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底,總幹事黃國華寫了一本書─《收盤後的人生》,在一干的分析師、媒體爭執著市場的多空的喧嘩時刻,他提醒他的讀者要記得收盤。讀這本書彷彿是由總幹事領隊帶我們去進行一趟投資與人生課題的旅程。

在新聞媒體工作的我明白這件事情有多麼不容易,每天看著記者追逐著明牌,三不五時就丟出幾檔概念股,什麼三通概念股、中國收成股、更粗糙的就像是總大觀察到的「XXX分析師概念股」,不然就是討論著在次級房貸肆虐的時候要買些什麼基金,似乎「一年四季,不管多空,隨時隨地都有產品可以買」,但其實只是想要製造「看多的激情言論,聳動的標題」,把雜誌銷給讀者而已。

從來沒有人告訴投資人要記得收盤,老說「你不理財,我才不理你」的理專不會提(他提了,就賺不到你的佣金了),永遠「錦上添花、幸災樂禍」的媒體不會提(收盤了,誰還急著去買他的雜誌呢),噴口水大師更不會提(他還想出貨給散戶呢,巴不得市場可以二十四小時成交,他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可以出貨給你)。他們只會告訴你經過包裝的各種概念式的陷阱,踩到地雷算你倒楣。

但是總幹事在這個時候提醒了讀者「收盤後要過什麼樣的人生比盤中忙碌地殺進殺出還重要」。

他用旅遊寫景寄情的方式,帶領讀者去看金融界光怪陸離的現象,還有各種黑暗勢力的坑殺技倆,更深入去探索投資人的心理特質,幫助讀者在收盤後還能保有自己的人生。這種旅遊的行程是媒體跟大師都不會推薦的。

我們首先去爬了股票山,上山與下山的過程讓我明白了「人心在高山中稀薄的空氣中容易迷失自己而變得貪婪。懂得賣出才是最後的贏家,不要想賣在最高點…」還帶我去股票百貨公司見識了「股票購物狂」的想把整家百貨公司買下來的瘋狂提袋率。

「空頭東西軍旅行團」的行程裡面,我們去美國華爾街見識了擔保債權憑證(CDO)對美國金融業如同三國演義火燒連環船的殺傷力。更在中國看到了中國官方宏觀調控的力道如何扼殺房市的景氣,在中國股市的璀璨煙火夜空下,總幹事說:「這,不只是股災!」

在旅途中,我們還遇到了操控財經言論的金融恐怖組織「神群出貨團」,總大詳細地介紹了現在的出貨團成員,並且講解了他們如何派遣底下的小囉嘍佔據言論高地,與媒體掛勾,接管輿論中心散播向散戶散佈看多言論進行洗腦,並且以一貫化的流程製造明牌,強力推銷,已達出貨目的的過程。而神群出貨團最擅長在小型股散佈利多消息,製造煙霧,讓投資人失去方向,一時迷惑中了他們的出貨詭計。

但是總大帶我們去旅行並不只是要去看這些嘆為觀止的「奇景」,而是用旅行的方式串起投資與人生的關係,投資並不是人生的全部;旅行也不在於走馬看花,而在於與自己的對話,讓自己生活地更深刻。

在《收盤後的人生》的旅途中,我最喜歡的一篇是「等出來的夢舞台」,文中總大提到淡陸島如何爲關西機場的建造及日本泡沫經濟承擔原罪的身世,安藤忠雄如何用「等待」的方式讓淡路島重生,一開始安藤只是在島上種樹,然後什麼也不作,就是等那些樹長大,然後在第六年才開始蓋建物,然後準時地在期限內完工。

總大說:「人為與自然的重創後,安藤選擇用等待恢復生機,而你用什麼態度來面對受創的股市與自己的部位呢?」

我還記得剛開始買賣股票(我不能稱那為投資,在沒讀過總幹事的書之前,我會的其實只是買跟賣)的時候,我整天都盯著部位的損益,漲了高興,跌了氣餒,整個心情都跟著指數的上下牽連在一起,為台股四個半小時開盤時間征戰殺伐而惶惶不可終日,台股開盤四個半小時,而自己醒著的時候都爲投資的股票算計擔心煩憂,股票早就收盤了,而我卻整天開盤,無法放空自己的心,受創的不只是我的部位,還有我的心情與生活。

而現在我才懂得「等待」,什麼也不做,就是等待,等待土地休養生息,等待樹長大,等待自己的心情恢復平穩,等待好的時機…

總大說,旅程結束了,該收盤啦!這時你是要計算一下自己的損益,還是已經贏回自己的人生呢?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