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台商第一篇東京北千住私募基金(46

 

「老大!我以前看到電視中那種在機場哭得死去活來的偶像劇劇情,都覺得十分滑稽,然而自己第一次到機場送行,卻不之道為什麼好想哭,老大!我可以抱抱你嗎?」沙織眼框泛著淚光。

 

「不要啦!妳知道我現在說不定已經是台灣的新聞人物,如果被什麼狗仔隊拍到照片,就麻煩了!」葉國強笑著婉拒了。

 

沙織突然想起一件事:「對了!昨天下午六本木的酒店找不到你,所以輾轉打電話找到我,說你在英軍企業他們下榻的房間內忘了一些東西,所以我就跑了一趟去酒店,結果找到你的平板電腦。」沙織從隨身大包包中取出一部i-Pad

 

掏出電腦的同時,一只大信封袋也一起掉了出來。

 

「我忘了,因為周特助他們昨天早上結帳時,飯店忘了列印收據,周特助他們也急得趕飛機,所以就忘了拿走,酒店一併順便請我把英軍周特助的結帳收據轉交給你。」

 

「別告訴我他們忘了結帳吧!」葉國強有點擔心。

 

「這倒沒有啦,他們已經結好帳了,我不小心偷偷瞄了幾眼,他們一個月下來的住宿費竟然高達一千多萬日圓,連電話費都打了一百多萬呢!」沙織吐吐舌頭。

 

「不奇怪啊,中國這些暴發的土豪企業就是有錢。」葉國強心裡思盹著未來上任後絕對要求費用的嚴格控管。

 

「強老大!你現在有和明悉子聯絡嗎?」這個答案其實沙織也心知肚明。

 

「怎麼了!你也想要找她?」葉國強露出好奇的表情。

 

「是史社長一直要我想辦法找她,我想你應該也知道,明悉子至今仍然是公司第二大股東,史社長想找到她,大概也是想要談股權的事情。」

 

葉國強好奇地翻著英軍企業的帳單,想知道一個月在酒店花上一千多萬的明細。

 

「強老大!我記得公司剛開始的時候,也就是明悉子還在的那一年,你真的很快樂,你和她簡直就像一對快樂的鴛鴦,即使業績不佳,被客戶拒絕,公司沒有賺半毛錢,你整個人好像一顆溫暖的太陽,一顆被愛情滋潤地滿滿的太陽,所有身旁的人都會被你們感染,每天都是笑嘻嘻地很快樂。」

  

「然而,明悉子不告而別後,你整個人好像從太陽變成洩了氣的皮球……」 沙織滔滔不絕地講著這兩年的點點滴滴,只是葉國強的目光和心思卻被一組電話號碼吸引過去,完全沒有仔細聽沙織講的話。

 

葉國強看著帳單中的電話費明細,瞥見了一組很眼熟的電話,從英軍集團所租幾間房間中打出去,雖然看不出打出去的房間分機號碼和撥出時間,但對方的那組眼熟的號碼在其中的幾天內,天天出現在帳單的明細表上頭,平均一天大約只有2~3通,那組號碼很明顯是那種外國觀光客在機場電信櫃台所買的預付卡號碼,葉國強越看越感到眼熟,憑著第六感掏出自己手機的已接來電,果然這組電話也曾經打給自己,回想一下時間,葉國強突然心頭一震,打給葉國強的那組電話號碼的使用者不是別人,正是從台灣來的特查組檢察官葉芳儒。

 

葉國強腦中少說轉了了上百個結,只是任憑自己想破頭,也猜不出為何英軍集團內有人會在日本打電話給從台灣來問案的特查組檢察官,是誰?為什麼?難道這整個事件是個騙局?不像啊!畢竟驚動到古家老爺都親自跑來東京一趟,而且英軍企業在中國與在日本都舉辦了盛大的公開記者會,證實了自己即將就任籌備中的新商銀的首任執行長,國華金控也在台灣公開宣佈要和英軍企業在中國合組新商業銀行,連台灣執政黨當局也發表了樂觀其成的非官方言論,怎麼看都不像這一切的布局就只是為了要把葉國強逮捕歸案,更別說葉國強至今也尚未遭到台灣法院的通緝。

  

葉國強一時之間也無法將最近一個月以來發生的事情作更曲折的聯想,既然無法透視這一切,既然沒有退路,也只能抱著「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的勇氣,走一步算一步。

 

金融業就和色情變態電影一樣,要看了才知道噁不噁心!

 

「強老大!強老大!」沙織連喊了兩聲之後,朝著臉色凝重的葉國強輕輕打一個小巴掌。

 

「你到底剛剛有沒有聽我說話?」發覺自己好像從頭到尾都在自言自語的沙織有點生氣。

 

有著重重心事葉國強這時才回神過來。

 

「對不起!你可不可以再說一次!」葉國強沒有必要對沙織說明自己恍神的原因,畢竟,此時此刻,葉國強恐怕也搞不清楚什麼事情是真的?什麼人是可信任的?

 

「好吧!你如果再不專心聽,你一定會後悔一輩子,聽好了!」沙織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一個字一個字對著葉國強說著:

「我、已、經、找、到、明、悉、子、了。」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