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年島崎不思議事件簿    宮部美幸

        這本是延續「這一夜,誰能安睡」一書,依然同一對青少年島崎與緒方為男主角,藉由調查班上女同學表姐死亡的命案,用青少年的角度去剖析一些社會治安問題,也因此譜出如少年維特煩惱般的一段淡淡三角戀情,也有提到問題家庭、少女賣淫,甚至於還有青少年之間的微妙競爭與小圈圈文化、同儕壓力等等現象,連黑社會組織都在本書的故事範圍內。

        只不過,一樣是宮部美幸的「少年偵探島崎系列」書籍,這本書似乎被宮部美幸塞入了太多東西,宮部想要在一本書裡面揮舞著過多的色彩,而故事的篇幅與架構卻不足以容納那麼多的想法與議題,以致於除了故事命案的發展還算中規中矩以外,整本書卻因為過多的焦點而失焦。

         評:三顆星


        四、春雪   三島由紀夫
       「春雪」為三島晚年的代表作「豐饒之海」4部曲之1,故事描寫大正時代日本貴族社會的悲戀,故事的男主角是松枝侯爵家嗣子松枝清顯,他對青梅竹馬的綾倉伯爵家的掌上明珠聰子(女主角)情有獨鍾,但清顯一直扭捏作態,不願表達對聰子的感情,且一直玩弄著聰子對他的感情期待,用一種潛意識地輕視女人的心態,有意無意讓聰子在家族壓力答應與皇室殿下的婚事。然後再故作悲劇品嘗者地在不該表達的時刻與聰子發生性愛,以致於讓聰子懷孕,我看得出男主角完全就是在玩「禁忌」的遊戲,藉由褻瀆未來王室的女人以逞類似「電車癡漢」的鄙瑣把戲。當然後面的劇情就是聰子在處理了腹中的胎兒後,削髮為尼,並立誓不與世俗的人見面,清顯則憂鬱而死。 

        清顯有自殘和自我意識混淆的傾向,似乎有著三島自己的影子,見文: 
       『清顯有個不好的傾向,那就是他輕蔑愛慕自己的人,豈止輕蔑,甚至近於冷酷呢。……本多估計,清顯這種倨傲,就是他十三歲那年知道別人對自己的俊美喝彩之後,好像黴菌一樣從心底悄悄地培育起來的。那是一種銀白色的黴菌花,一接觸它,彷彿就會響起鈴聲。』

        清顯彷彿三島的性格翻版,遇事逃脫,不敢積極去面對人生,有一種由自卑心所發展出的病態心理,藉由悲劇來掩視和合理化他的種種窩囊行為,最後當然成功地達到自我毀滅的地步,但令人同情的是聰子,她一生遇上清顯這種電車癡漢的糾葛,只能算她命薄福淺了。

        三島的「春雪」寫的好美,也寫得很病態,文字層層堆疊出深刻的畫面,畫面與畫面間以一種緩慢的步調進行著,時而抽離出故事到哲學的呻吟,時而從畫面跳到男主角的病態內心,讓我很想一拳打爆清顯的頭,三島將清顯這個懦夫描寫的淋漓盡致,偌大的篇幅,簡單的劇情,稀少的場景和不多的人物,可以鋪出這種氣氛,大概只有三島由紀夫有這樣的功力,或許也是三島的獨特自我意識,不然要我寫一個角色寫到讓自己厭惡,的確,我沒那種功力,也缺乏自省的高度吧。 

       評:我沒有資格評論三島由紀夫,待十年後重讀時再評吧。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