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族只要年過三十,他的名字就會有如傢俱上斑剝的油漆般被很快遺忘,萬一沒有被遺忘,恐怕也會被新的油漆抹上去,從此再也沒有出頭的機會。那些被取代的名字所代表的現實,比夢幻更加虛無飄渺,終將被無情的職場所汰換。

    吳麗茹怎麼看都不像金融業上班族的「被取代一族」,31歲被老長官安排到一家中型的金融業-大發銀行去工作,一家在銀行業排名中間,不論是存放款餘額多寡、客戶人數、資產淨額還是那一堆搞不清楚的數字排名,大發銀行的經營數字恰恰好都是排名在中間,所有的產業當中,都有這一種不起眼的中段班同業,沒有頭角崢嶸的能力,也不致於因為差強人意的業績與表現而被主管機關盯上,照理說這是一家讓上班族很容易打混摸魚的金融業公司,但是,偏偏就是吳麗茹這個人與她的這個位置搭起來就變得十分引人測目。三十一歲的她,私立大學文學院畢業,金融業的資歷不過就只有跟著老長官從公營行庫的一個小職員跳槽到小證券公司當債券交易員,完全沒有顯赫的學經歷,一年多前被葉國強從泰國的毒窟拉回台北,就被安排在大發銀行的投資部門,最令小茹感到戰戰兢兢的是,他的老長官葉國強安排給她的職位是「投資部副總經理」,而且直接對銀行的董事會負責,也就是說小茹在執行職務上不必請示總經理,這對一個三十一歲的半熟OL來說--至少對小茹來說--簡直是一件殘酷的折騰。

    記得剛來大發銀行報到的前幾個月,一堆投資部門的老幹部紛紛遞出辭呈求去,對於那種四十歲的老科長或五十歲的老副理們,實在很難忍受一個小他們一二十歲的小女生爬到頭頂上當起頂頭上司;小茹才剛任職這份新工作,就整天被這些毫無意義的大男人沙文金融文化搞得天天烏煙瘴氣,銀行上上下下對於小茹的來頭有著各種的揣測,有人以為這是大發銀行的接班佈局,因為大發銀行的董事長恰好也是姓吳,有人更是信誓旦旦地直指小茹是吳董事長的秘密二房的女兒,還有人信誓旦旦地親眼見證小茹根本就是吳董的二房,當然這些種種傳聞聽起來也相當合理,不然以小茹這般平凡的小女生怎麼可能用空降的方式便幹起銀行的投資部副總經理起來?

   最苦不堪言的其實是小茹自己,一年多的上班日子以來,在辦公室面對的不是具有敵意的眼神,不然就是充滿著巴結的氛圍,更多的是冷眼看待的距離感,就以一個三十一歲半大不小的女生,很難面對這些的工作場所所帶來的人際關係的貧瘠,小茹不只一次向老長官葉國強抱怨如此高位的安排讓她有些招架不住,小茹所聽到的回答都只是千篇一律的:「時間到了自然就會有更好的安排」。

    小茹記得很清楚,兩年前,老長官大信金控總經理葉國強來到泰國的清邁,把毒癮發作完躺在飯店床上昏昏欲睡的小茹,一把抓了起來,一手拉著小茹,一手拿著護照,半強迫式的把小茹押到機場,幾個小時後降落在台北,並立刻把小茹送到私人勒戒所,葉國強三天兩頭就到勒戒所看小茹,四個多月下來,小茹的毒癮似乎已經慢慢地不再發作,直到出院的前一天,葉國強如往常地來探視小茹。

「恭喜妳康復可以出院重回社會!」

「強老大!謝謝」小茹的口吻突然感性起來。

「妳有什麼打算嗎?」

「目前還沒有啊,只是我一出社會就只有碰到你這麼一個老闆,找工作也只能向你拜託囉!」小茹機伶地聽出葉國強問話的弦外之音,反正碰到這樣的老闆,對於胸無大志的小茹而言倒是挺快樂了,反正跟定了老闆之後,就任由老闆幫自己的工作安排地好好,只要好好聽話便是。

「我沒辦法幫妳找到太多合適的工作,剛好這兩天碰到一些管人事的朋友,他們有三個職缺要我幫忙找人。」葉國強故作驚訝狀的回答。

「這麼好啊!我這種中斷一年多年資的上班族,竟然還有三個工作等著我,強老大,該不會叫我去賣身吧!」小茹老是愛用這種三八的口吻與老長官開玩笑。

「不用這麼委曲吧,哪天萬一妳真的想不開要去賣身,記得第一個通知我,我可是見識過妳在床上的功力呢!」

    強老大說完之後立刻後悔說出這樣的話,小茹想起染上毒癮的荒唐與孤獨的歲月,知道自己心裡有許多東西永遠地破碎了,而這些碎片卻不停地拌攪著自己,就像一部不斷開啟且永難修復的機器;小茹十分明白,若再沉耽在過往的傷痛,漫長的人生道路唯一的伴侶就僅剩下這些酸甜苦辣的內心碎片。往後的時間可以用忙碌來麻痺,但回憶卻永遠在那裡。

「我可以跟你保證,藍瑞克的那段難堪的戀情已經過去了,我沒事了。」小茹告訴葉國強。

「小女孩,有些傷痛是永遠無法痊癒的,一年的時間還算太短!」葉國強笑笑地說著。

    小茹永遠記得葉國強從泰國帶她回去時所講的一段話:「生命就像是在一家高級餐廳裡用餐,不管妳吃了什麼?不管妳吃了多少?遲早會有人把帳單送在妳的手上,不管妳付得起或付不起,畢竟妳不能否認曾經在此快快樂樂地享用了豐盛一餐。」

    「就是那段話,讓我想要抓住你那雙唯一願意伸出來幫我的手。」小茹低著頭說著。

   「對不起,我不該隨便開這種玩笑的;對了我幫妳找到的工作有三個,第一個是回到大信金控,只是妳每天必須面對藍瑞克。」

  「其他兩個呢?」

   「第二個是到一家小銀行大發銀行去當投資長,順便幫我一些忙。」

   「投資長?我能夠勝任嗎?老大!有沒有比較適合我這種小職員的工作呢?」

   「那當然有,第三個工作是天天到夜市去推銷信用卡,或看著一堆電話號碼一通通地打電話拉保險。」

「看起來我好像沒得選擇!」

  「果然是我旗下最聰明伶俐的小茹。」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