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一座根本不會再去的都市

 

p.s幾次到長沙都只是過渡,根本不會想拍照,所以本文沒有附照片

 

如果你問我,明明就如此不喜歡中國,為什麼七年來走了十多趟中國?原因只有一個:我想透過自己親自走過來印證,在台灣,有許多討厭中國的人不曾或鮮少造訪中國,所以他們的討厭不具有一絲一毫的公信力,但偏偏經常去中國的台灣人,或許基於利益或大中國意識情節,把中國講得好像是天上的仙桃、地下的鑽石,不然就是只走觀光景點的觀光客,在已經被設定界線的範圍內去思考中國。

 

全台灣大概只有我這麼閒吧?自費跑十幾趟只為了能夠親身經歷來證明,或許有人會認為我有惡意有先入為主的觀念,也許你答對了,我就是這樣,但我不替自己利益講話,這點是沒人可以反駁的。

 

在寫這篇旅遊文之前,自己早已經做好被湖南人公幹的心理準備。

 

撇開早年在金融業工作時期不談,近七年來我跑過北京、天津、上海、廣州等一線大都市,也到過蘇州、杭州、廈門、長沙這類二線都市,到過汕頭、潮州、贛州、景德鎮這類三四線城市,到過黃山、桂林這類旅遊型態的地區,也去過祁門、于都這種鄉下等級的小城鎮,甚至還到過江永這類還沒脫離農業社會的自治區。

 

幾乎所有地方,最起碼還會留下一、兩個好印象,唯獨長沙例外。

 

我到過長沙三次,三次的目的都只是為了轉車與轉機,但至少我也因此停留了三夜,也簡單地逛過黃興路步行街與簡牘博物館兩個景點,三趟加起來停留時間就是三天三夜。但長沙給我的印象卻是糟糕透頂,把全中國所會遇到的缺點,一次在長沙這個都市碰上。

 

出租車拒載短程故意繞路、酒店櫃檯人員脾氣火爆、高鐵站與地鐵站硬體開始出現破敗損毀(2019年我在長沙高鐵站看到電扶梯已經損毀)、到處有人吐痰、亂丟垃圾、路上車輛亂竄亂按喇叭.....

 

總覺的長沙的人好像很著急,著急地想要發展想要致富或脫貧,但整體服務素質沒跟上近年來的經濟與硬體建設的腳步,有點像剛剛發點小財的小暴發戶。

 

長沙在過去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發展比較緩慢,被周遭兩個大地區:四川重慶與湖北武漢給死死地壓制下去,在中國整個大中部地區,連鄭州都發展都後來居上,所以好不容易最近幾年,因為整個高鐵的興建,長沙跟武漢九江鄭州相比,不再那麼地「被邊緣化」以後,看看幾百公里外早就把長沙甩到聯車尾燈都看不到的武漢,長沙人似乎有點急著想要追趕,但卻萌生超之過急想要一步登天的急迫感。

 

用白話文來講就是:「彷彿知道賺錢的機會已經來了,卻不知該道如何跟上發財列車?」

 

另一方面,長沙人的長期生活步調比起北上廣深是緩慢許多(起碼半個世紀的步調),心裡頭卻急著想要發展,但實際步調與想法卻跟不上應有的效率與素質,再用一句韓國瑜的名言來形容也許更能接近長沙人的心理:

「能混就混、能撈就撈」

 

用比較不會得罪長沙人的說法來形容:

「想保留小確幸,卻又想要大爆發」,

個性+時代因素+中國發展軌跡,造就出長沙的矛盾。想到這裡也許就可以體諒我在長沙所遇到的人的粗鄙(粗曠?)態度了。

 

 

不過,2020年武漢爆發冠狀病毒後,長沙也許有機會很快地接收武漢在中國大中部的重心地位,但我敢斷言,屆時,長沙這種小地主大暴發戶的性格會更顯明地展現在都市面貌與市民日常。

 

中國的發展的確很畸形,從1980年開放以來,至今都不曾遭遇過大型的經濟衰退,一個發展過於迅速但不曾遭遇中途挫折的超大經濟體,就人類發展史來說是畸形的,我當然不能用惡意的字眼來斷言「只是時機未到」,但一個不曾遭遇過經濟蕭條的國度,一旦碰上,復原的時間與過程絕對是相當緩慢且痛苦不堪。

 

台灣的經濟幾十年來不斷地遭受大大小小的經濟衰退,但每經歷一次衰退就能累積一次「抗體」,不斷地從經濟衰退中找到調整之路,但中國的發展軌跡很顯然地與我們台灣不同。

 

 

2019年美中貿易+2020年的武漢肺炎。

 

應該就是中國經濟發展三十多來的第一個大拐點,一頭大象倒地,爬起來的時間肯定不會太短。

 

這讓我想到2020年才開業開航的星宇航空,一開航就碰到武漢肺炎,三條航線等於立刻縮了一條半,也許他們認為很衰尾,但站在長久發展的歷史來說,在甫開業、生命力最旺盛之際就能遭受考驗,這未嘗不是件好事,否則,整個星宇航空瀰漫在一片歌功頌德(其實根本就公關搞出來的),還沒開航竟然就有一堆粉絲,當個網紅藝人或許無仿,但經營企業不能如此。

 

先撇開武漢肺炎疫情,過去七八年來我所走過的中國,或許大部分才值得自己舊地重遊一番,但長沙....免了吧!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