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原莊官網


        2009年8月,我駕著車從北九州開到南九州,從霧島神宮到石原莊的這段路是我該趟旅程僅有的迷路,坦白說,我很喜歡這種在安全百分之百確保下的迷路,迷惘卻不致於亂了分寸,不安卻挾帶點新奇,我喜歡人生中的偶然迷路,沿途或許會迷途不安,但終究會有蛛絲馬跡指路,只要睜大眼睛,留意路旁的徵兆和強烈的第六感,生命都會找到自己出路,何況旅程呢!

      旅行本身需要鍛鍊學習就像書寫畫畫,我的純旅館開房間之旅就從九州開始。

        九洲好不好玩?我和許多日本玩家有著相同的問題,我用「回到旅行的初衷」來尋找這個問題的解答,我甚少認為旅行得背負著探索異族文化的蒼涼需求,更不認為旅行非得要跑到浩瀚的邊疆,去從事那種自欺欺人並累死家人的流浪,我結婚的早,我的旅行生涯起蒙的更早,從小學一二年級就開始一個人在基隆公園的「散策」,或搭火車到四腳亭找昔日的鄰居,或搭個客運車到台灣聯合報下車去找親戚;高中的我就已經單獨走過南橫,一個人走當年熱門的溪阿縱走,也曾經到過沒有大眾交通工具可以使用,只能靠雙腳步行進去的武陵農場,到了大學那更是瘋狂,有了自己的一部機車後,速度感和便利性讓我的旅行行腳遍及全台灣,當年台灣的山林鄉野是多麼地單純與寂靜。

       我結婚的早,二十六歲便進入婚姻生活,當同學同事或朋友每夜泡在夜店泡在KTV,或每週小週末相約要去中國買春時,我正在與兒子的奶瓶尿布與前途拼鬥,我當爸爸的時間更是早,二十七歲時便生了第一個男孩,三十歲時再生第二個男孩。

        於是,我的旅行生活,從此告別了單獨一人,一口氣多了三個伴,於是旅行對我而言,便是一種家人的更緊密生活安排,我有一個朋友很不喜歡與家人一同旅行,萬不得已,絕對不用自由行的方式,他認為不論五天四夜還是三天兩夜,和老婆連續幾天二十四小時的面對面,是件可怕的事情,跟團起碼還有他人可以聊天,降低了那種與老婆膩在一起的「絕對性」。

        除了旅行,還有什麼事情可以讓一家人擺脫一切事情,在一段不算太長的時間內過著比家庭生活更緊密更相依的生活呢?於是,我的旅行多半和家人結伴,反正只要能夠遠離人群遠離俗事就讓我感當滿足,所以,「旅行的初衷」是享受家人的那股相依。

        那麼,九州好不好玩便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她擁有許多寧靜的角落,短短一個多小時的飛機旅程就可以抵達一大堆台灣所缺少的「細膩」與「安靜」,害怕眾人的喧嘩會抹殺旅途中所營造出來的寧靜,詩人楊牧說道:「旅行是一種洗滌,一種探索。」俗庸的我悟不出洗滌人生的道理,卻找到許多可以洗滌身體的優質溫泉。而九州就擁有許多頂級的溫泉,妙見溫泉的「石原莊」便是一座「建築迷」十分醉心的旅店。

       她有多安靜呢?她只有15間房間,她有多大呢?她有一個擁有十五間個室的晚餐餐廳,她有一個用石頭和石雕巧妙隔出十幾張桌子的早餐餐廳「食菜石藏」,她還有一個讓客人泡完湯之後可以享受果汁與咖啡的咖啡廳(當然是無料),經常去日本溫泉住的旅客都知道,溫泉旅館的用餐多數在房內使用(團體例外),就算有額外的餐廳,也不會分成早晚餐不同的地方,當然除非是那種面積大到如加賀屋等級的旅館才有不同餐廳,但是那通常得和吵雜的團體客一起享用。石原莊另一個貼心的服務在於泡湯後的咖啡廳,通常溫泉旅館在風呂門口會擺個冰桶並設計一個榻榻米坐位區讓客人喝點冰水或麥茶之類,而石原莊卻直接弄了一個開放式的咖啡廳給客人休息,飲料也不是傳統所見的那種冰桶,還包括現煮的研磨咖啡,各種現煮的花草茶和果汁,咖啡廳就在天降川的旁邊,聽著湍急的溪水,享受毛細孔舒張、夏日的涼風和咖啡的香氣。

        她有多大呢?她有三個大眾露天溫泉和兩個貸切風呂(也是免費,旅館會貼心地替各組客人安排私密的風呂時間呢!)

        不過,那些比起這間旅館的真正特色比起來不過是驚喜前的開胃小菜,石原莊擁有絕大部份溫泉旅館所沒有的「野溪溫泉」,她的野溪溫泉不是一般那種在旅館內面對著一條溪的大眾池,而是貨真價實的野溪溫泉,溫泉池子就開挖在溪床上,身體浸泡在裡面,溪水就從旁邊潺潺而過,溫熱的泉水、沒有隔閡的蟲鳴鳥叫,旅館還貼心的在野溪泉池旁搭個更衣室,而且,這座野溪溫泉的座落很巧妙地位在四面八方的視野死角,也不用太擔心春光外露的風險。當然這野溪溫泉有個小小的特點:「混浴」,當我問起客房經理萬一發現有女性在裡面浸泡,或泡到一半有女士闖入時,我應該要注意哪些事項,那位經理回答了一句讓我永生難忘的話:「How can I say that?」

        人生第三次碰到混浴,Yes!How can I say that!

