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外傳來好幾聲急促的敲門聲,把小茹拉回她那間小小不到五坪的投資長辦公室,投資部辦公室鎮日跑個不停的印表機吞吐著密密麻麻的報表,每天即將下班的這個時刻,銀行的交易檯主管便會抱著一疊又一疊的交易與投資的報表,而吳麗茹每天最重要的例行工作就是一一審核或確認這些交易,雖然絕大部份的日常交易都在盤中交易時間內透過銀路內部網路核准放行,只是這些表面上的paper work還是得行禮如儀一番,除了大發銀行的董事會要看,以及每個月或每半年官方的主管機關也想要調出來抽查一下以外,更重要的是,小茹的背後真正老闆也對這些數據相當重視。

  「又是辭呈?」
    小茹抬起頭看著足足比她大十二歲的「副總經理特助」,早已經心如死水的小茹,毫無猶豫地就簽名批准,小茹為了不讓底下部屬產生「以退為進」的僥倖心理,從上任第一天至今,只要敢遞上辭呈就絕對奉陪到底,一年多下來,小茹所帶的投資部與交易部等兩個單位,一共走了三十多個人,其中還有一個四十多歲的老科長,明明犯下了向上櫃公司收投資佣金(註1)的勾當,還死皮賴臉的對媒體放話說是大發銀行虧欠他,那位科長竟然還對外形容小茹是武則天,這句話最讓小茹生氣,她明明才三十歲,若更精確的計算,那位老科長放話的當時,小茹的足歲還不到三十,以一個自認二十幾歲寇荳年華的小女生,被污衊成武則天簡直是熟可忍孰不可忍,除了在辭呈上簽下「最速件」處理外,還把收佣金的相關證據送到調查局與金管會處理,順帶把與收佣金有關的「科長人馬」一一開除,只不過那幾個禮拜,小茹每天下班都嚇得不敢回家睡覺,足足到飯店住了兩個禮拜之久呢!

   一開始小茹還搞不清楚自己被老東家大信金控與新東家的吳董事長派到這個位置的主要用意,強老大只淡淡地講了一句話:
   「順著直覺作事,時間到了自然會有不一樣的安排」

一年多下來,小茹所負責之大發銀行的兩大部門幾乎全部換血,小茹自嘲地思索著,似乎這一切真的是順著自己直覺辦事,更重要的是,大發銀行這一年多下來也不再有新的大型投資案,加上砍掉或撤回那位收回扣科長決策過的所有投資案,或許從表面上看起來,小茹的投資績效相當差,然而從另外一方面來看,大發銀行的一些長期投資或大型融資卻也顯得十分乾淨。

    無論如何,對於一個小女生而言,從坐上這個位置後的第一天開始,小茹就想要逃走,就像當初發現自己相戀多年的直屬主管竟然是個同志的瞬間,排山倒海的羞辱感讓小茹選擇了逃跑,逃到不同國家、城市,變換身材容貌,隨意挑選不同的一夜情男伴,最後逃無可逃地便墮入毒品的深淵,自己好像一部開了幾千個視窗的電腦,卻不知道從何「重新整理」起。

    小茹火速地把報表一一蓋章簽字後便急忙下班回家,她走出辦公室後三步併兩步地橫越馬路鑽進地下道搭上板南線地下鐵,捷運車廂裡頭一如往昔般地或坐或站著許多下班的上班族,小茹的座位對面有個狀似業務員的上班族男子似乎累壞了正在打瞌睡,汗水在短袖襯杉的腋下,部份染出宛如地圖的圖案。仔細想想,大部份的台北人都是神色疲憊,或許這是一個讓人無法好好休息的城市吧。

    她的公寓位在台北永吉路五分埔附近,距離她上班的地方信義計劃區只有兩站捷運站的距離,地點可說是位於台北市中心的精華地段,大發銀行給她的年薪相當高,一年下來本薪加獎金加上各種補貼,以及她沒用完的交際應酬額度,年薪大概將近六、七百萬,若在加上當年在泰國幫呂安琳處理一些特殊金融安排所獲得之酬勞,小茹稱得上是個小富婆,來到大發銀行不到半年便花了一千六百多萬買了這棟四十坪的房子,一年多下來小茹已經還清了大部份的貸款,這棟房子好歹可以讓小茹短期逃離一切的小小城堡,只是小小城堡裡面少了位王子便是。

    年輕單身的小茹被迫在職場武裝成殺氣騰騰的女暴君,只有下了班後躲回自己精心佈置的小窩,才有徹底放鬆展現自我的空間。當初會選擇住在市中心除了上班方便以外,小茹希望自己能夠置身於熱鬧的地方,希望推開門走出去就可以去五分埔逛街,走幾步路就可以到信義區的書店看書,因為她討厭孤單的感覺,小茹每次拿起手機捲出通訊錄的畫面,除了幾個昔日大安證券與大信金控的老同事以外,新的大發銀行的同事沒有半個可以講上半句除了工作以外的話,就算是以前的老同事,葉國強貴為金控總經理,只有小茹等待電話的份。史坦利呢?以往和他有段曖昧的緣份,不過人家早已經攀上金控的勞工董事,和自己一樣幹上銀行副總的缺,不一樣的是,他可是大銀行且是擁有實權的副總。黃薇?早就長年待在上海的上市電子公司了……上個月她還撥個電話給小茹,談了一點借款與聯貸的請求後,就沒說些什麼了,好像只是打招呼問好。對話內容空蕩蕩的,只有一些試圖填補的空話,以及多保重之類的字句。 

    小茹回到家走進客廳,把一疊信封擺在桌角,無聊地拿起電視搖控器,她沒有任何想要看的電視節目,充其量只是讓這棟屋子裡頭有點聲音罷了,打開冰箱先喝掉一大瓶的啤酒後,拿出放在裡面的冷凍水餃和一把空心菜,隨便炒盤空心菜和十顆那種僅供下嚥的大賣場冷凍水餃,不到十分鐘倒也弄出一些熱騰騰的食物,家裡外頭就是五分埔夜市,但是小茹還是堅持回到自己的窩,用自己的雙手煮出一噸晚餐。她的想法很簡單,因為總有一天,她的窩裡面一定有個白馬王子以及一群小白馬王子等著她所精心烹調的一頓熱騰騰的晚餐,小茹不知道那一天何時會降臨,但是總是得把自己的生活步調事先調整好,因為過去的她已經凌亂太久了。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