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台商第一篇 (6)

 

       吳老闆與坐在葉國強旁邊的穿黑色外套男子對看了一眼,說道:「你們老闆又醉了。」

      旁邊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史坦利,只要每次葉國強喝到爛醉不想離開,居酒屋老闆就會打電話給也剛好住在附近的史坦利來解危,反正一個月就醉那麼一次。

    「我看你長得和史坦利很像,只要和他長的很像,想必你也是好人…..」 葉國強夾雜著普通話、日本話和閩南語,他已經醉得認不出旁邊的人其實就是史坦利。

     「說起那個史坦利,人好到無話可說,兩年前我淪落在日本街頭,台灣老家回不去,那個日本娘們也不知跑到哪去,可說是舉目無親無故,那個史坦利」 葉國強挾了一口毛豆喝下最後一口清酒繼續說:

    「我一通電話,他二話不說,辭掉台灣銀行副總的工作跑來這裡幫我,如果我是娘們,一定二話不說嫁給他,啊!我忘了他已經討老婆了,就算有老婆,給他作小的也沒關係,這樣說你應該不會誤認我是同性戀吧?」 醉到認不得朋友的葉國強對著史坦利說。

      他拉了拉領帶,必恭必敬地坐在吧台椅子上:「對不起我又失禮了,來日本兩年多,天天都得擔心自己會不會失禮,你說我有沒有失禮?」葉國強用手抓住史坦利的肩膀用力地搖晃。

     見怪不怪的史坦利只能嚴肅地回答:「不會啦!你只是喝醉而已。」

     外表絕對看不出喝醉的葉國強笑了笑告訴吳老闆:「你看,所以我說長得像史坦利的人絕對也都是好人,我想請他喝一杯酒,掛在我帳上。」

   「強老大!你喝醉了!我也快要打烊了,改天再來喝。」 正在一邊忙著關上店門一邊拿著拖把準備打烊吳老闆眼神示意坐在旁邊的史坦利,意思是可以把他扛回家睡覺了。

    「老吳!你這樣說就失禮了,你也來日本好幾年了,我們外國人絕對不能在日本人面前失禮,這位今天才剛剛認識的日本好人,我們絕對不能失禮。」語無倫次的葉國強繃起臉對著已經空無一人的吧台繼續說道:「老吳,你怕我欠你酒錢嗎?我哪一次不是痛快的付現啊?」彷彿對著空氣說教。

    「好啦好啦不為難你!」 葉國強眼神從亢奮轉為呆滯。

      史坦利扶著他浪浪蹌嗆地從座位起身,葉國強閉起眼睛喃喃自語起來! 「她答應要給我很多時間的,她答應要給我很多時間的…….

     「別再想她了,老大!你快要結婚了。」

   

      三年前葉國強坐了兩個月的牢後來到日本,原本只打算短期定居,作一些文化交流的短期工作,文化工作一直是忙了二十多年的葉國強多年的退休後願望,沒想到官司因為政黨輪替而直轉急下,國華金控的死對頭攀上新政權,原本由國華金控順利買下的公營行庫,整個合併案一百八十度大翻盤,更讓人心寒的是,司法當局重啟調查葉國強與國華金控,推翻葉國強已經定讞且服刑完畢的「背信罪」,改以「內線交易」、「洗錢」與「擾亂金融」等罪起訴十五年,由於葉國強替老闆古家一肩扛起所有責任,以至於他在台灣的所有財產遭到沒收與凍結,只能被迫留滯日本。

      禍不單行,纏訟多年的女兒監護權,也被法院以「逃亡海外無法照顧」的事由判給早已離婚多年的前妻。

      對葉國強打擊最深的是,多年來的戀人兼事業夥伴明悉子,在葉國強剛來日本遭逢一連串官司打擊、有家歸不得的痛苦當頭,竟然只留了一張紙條「不要再來找我了。」,彷彿人間蒸發似的從葉國強的生活圈中徹底消失。葉國強在人生地不熟的日本其實也根本無從尋找起。

    一無所有也可以說一貧如洗的葉國強只能去投靠同樣是因罪滯留在日本的前老闆-國華金控前董事長古漂亮。

    古漂亮與葉國強兩人曾經有段隱晦曖昧的不倫戀情,當時古漂亮奉父命為了家族發展嫁給完全沒有感情基礎的前夫,擔任她的得力助手的葉國強也剛好結束前一段婚姻,兩人因為工作的密切關係而萌生許多不足以外人道的情愫。葉國強除了古漂亮以外,其實有正牌女友-日本女人明悉子,葉國強在面對兩個女人之,最後在感情上選擇了明悉子,但為了補償古漂亮,葉國強選擇替她頂罪的方式,用情擁抱明悉子,用義回報古漂亮,只是怎麼想也想不到,明悉子絕情地不告而別,而古漂亮反而不計前嫌地向葉國強求婚。

  

      葉國強被史坦利摻扶著走過彎彎曲曲的小巷,小酒吧、居酒店招牌林立的商店街,到了夜半散發出陣陣曲終人散的濃濃的酒味,哭喪著一張臉的葉國強哽咽說著:「史坦利一定不想看到我這付模樣!他一直把我當偶像….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