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台商第一篇東京北千住私募基金(45)

 

收起笑容話鋒一轉,葉國強對著史坦利說著:「古老的波斯有句諺語,你最好一刀殺死國王,但絕對不能只打他一巴掌。

 

聽得懂這句話所代表的意義的史坦利,尷尬地清了清喉嚨裝傻地回答:「老大一向都很喜歡看書啊!」

 

葉國強從手提行李中拿出sevenstar私募基金公司股權的轉讓文件,交給了坐在前座的沙織。

 

「這是我轉讓股權給史坦利社長的契約書,一式五份,我和史社長各留一份,公司留一份,我的委託律師那邊留一份,另一份給妳,就當成交易的公證人。其他後續的交割款項和過戶手續就麻煩你幫我和史社長辦妥吧!」

 

不知道中間發生什麼轉折變化的沙織,握著契約書發傻地不知所措,史坦利笑著對她說:「老大現在已經是中國英軍集團轄下的銀行的執行長,且英軍企業同時也是我們的客戶,礙於法令的規定,不能在擔任我們公司的股東。老大叫你怎麼辦,你就怎麼辦吧!」

 

看到股權轉讓書,史坦利總算放下心中的石頭,一付戰勝者洋洋得意地說著:「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大老遠跑到東京嗎?我想老大你應該很清楚,為了錢,我永遠記得十年前我第一天上班時,你對我說金錢來自於對金錢的掠奪,也許你覺得我沒有道義,但這還不都是從你身上學來的,我看你十年來一路從銀行科長鬥到金控總座,別說我史坦利多壞多壞,就算真的很壞,也是被老大你教壞的。

 

「沒錯!我跟著你,可以爬的很快,年紀輕輕三十幾歲就跟著當金控投資長,但終究不過是資本家所養得一條狗,這也都是你說的,更何況,我了不豈只能當排名第二的看門狗,跟著老大汪汪兩聲,搶你吃剩的骨頭。」

 

我以前以為私幕基金的世界就是豪華私人遊艇、穿著比基尼的名模、住在東京麻布十番美國比佛利山莊或倫敦海德公園對面,就算達不到那種境界,至少也隨時可以飛到倫敦看DV8、隨時可以去芬蘭看極光。」

 

「但跟你來東京這個花花世界,卻依舊只是看不完的財務報表、修改不完的法律稅務條約、從這個機場候機室出差到另一個機場的候機室…..

 

「夠了!我不想聽你的大道理,專心開車,你趕快變換車道啊…..」史坦利有點得意忘形,差點忘了開到通往成田空港的高速公路的系統閘道,葉國強趕緊打斷史坦利的話。

 

急急忙忙在短短五十公尺以時速一百的高速,往左切換了三個車道,這才讓車子駛向交流道出口。

 

車子駛進新空港自動車道後不到五分鐘就抵達機場門口

 

「這邊停車不能夠停太久,沙織,麻煩你送老大進機場吧!」拿到股權轉讓書的史坦利似乎擺明了不想在葉國強旁邊多待半分鐘的態度,機場又不是沒有停車場,停車費用一個小時了不起也只有千把日圓。幫忙把行李從後行李箱抬出來的沙織正想要告訴史坦利停車場的位置,葉國強嘆了一口氣不讓沙織有開口的機會搶著說:「算了!史社長很忙,別再浪費他的時間了。」

 

 一手握著方向盤,另一手抓著股權轉讓同意書的史坦利,眼見行李都已經搬下車後,頭也不回地猛踩油門加速離去。

 

「虧他還是跟著你好多年的老部屬,拿到股權轉讓書之後就一付翻臉不認人。」沙織看著揚長而去的史坦利有點氣憤。

 

葉國強露了微笑不置可否,眼前的昔日部屬史坦利雖然殘忍,但說穿了還是嫩了一些,想要報復並不難,難在要如何保存實力避免兩敗俱傷,對他而言,一針見血勝過拳打腳踢,一把匕首勝過一枚核彈,想要除掉一個人講的是效率,而非你來我往的拔河角力。

  

沙織看著行李只有兩只皮箱,好奇的問:「專務,你這趟去中國應該會很久吧,行李怎麼那麼少?」已經當了葉國強兩年秘書的沙織習慣性地嘮叨起來。

 

「贛州怎麼樣也是個大都市,許多個人物品去那邊再慢慢買就可以了,別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

 

「你從東京搭飛機到廈門,再從廈門轉機到贛州,抵達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多,新東家那邊應該有派人去接機吧!」

 

「不打緊,我故意沒有通知他們提早十天飛去贛州,想趁我的新東家的員工都還不認識我之前,假扮客戶去銀行考察一下他們的實力與真正情況,你知道中國的員工號稱是全世界最難管的一群人。」

 

葉國強剛剛說完,就看到身邊湧進了幾十個的陸客,亂哄哄的吵成一團,連排隊都不懂就直接插隊擠到劃位櫃台前面,完全不理會航空公司職員的勸導。

 

兩人見狀只好苦笑,反正距離起飛時間還有三個小時,不必急於一時擠著登機劃位。

 

「沙織,謝謝妳來送我,我恐怕會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不會來日本了。」沙織是葉國強兩年前和明悉子開創sevenstar基金時,一起面試應徵的第一號員工,雖然葉國強早已習慣這種如跑馬燈轉個不停的工作職涯,但看到沙織就很容易回想起剛來東京那段與明悉子一起創業的點點滴滴。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