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湖南人與現代中國

 

湖南人與現代中國

作者:史蒂芬.普拉特(Stephen R. Platt)

 

              這位作者點出了一個有趣但少人關注的現象,湖南人在中國近代與現代史上比起其他地方的人,異常的活躍,由其是軍人或「搞造反的人」特別多,我們隨手撚來便可以列出一長串湖南人名單:

 

              王夫之、左宗棠、曾國藩、郭嵩燾、譚嗣同、黃興、宋教仁、蔡鍔、毛澤東、劉少奇、彭德懷、胡耀邦、朱鎔基、宋楚瑜、馬英九等都是湖南人。

 

               中國有個說法「無湘不成解放軍」,中國(指得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高級將領中湘籍將領頗多,名列共和國將帥榜的十大元帥中有3位是湖南籍的、十名大將中有6位是湖南籍的,這兩項共20名高級軍銜中湖南人竟有9位,幾佔半數,無湘不成解放軍也頗有幾分道理。

 

             再回到上面那個名單,湖南人中搞革命的就有一大堆(譚嗣同、黃興、蔡鍔、毛澤東、劉少奇、彭德懷),搞體制內造反的宋教仁、胡耀邦、宋楚瑜,搞民兵的有左宗棠、曾國藩,當然也有保守反動到極點的朱鎔基、馬英九。湖南人的特謝是敢造反、敢爭權。有人說湖南人的個性是「性質沉毅、敢負責任」(蔡元培形容),但以我這個歷史外行人的角度,上述那些湖南人簡直可用固執偏執的騾子來形容,當然湖南人也被稱為騾子。

 

               為什麼?

 

             先談談自己為什麼對這本書有興趣,原因出在台灣出了一個湖南籍的總統馬英九,也出了一個差一點當上總統的湖南籍總統宋楚瑜,我一直對馬英九的性格很感興趣(別誤會我不是同志),一直想要知道,為什麼可以把總統幹到天怒人怨還不願意自我調整的「阿鼻境界」?

 

              美國麻省大學歷史系教授波拉特(Stephen R. Platt)寫了這本書想要來找解答,他從近代明末清初開始說起,舉了湖南學者王夫之,以及郭嵩燾這兩位學者的作品與生平書信,作者用了一大堆歷史與文學上的考證,試著想要說服讀者,湖南從跳江自殺的屈原開始,就有一股與中原文化迴異的湖南文化,用簡單的方式說就是「遺世獨立」,當然從古至今,那些作者找出來的湖南學者,多半都是官場上不得志不得不隱居湖南老家鄉下,寫的那些東西,以今天的話語,也許可以用「酸民語錄」來形容,但作者卻把那些當不了官淪為酸民的人,視為湖南文風「船山學社」的肇始者。

             這本書出版後在中國引起極大的爭議,為什麼?因為本書用了很大的篇幅來說明或驗證,湖南人自古以來由其是近代,有股脫離中國遺世獨立的文化生活傳統,當然不管這論點到底正確與否,對於中國那種聽到獨立兩字就氣急敗壞的國家,自然不能容許這樣的看法。

 

                  作者嘗試著找出湖南當年的「船山學社」的活動和運作過程來解釋他的論點,坦白說撰寫的內容有點像考證考據,相當的無聊,反正如果讀者懶得看的話,用比較簡單的敘述來說:

 

              作者翻出老學究們以及清末民初的「船山學社」,一堆投身革命或造訪行列的人,如譚嗣同、黃興、宋教仁、蔡鍔、毛澤東的言行,來說明這些很愛造反喊打喊殺的人的中心思想-追求湖南獨立,也連帶地說明了湖南人為什麼這麼敢從事軍旅甚至造反革命的行列。

 

              我的觀點略有不同,湖南人之所以習武從軍成風,應該與她位於兩百年來中國內戰的主戰場有關,從湘軍與太平天國的內戰、推翻滿清的革命、軍閥的混戰、中原大戰到淪為中日戰爭的主要戰場,幾百年來湖南似乎就是戰場的代名詞。

 