        除了本館的15間房間,石原莊在本館旁邊又蓋了一棟新館「石藏」,這新館可是大有來頭,她是一種「石藏移築」的建築物,旅館在鹿兒島一帶的農家買進一座座廢棄的七十年以上歷史石造米倉,並將那些石頭一顆顆原封不動地搬到石原莊旅館旁建砌成地上二樓與地下一樓的新館,地下一樓就是吃早餐的「食菜石藏」,先從這座「食菜石藏」談起,她一共有九張餐桌,每個餐桌之間用設計迴異的方式各自阻隔著,但每張餐桌又屬於「半個室」形態的半開放空間,「食菜石藏」不會俗氣的使用傳統和式屏風,而是用古式鐵板格子、大型陶缸、擺滿鹿兒島農家童玩的石櫃、各種圖樣變化的原木櫃…..單單吃個早餐就有如一場視覺的饗宴,而餐廳的窗外還是那條「天降川」。

        這些石藏屋是南九州老米農幾代傳承下來,旅館從古老的農家手上買下它們,讓新的旅館鍍上一層老農的堅硬外貌,石藏內的古玩古石古木也讓這間旅館的有了歷史的風情。

       新館「石藏」的客房,一樓的和洋室「KIRARA」面積約有27坪,二樓的揚式客房「SARARA」也有近二十坪的空間,置身在天降川旁的古老石藏內竟然有著最具現代質感的和式房間,恐怕不能用慢活慢居來形容,而是幾近「賴居」的心裡狀態了,入宿於此,只想整個人賴在裡頭,吃飯、泡湯、喝茶、看書、吹吹夏天的溪風,品味建築大師杉本貴志在鹿兒島天降川畔的鄉野所雕琢出的「石藏」天地。
旅館是我旅行的重心,下午三點入宿,早上十點離去是「酗旅店」的標準行程。九州的頂級旅店中,這家位於鹿兒島天降川邊妙見溫泉的「石原莊」肯定是讓酗旅店者的「癮頭」往上升級的一家。

        前往石原莊的方法:
       旅館有接駁的巴士往返於鹿兒島機場、JR隼人(日豊本線)站、JR鹿兒島中央站與旅館之間。從鹿兒島機場或JR隼人站到石原莊的車程只有15分鐘,相當快速,附近的遊憩點為鹿兒島市、霧島神宮。

        此外,石原莊的服務人員與櫃檯經理的英文相當流利,溝通上不僅僅沒有問題,而且他們的英文程度好到會讓一般遊客汗顏呢。

         如何安排鹿兒島與石原莊的旅行呢?

       搭飛機到鹿兒島空港,然後搭旅館的接駁車直接到旅館,第二天請旅館送你到JR隼人站,在隼人站搭JR日豐本線(上行)到霧島神宮,參訪霧島神宮後搭反方向(下行)的JR日豐本線到鹿兒島。當然如果你不是搭鹿兒島的班機,你也可以在JR鹿兒島中央站搭旅館的接駁車直達石原莊。

        由於鹿兒島縣大多是鄉野與山嶺,車流交通量相對稀少,然而一些景點與好旅館之間的火車公車的銜接上並不是十分地便利,在這裡租車應該也是個很好的交通方式。

 
節錄自石原莊官網

        
節錄自石原莊官網


        下次要去哪裡,喜好文學的我抄了兩段格言:

        希臘蘇格拉底說:「娶到賢妻的人能夠得到幸福,如果娶到惡妻就能成為哲學家。」

        澳洲作家布萊思.寇特內說:「男人是好女人的劫數,他們大部分都很爛,但是你又少不了他們。」

       你要去希臘還是澳洲,回家好好地問另一半吧!


迎賓大廳






有沒有看到門口有貓





泡完溫泉是在這種地方喝飲料休息



餐廳「食菜石藏」的巧妙隔間擺設






通往大浴場與露天野溪溫泉的走廊

















泡完溫泉後有一個各式各樣飲品的吧臺伺候每一個旅客    當然,一切都是免費





我的家人坐在迎賓廳吃冰


這家旅館的主人很愛貓


石藏新館的外貌,有夠低調


這是早餐餐廳「食菜石藏」


咖啡廳的外觀





「食菜石藏」餐廳佈置的很像藝術家的工作室


門口的貓


這裡的冬天也會下雪,圖引用石原莊官網



野溪溫泉"椋の木"





貸切風呂





豁出去了.....裡面的人是一位低調人士


靠..肚子有點大











鱧 魚湯


鹿兒島黑毛和牛 佐 泰式沾醬 








豆腐





石藏和洋室的陽臺私人風呂






有壁爐,可惜是盛夏時期造訪


房間的沙發躺起來比床還要舒服,我就是在這裡看完"沒有神的所在"
























喜歡在這樣的環境吃頓飯嗎


石藏新館的內部樓梯



另一間房間陽台風呂旁的躺椅


房內還有流理台可以洗水果


房間內另一個空間


洗手臺  




文章好看的話請到博客來投我一票:

        



我要投黃國華一票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