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最後寵姬 Der letzte Harem

最後寵姬

作者:佩特.普朗格 Peter Prange

        歷史小說精彩處,在於讀者可以奔馳於滾滾歷史洪流之間的必然與偶然,在於可以藉由生花妙筆去填補沒有記載於正史上的人性缺口。

        這本《最後寵姬》藉由兩位相依為命的土耳其小女孩法蒂瑪與艾莉莎,從小被抓進鄂圖曼土耳其王國的後宮當寵妃開始,一生懸繫於古老帝國衰敗與再起的歷史,她們之間的愛恨情仇,她們被迫參與歷史必然的國仇家恨,她們偶然闖進文明交替之間的衝突,她們一如所有的古老帝國百姓捲入了鄂圖曼傾頹後的民族屠殺,作者巧妙地運用後宮最後寵姬的角色鋪陳出史詩般的故事。

       住在亞美尼亞村落的兩個小女孩法蒂瑪(庫德人)與艾莉莎(亞美尼亞人),法蒂瑪的父親是庫德族人,媽媽是切爾克斯族人,前者是親土耳其的回教遊牧民族,後者切爾克斯族散布於南俄高加索一帶,信奉回教,但卻孤身散佈於信奉基督教的俄羅斯與南俄一帶,切爾克斯族的女人據說相當漂亮,歷代土耳其皇帝的後宮就有許多切爾克斯族寵妃,不論是庫德族還是切爾克斯族都與信奉基督教的亞美尼亞人相當不合。

         亞美尼亞是信奉基督教,在當年回教的土耳其帝國內屬於少數宗教與少數民族,在1877年至1878年的俄土戰爭結束後,亞美尼亞人開始更傾向俄國,以至於升高亞美尼亞人與帝國統治者土耳其人之間的緊張。1890年,阿布杜勒哈密二世創建了一支準軍事隊伍「哈米迪耶」(Hamidiye),由庫爾德族非正規人員組成,任務是「隨他們想怎樣的去處理亞美尼亞人」。於是在1895年-1896年,庫德族在土耳其人與帝國的默許甚至暗助下,對亞美尼亞人進行了可怕的種族清洗式屠殺,到了1915年至1917年的一戰期間,土耳其軍隊更是明目張膽地大規模亞美尼亞人,據估計有一百五十萬亞美尼亞人被直接屠殺,幾乎把這個古老的民族趕盡殺絕。

       從巴爾幹、土耳其到黑海、高加索山一帶,其政治軍事的紛爭大多來自於宗教與種族的隔閡,這也是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初土耳其與俄羅斯之間的紛爭的根本要素,連帶的周邊所有種族與國家通通捲入戰火與彼此屠殺之中。

        然而她們兩人幸運地在一場土耳其與庫德族聯手血洗亞美尼亞的屠殺中僥倖活了下來,只是她們的家人與親族卻完完全全遭到戰火殺害,兩個孤女不但成為孤兒,連家鄉都被無情戰火連根拔起的摧殘殆盡,孤苦無依的兩孤女於是輾轉被人口販子賣到土耳其皇帝的後宮當奴婢,兩人都因緣際會地受到阿布杜勒哈密二世的寵愛成為後宮寵妃。

       阿布杜勒哈密二世(1842年9月21日-1918年2月10日)為奧圖曼土耳其帝國的最後一任蘇丹和哈里發(在位其間為1876年—1909年)。1908-1909年青年土耳其黨人發動反對阿布杜勒哈密二世的封建專制統治制度,4月27日 ,青年土耳其黨人通過議會廢黜阿布杜勒哈密二世。

       於是土耳其古老帝國一夕崩潰,蘇丹下台、後宮也被迫解散,後宮的女人才發現她們的世界也在一夕間崩解,兩個寵妃法蒂瑪與艾莉莎發現自己已經沒有安身立命處所,後宮其他寵妃還有家人與親族可以投靠,完全沒有去處的法蒂瑪與艾莉莎發現革命後的世界對她們而言簡直是場永遠不想醒來的噩夢。誠如作者自序中提到的:「末代後宮的解體象徵著一個世界的結束,這個世界因內部的矛盾而破碎。正如五百位從後宮出來的女人須面對自行發展新生活的任務,鄂圖曼帝國結束後,它也必須重生。」

        美豔的法蒂瑪選擇依附政治新貴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而艾莉莎選擇走出後宮如同多數土耳其人刻苦但踏實地過生活、談戀愛,情同姊妹的兩人共同見證並經歷了土耳其的衰敗興盛,高低起伏的故事有如一部活生生的奧圖曼史書,故事背景恢弘如一本可歌可泣的時代大河巨著,從相當具有企圖心的法蒂瑪與艾莉莎故事的鋪排,舉凡東西文化衝擊、土耳其與亞美尼亞近代興衰、鄂圖曼後宮祕辛、女性自覺的掙扎、苦澀之異國愛情、伊斯坦堡風情等等,內容豐盛卻不煩瑣,角色之間與故事之轉換毫無空隙且一氣呵成,不會有一般歷史小說的索然無味。

       我特別喜歡艾莉莎與德國醫生菲利斯之間的那段戀情,那是一段註定悲劇的宿命、一段又曖昧又浪漫的情愫、一段只能放在後半生的內心深處暗自咀嚼滋味的戀情、一段充滿異國冒險與未知探索的愛情、一段讓所有人足以願意放棄一切只為了可以曾經擁有的戀情.....

        引用土耳其古諺:「說得出的痛,就找得到解藥」對本書下個最確切的讀後感,不論是後宮的最後寵姬,還是一百多年受苦難的鄂圖曼帝國統治的所有民族,文明進展所遭致的苦痛也許是歷史必然,女性從被壓迫到能夠解放也許是歷史偶然,說得出的痛也許已經找到解藥,但說不出的痛呢?情同手足的法蒂瑪與艾莉莎自然已經找到苦痛的救贖。

        本書的德國作者佩特.普朗格(Peter Prange),一九五五年生,以研究文藝復興時期的情愛享樂主義論文獲得博士學位。他描寫東西德的小說《琥珀護身符》(Das Bernstein Amulett)問世後蜚聲國際(由德國第一公共電視台ARD搬上大螢幕)。歷史小說《公主》(Die Principessa)、《女哲學家》(Die Philosophin)、《叛逆女人》(Die Rebellin)(合稱「創世者三部曲」),高踞《明鏡》周刊暢銷排行榜好幾個月,並翻譯成十多種語言。而《價值》(Werte)一書為描寫西方思想史傑出的重要規範,還被德國總理梅克爾用來作為她歐洲願景的依據。作品已翻成有26種語言之多,暢銷全球兩百五十萬冊。

       本書《最後寵姬》(Der letzte Harem)更是翻譯書當中罕見的土耳其宮廷歷史小說,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分享我的讀後感給所有喜愛閱讀讀朋友,我也相信這本書絕對會擄獲那些喜歡閱讀歷史或歷史小說的讀者的心。

評:五顆星


P.S本讀後感部分內容無償刊載在本書的推薦序中。本書亦成為我的周末讀書會中的指定導讀小說之一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