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台商第一篇東京北千住私募基金(47

 

聽到了沙織這句話,原本心思一片紊亂的葉國強的腦海突然出現了許久的空白。沙織以為他沒有聽清楚,又耐心地說了一次:「我說,我找到了明悉子。」

 

傻了許久的葉國強總算慢慢地恢復思考,張開雙手緊緊抓住沙織的雙肩:「你說什麼?你找到她了,什麼時候?她現在在哪裡?妳怎麼找到她的?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一連串像連珠砲般的問題從葉國強嘴中迸出,雙手用力搖晃著沙織的雙肩,好像很想一口氣把憋在心中一年多的疑惑的解答一古惱地全搖了出來。

 

「你這麼激動我怎麼告訴你,還有點時間,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我慢慢告訴你。」沙織看了手錶,計算一下葉國強的班機時間。

 

「別管時間了,我要妳現在就告訴我。」葉國強焦急不已。

 

看著一刻都不願意等的葉國強,沙織只好站在機場大廳慢慢說出「事情從十天前開始,你還記得公司的神秘客人羽二重實業嗎?那間和公司簽了很優渥卻又很奇特合約的羽二重實業,我和史社長原本以為那間公司是你的客戶,你也知道,你作事本來就是神神祕秘沒頭沒腦的,好了不管了,幾天後我去他們公司交付由律師擬好的正式合約簽訂時,我又和她們的副社長見了一次面。」

 

「你是說那位叫作二重什麼子的副社長。」

「二重靜子。」沙織邊說邊看時間,生怕葉國強會趕不上班機的劃位時間。

「她和明悉子有什麼關係?直接講答案好不好!」葉國強很怕沙織東扯西扯。

「其實我第一次見到她就一直覺得她很面熟,好像在哪裡見過面,但是這種好奇心一下子就被合約細節、交易委託等雜是給沖淡了,第一次見面後並沒有放在心上,等到我第二次和二重靜子見面的時候,大概是因為雙方早就已經敲定所有契約內容,見面只是交換一下彼此用印公證後的契約,所以氣氛就比較輕鬆,二重靜子副社長也卸下了第一次見面那種企業戰士的戰戰兢兢的心防,我一看立刻就立刻想起,她並不是眼熟,而是和明悉子長得很像。」

 

「你不會跟我說二重靜子就是明悉子假扮的吧,我再怎麼糊塗,就算瞎了雙眼,也不會認不出一個我愛了十年以上的女人吧!」聽到這裡葉國強感到有點疑惑了。

 

「當然不是,只是我越看越像,不論是神韻、五官、身材還是講話的樣子,和明悉子得相似度起碼70%以上,當天我不知道是心血來潮還是怎樣,竟然脫口問了一句失禮的話,我問她認不認識一個叫作淺野明悉子的女人,其時我和她也還不熟,在交換合約的正式辦公室場合不應該問這樣沒頭沒腦的問題,但沒想到她一開始愣了一下,之後笑著回答我說,明悉子是他們公司的投資顧問,同時也是她的堂妹,只是她現在人不在公司。」

 

「什麼?」葉國強一付不可置信的樣子。

 

「經不住好奇的我,昨天就打了電話到他們公司要找明悉子,沒想到電話總機就幫我接通了,我昨天和她聯絡上,也聊了一會兒。如果你要她的電話號碼,我寫在這張紙條上。」沙織從口袋中掏出一張印著淡淡花樣浮水印的和紙,交給了葉國強。

 

「這張紙就當成我送你的禮物。」

 

欣喜若狂的葉國強雙手顫抖地接過和紙,激動地抱著沙織大喊:「謝謝妳!」

「上飛機前趕快打給她!」沙織一邊說著一邊想掙脫葉國強的雙手。

 

「對!」葉國強立刻從大衣口袋中掏出手機,也許是太過於心急,手一滑竟然讓手機從大衣口袋掉到地上,掉在地上的手機幾乎解體,滑蓋、電池等零件散落一地。

 

心急如焚的葉國強東張西望地問著:「怎麼辦?機場內哪裡有公共電話?」

 

沙織笑笑著說:「我從來沒看過你打個電話那麼緊張過,用我的電話打給她,別再摔壞了。」

 

小心翼翼地接過沙織的手機,看著捏著緊緊的和紙紙條,葉國強一副好像五歲幼兒第一次使用手機的緊張生疏模樣,撥通後,嘟嘟的電話聲響每個間隔對他來說好像過了一輩子那麼久。

 

  「我是明悉子!」接通的那一刻,葉國強笑了,突然感覺自己綻放出此生以來最燦爛的笑容。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