              本書的論點中我比較同意的是,湖南人之所以剽悍的主因應該是和曾國藩與左宗棠的湘軍有關,史上對湘軍的描述似乎有點過於美好,說湘軍是支儒軍,曾國藩是個知書達禮的儒將,曾國藩有沒有知書達理我不知道,但他與他的湘軍卻是不折不扣的殺人魔,曾國藩外號叫「曾剃頭」,先不說太平天國的正義與否的問題。單說他殺人,凡是有一點「長毛」嫌疑的人一律剜眼割鼻,湘軍所去之處都燒殺搶掠、草奸人命、無惡不作。我實在無法苟同台灣一大堆不懂歷史的藍丁丁們為何如此推崇曾國藩,大概是羨慕他又會讀書、又會殺人、又可以當大官吧。

 

               湘軍說穿了就是民兵,和中東那些與政府關係良好的什麼「什葉派民兵」沒什兩樣,就是中央政府壓制不了反抗軍,於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允許地方軍閥自行就地為王割地徵稅徵兵,簡單的說就是「有牌的軍閥」、「官方認證的土匪」。

 

               湘軍和太平天國打了十幾年後,太平天國終於壽終正寢,滿清政府這時候當然要收回軍閥牌照、土匪認證,這批打了十幾年的湘軍,除了少數幾個軍頭如左宗棠、曾國藩被收編摸頭到中央當大官以外,其他低階軍官和士兵們,只能一聲解散退伍令後回家,於是造成一大堆「退伍軍人適應不良症」,看過「第一滴血」的電影吧,過習慣打打殺殺日子的越戰退伍軍人藍波因為無法適應正常社會,於是搞出一大堆問題。

 

               湘軍也是一樣,幾十萬的軍官士兵回到湖南家鄉,沒戰可打、沒人可殺、沒的燒殺擄掠,於是出現了許多秘密的結社,或者是緬懷軍旅生活,幾十萬人的想法自然蔓延到他們的子弟鄰里學生朋友,所以湖南人從清末開始其實就有著濃厚的軍旅、造反或顢頇集權的思想與風氣,想不通的人可以自行想像,十幾萬的殺人如麻的藍波若一口氣退伍回到美國中西部某個鄉下小州,會帶給那個小州什麼衝擊。

 

                於是造就成歷史上(特別是近代史)的湖南人兼具有開放(因為到處參戰過所以比較開放一點)和極端專權的思想,基因中的具有高殺戮性,這或許就是湖南人的性格吧,當然這並非只是我的論點,作者在本書中用了很少的篇幅寫出這些論點,但很可惜的是,此乃本書最精華之所在,作者居然只是輕描淡寫地帶過,而花了太多時間在文學與歷史考證上,實在可惜。

 

              當然我才不相信湖南人有什麼先進的獨立與民主的思想,不然怎麼會出現曾國藩、毛澤東和馬英九這些接近偏執狂的驢子們呢?

 

              有趣的是本書的英文書名是《Provincial Patriots The Hunanese and Modern China》,The Hunanese and Modern China翻成湖南人與現代中國,沒有問題,好玩的是主書名:Provincial PatriotsProvincial可以翻成地方的、鄉下的或偏狹的,我不知道作者的原義是哪一個,如果偏狹的,便可翻成「偏狹的愛國者」,那豈不和ISIS有點類似了。

 

               本書最大的爭議點在於「湖南獨立」,湖南人的忠誠不出湖南,也就是湖南第一,即使會考慮到中國,最多是第二位而已。作者更清楚地說,他不是要以湖南來增飾中國,而是要以湖南來質疑中國,提出對中國前途的另類看法,湖南的愛國者以建立湖南主權為首要。在作者筆下,湖南籍的革命黨人,包括黃興、宋教仁在內,也都是為了湖南而革命。

 

                但這應該是作者不了解中國人,古今以來中國人並沒有國家的概念(直到現在才有),他們只有地域或省籍的觀念,所以當黃興、宋教仁等人喊出為湖南革命的口號時,他們根本不是具有先進的民主獨立的概念,頂多只是想號召湖南人一起加入他們的造反事業的響亮口號罷了,了不起只是種想要割地為王的軍閥思想而已。這些只要是華人漢族應該都了然於胸。

 

評:四顆星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