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毒舌派!

而且我看完了「收盤後的人生」。

是圖書館借來的,我是第一個借閱者。

在這個之前,我看完了葛林斯班的「我們的新世界」。對於老美的正直、堅持、光明磊落及愛國心頗受感動,似乎只要堅持往對的方向去做,人生就對了一半了。反觀我們台灣,倒是見不得人的事多了點,誰來帶給我們光明的一面旗幟呢?


我是直言毒舌派,而且我很毒!


關於人到四十歲這件事,最近倒是有不少體會。人到四十於體力、智慧、能力已到達一定程度的協調,是可以大步跨向下一個領域的美妙時機;這是年輕時無法體會的一種境界,年輕時只想沉醉於個人的成功,而年過四十,使週遭的人因你的成功而受益會是最大的報酬,是金錢也換不來的滿足。

而「愛」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一個成功的企業家,事業成功,家庭圓滿,一切美好的時候,可能會有一個聲音出現在腦海裡,就是我只需要「愛」,我其他都不要。窮人則不知什麼叫做「愛」,請給我溫飽即可。

最近對總幹事的「愛」也有特別深刻的認識。從知道總幹事(請原諒直呼您總幹事,因為我一直不了解為何要稱呼"總大"、"大大"之類的名稱)以買六本可加入好友的預售以來,一直很納悶為何要採取這樣的行銷策略,甚至搞到要去高速公路旁賣書(不知後來真去了沒?),覺得總幹事把格局做小了,甚為不妙。

但在今晚跟平常一樣睡不著的夜晚,突然就知道了,是因為「愛」吧?

總幹事對投資解析這一檔事,想必不再需要更多的讚譽與認同。就像金庸寫武俠小說(把您比喻為金庸應該稱了您的心意吧!)其實是為了報紙的銷路,但後來報紙沒辦成,反而成了一代宗師,恐怕不是當初所希望的結果。總幹事深知「收盤後的人生」並非您的完美之作,但總是花費心力時間親手孕育出來的成果,怎能不多加疼惜愛護。既使如葛林斯班也承認,真正使他快樂的不在於能拿到多少版稅,而是知道讀者願意花高價來買他的書。

以加入好友的方式來賣書,不如說是為了替自己的兒女(成果)安排了一個好人家,你看,這些都是你老爹的好朋友呢!雖然結果不盡理想,還出現要到高速公路旁"叫賣或想送進焚化爐"焚毀"之類的字句,就好比像是戰亂期間送別兒女一樣或像報上偶爾刊登的"父攜子燒炭自殺"等聳動的社會頭條新聞了!捐贈給圖書館呢,就像送給叔叔伯伯養去了,跟王建民一樣。

現在不管總幹事是基於何種理由,把書拿到電子通路上去賣了,就算是"兒女"給老爹最後的一點回饋吧!

四十歲的男人,有著不可言喻的可愛以及渴望。前幾天的一篇非文學–汽車業分析,雖然看的我莫名奇妙,不過或許也透露出希望交流傳達的意願(當然不是色情的那一方面,可別想歪了)。通常我們跟自己的親人比較會有相知相惜的感情交流,比如說自己的老婆,外人的話多半就適可而止(奇怪,怎麼越講好像越往不倫那方面去了?都怪總幹事貼了這篇汽車業分析!)。

但我想總幹事要的是更多的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與相惜(或包容,因為汽車業分析篇),這也是一種野心!

再講到總幹事與老婆之間的情懷(講的好像我跟您很熟),不管總幹事過去曾如何地忙於工作而忽略了家庭,在前中年期竟然就體會到與老婆白首到老是人世間最珍貴的事來看,恐怕總幹事目前正處於某種程度的非常時期吧!到底是到哪種程度的非常時期呢?那就有請各位諸多的這個親朋好友、靚友大家來好好的猜測、會診一番吧!


我前面都說了我是毒舌派,而且我很毒。

所以,我常常會說出別人不想聽的見解出來,我是不吐不快。不過,像這種人的報應就是永遠得不到別人對我善意的提醒或者勸戒啦,想想看,那不是找死嗎?敢跟我囉唆!哈! 沒有啦,開玩笑!大家如果要留言請務必手下留情囉!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