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老大笑說:「哪我不就是阿甘了嗎!裡面有一句話:生命就像一盒巧克力,你從來不知道你會吃到什麼口味…」

rick回答:「你永遠就是這種態度,才會誘使我要追隨你!一場虹華案好像嚐盡了人生百態。」

強老大回答「這裡面除了散戶以外好像沒有輸家!最厲害的是添總,他默默的全身而退,而身為虹華的最大法人代表,他又以重整人身分贏得了台灣艾科卡的聲譽,又娶得vivian美嬌娘,人生是不公平的!」
rick吃驚的看著強老大:「難得你會覺得人生是不公平的。」

強老大繼續說:「像秋董、金主虎哥那一幫市場派,雖然掏空案發生後,跑路來中國大陸,嘿!他們住在上海外攤,每個人財富因此翻了好幾倍,雖然名譽掃地,反正他們本來就是靠委託書起家的股市蟑螂,根本不care這些,他們跑來中國搞房地產也弄得有聲有色,回不了台灣好像對他們也不太重要,對了rick,想去見他們嗎?」
rick搖搖頭說:「誠如你說的,蟑螂有什麼好看的!」

強老大繼續說:「說的也是,像記者夏三藍與律師模哥,他們根本不是檯面上的人物,案子怎麼查也查不到他們身上,他們也因這個炒作案,每個人也都賺了幾千萬,夏三藍每天仍然拿著筆寫一些對自己有利的新聞,阿模依舊每天從他事務所的一些官司中去尋找下一個炒作案,週而復始。」

強老大繼續講:「至於那些投顧老師快舞,他因此案一炮而紅,反正他那時把會員拆成兩半,一半作多虹華,一半作空虹華,結果作空的那一半會員簡直把他當神,免費宣傳,現在他的節目紅得很,聽說還有綜藝節目的模仿秀在學他呢!」
rick笑著說:『是阿!老師有跟你講……』邊說邊學手勢。

強老大笑著打斷他的話:「好了!別起乩了,像那一位中醫大師,他有什麼損傷嗎?差價也賺了一倍,名聲越來越響亮,還打算開電視節目:活水聚焦救台灣與興奮投資,你看過嗎?」rick微笑不語

強老大:「那個皮皮銼老外,反正管理的又不是他的錢,出了紕漏,跳槽到另外一家投資銀行,跑到印度去操盤,卻讓他逮到印度的這兩年多頭,儼然一代印度投資大師,還出了一本書:印度是平的….名利雙收!」

強老大笑著問著rick:「聽說你跟那個花吃外資女王合作了一些案子,你沒跟他去洗花瓣澎澎吧?」
rick:「去你的花吃!我們雖然是哥兒們,但我決不當你的表弟,反正這個圈子跟他洗過澎澎的表哥們也不少…哈…」

強老大心情一沉的說:「聽說那個演講被噓下臺的書生,當起了什麼網路部落格作家,繼續寫那些枯燥的文章….」(總幹事按:這個書生絕對不是我,純屬雷同。)

「至於散戶們最可憐了,一大堆利多將股價拱到30元,幾萬個散戶通通套牢,後來阿Q不甘心通通抖了出來,不到三個月股價崩到5元,….我覺得這些自己也有責任,所以才會願意花兩年多的時間天天泡在這個工廠裡頭,看能不能把這家公司給救起來,你一定會笑我是傻瓜,幾億的財產放著不賺,願意花人生的下半場來搞重整。」

RICK嚴肅著看著強老大說:「覺得你笨的話,我今天就不會辭去金控的金飯碗來向你報到了!」

rick:「還記得我在銀行的第二年時,那時候你是投資科的科長,你帶著我們在中國打飛彈那年,靠投資替銀行賺了八億元,那一年銀行也不過才賺七億呢,結果銀行一毛錢也沒分給你,只給了你一張優良行員的獎狀,你當時氣憤的跟我說,這張獎狀我要永遠的裱起來!」

rick:「我進銀行的第四年,你因為幫銀行去跟外商銀行殺價,以至於一些同業聯合當時的主管去上面告狀,說你收紅包!」
強老大說:「我都快忘了,你還記得這麼多幹麻?」

rick不理強老大繼續說:「後來你不勝其擾,帶著我跑到子公司新成立的券商,那裡的董事根本不懂財務操作與交易,盯你的進出好像盯賊一樣,後來幫那家券商賺了大錢,那幫董監事非但沒有說聲謝謝,還懷疑你作假帳,差點去警察局報案。」

rick沉重的說:「接著回金控時,你替老董事長背黑鍋,一句話都不吭,說走就走,一年後看到你竟然跑去鄉下合作社當理專!」
強老大不以為然的說:「職業不分貴賤,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rick:「我願意來這裡就是因為你不曾被任何事擊倒過,你所碰到的遭遇,任何一位金融界的人碰一次就毀了,不像你好像擊不倒!」
強老大回答說:「在那個是非的金融圈,要學著把自己放空當成蟑螂,而我就是蟑螂,為了生存阿,不然你叫我去自殺阿…更悲哀是在那個圈子,你偶而還要裝白癡隱藏自己,美其名是藏拙,根本就是扭曲人性。」

強老大有感而發的說:「我在金融圈混了十幾年,沒有一天有一絲的踏實感覺,每天只有人際鬥爭與數字的跳動,雖然說各行各業都有這種不愉快的事情,但是其他行業可以獲得很多用金錢買不到的滿足!」

強老大吐出煙霧繼續說:「醫生可以救人,社工可以助人;像我現在的工作,每天與工程師討論生產線的調整,與業務一起去爭取訂單,然後看到完美的手機外殼與模組生產出來,留著汗水在SMT產線與倉庫裡面,那種充實的感覺讓我想起父親他們上一代,他們用雙手與汗水獲取財富的辛勤,比起金融圈作一些零合遊戲,每一波替公司賺到大錢都必須去拜拜,來乞求心靈的平安。」

「你記得我剛interview你後,你剛來報到的第一個禮拜,我帶你去拜拜嗎?我有跟你講只要在股市,替公司賺了一筆大錢,就是相對有一批散戶賠了大錢,或許他們會因此家庭失和,或許他們會因此蕭條不振,或許他們會因此走向絕路,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每次都讓我心靈很不平靜。」

強老大望著下班的員工說:「因為自己能在這裡投入,你看台灣三重廠的員工每個看到我,都把我當自家人看待,這種感覺金融業不會有的,那無法讓心靈平靜。」

終……

後記:
1、 看完後一定讓許多想看劇情起伏的讀友失望,寫強老大的目的最初不過是紓發內心的情緒罷了,我覺得寫出自己真正的想法才是尊重讀者。

2、 強老大的系列從金控交易室、十八洞與金融假面人,金色巨塔,圖書館驚魂記與主編臺的一天,裡面許多人物的刻畫與描寫,甚至劇情的交代都不夠完整,我未來有機會再出書時,會再寫出更多的與更洗練的內容,不過,金色巨塔只有兩千本的銷量與收盤後的人生僅有八百多人的預購,這麼低的市場接受度也會讓我與出版商盟生退意

3、我已經寫了一千篇文章,眼尖與敏感的朋友可能會感受到我要漸漸淡出"財經理財"圈了,我從眾多讀友來稿與兩年來經營過程中,體會到大多數的讀友接觸我的文章與想法時,都要經歷懷疑,憤怒與嘲諷,兩年來,挺了下來,只是,人都是父母生的,我也有妻兒,那種為真相與知識的撼衛與受辱,不必由我來做,從今以後,只求大家別再罵我與質疑我,我已經淡出這個圈子了,謝謝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