至少讓我對天津保有還算不錯的印象,據他表示,由於北京與天津的出租車起跳的巨大差異,會留在天津開車的司機,基本上都比較呆些也比較純樸一些,比較喜歡過著悠閒與世無爭的生活狀態。

  

別看到我提到天津人比較少而產生誤會,所謂比較少是和北京上海相比,天津的景點的人潮只是「比較容易擠進去擠出來」而已,其實我也沒去多少景區,到天津不能免俗地還是跑到「天津意式風情區」,是昔日義大利在天津的租借區的通稱,裡頭有梁啟超的飲冰室、袁世凱故居、馮國璋府邸...等,有著很濃的意式與民初風華年代的縮影。

IMG_20190706_120851.jpg

IMG_20190706_135347.jpg unnamed.jpg   

民國初年是中國歷史上最璀璨最有活力的一段時光,北洋政府更是中國千年歷史少數擁有最頂尖最菁英人才的政權,北洋政府的官僚與軍官是滿清最後一二十年,傾全國之力送到英法德美日去留學的頂尖人才,比起後來的國共兩黨,至少是具有較民主的意識、具備國際視野並學習西方頂尖理工法政技術的一批人,北洋政府如果能持續統治中國,今天的中國肯定會不一樣。

 

時代不能what if....,我只能在天津的義大利舊租借區去思索與嘆息。

 

為什麼北洋政府會被後來的土豪政權(國民黨)與土匪政權(共產黨)取代呢?

 

中國人或許真的有自我毀滅的悲劇性格吧!劣幣驅逐良幣在幾千年來的歷史中不斷地重複上演,最可笑的是,不管是中國還是台灣,大部分人依舊被國共兩黨的虛構歷史所瞞騙,將北洋政府視為毒蛇猛獸視為時代的絆腳石。

 

天津是個漸漸走入衰退的城市,是過去三年以來,中國一級都市(北上廣深+重慶+天津+杭州等)唯一衰退的城市,天津自古以來就是個海港商業大城,但近年來或許是政府人謀不臧或許是商港地位被上海大連青島取代,或許是被擁有太多太不對稱的政經資源的北京所稀釋。

 

城市的磁吸效應在天津很顯而易見,如管理失當的地下鐵、最大國企「天津物產」(由天津市政府持有100%股權的公司)出現債務跳票、天津市的GDP 成長率是全中國最低、償債壓力是全中國最高、2019年房價重挫25%以上(是一級都市中跌幅最深)......

 

最讓人噴飯的是,當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結束後的1月13日,天津市政府與台半卻宣布對台灣推出天津「46條惠台措施」,明明就是想騙那些失望的韓粉帶著資金去救已經瀕臨崩潰邊緣的天津,卻一付施恩的嘴臉與樣貌。

 

 當然,我在天津所遇見的酒店保全、外賣小哥、出租車師傅與餐廳服務大媽,他們依舊過著相對北京是與世無爭的生活態度,他們也感受不到即將來臨的天津大蕭條。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