鶯歌陶瓷博物館的導讀告訴我:「清水混凝土,Exposed Concrete:去除外在修飾的清水混凝土,像一場對抗粗率施工的寧靜革命。清水混凝土象徵一種至樸至誠、還以本來面目的原初精神。」

        上一本書「交易員的靈魂」之封面拍攝,本來是計劃到直島去取景,但最後礙於時間與經費的限制,無法成行,後來只能看著流行歌手梁靜茹的「崇拜」MV上的北海道「水之教堂」的片景空餘恨。更讓我氣結的是,水之教堂竟然就在07年北海道行第四晚所下榻的Tomamu度假村中,夢幻中的水之教堂就在自己的旁邊,就因為事先沒有作功課的我就這麼錯過一場大師饗宴,從這慘劇中更深刻地體驗出,旅行不只是吃喝玩樂之選擇,旅人必先付出些許心血去了解旅程,這個旅程才會給你意想不到的回報;一年中兩次安藤大師的扼腕,朝聖之心終於在07年11月爆發,我終於踏上了直島。

       當我踏上直島的那一剎那間,「後悔」立刻浮上心頭,告訴同遊的同伴說:「為什麼我們只安排一天在直島!」,好比經常賠錢賠到膽戰心驚的散戶忽然有一天竟然買到連續十根漲停板飆股的那種狂喜;前往日本直島的四種方法

一、 在岡山搭乘JR宇野線到宇野站(約30分鐘),走出宇野站往右前方走五十公司就可以看到四國汽輪的碼頭,約二十分鐘就可以抵達直島宮ˊ浦港;另外在這個渡船口也可以搭船到兜島,或許大家不曉得兜島,但兜島是全日本最大的牛仔褲生產地,每年東京米蘭與巴黎服裝秀,其中只要有牛仔服飾的展覽,就至少有四成來自於這個兜島。

二、 從四國的高松市搭乘同樣的四國汽船,不過從四國島高松市乘船,就需要比較長的時間,除非旅程中有包括四國,否則我不做如此的建議。

三、 用沉澱與放空的心情前往直島。

四、 拋開過往所有的旅遊經驗前往直島。



















                                    Benesse House與直島美術館

        到底我迷戀了安藤大師的哪些風格?如果有機會到直島美術館後就一目了然,他的建築物是用藏的,直島美術館從直島的環島公路上去搜尋,她肯定是件挑戰旅人視線的任務,除了一只小小公車牌矗立在路旁外,再也找不出任何證據顯示大名鼎鼎的作品就在四週;安藤的「把一樓留給樹木花草」、「還給地平線原來面貌」的堅持,讓我對於台灣的許多偉大的建築物,還停留在爭奇鬥豔地與地平線搶奪大自然的視野,醜陋地毫無美感與意識地堆了一堆又一堆的建築垃圾,還用爆發戶的思惟包裝了一棟又一棟的「皇家**」「帝寶**」「**路易尊爵**」,短視地只想學股票大師,只想用最短的時間賣光不具價值的股票或房屋。

        美術館中再度顯露出安藤忠雄的「迴廊」設計,不只在直島、在淡路島、在大山崎美術館、在姬路文學館都一再重複迴廊的設計,不論是建築物外體的步道,還是建築內展覽空間的走廊,參觀者藉著迴繞的設計一而再再而三去體會建築本身或展覽品,美術館處於地下,採光只能靠著自然的屋頂天光,而且,經由日光的早與晚之間的照射角度不同,而有了不同的光影遊戲;安藤對光的意念源自他所自修的對象「科比意」大師,安藤在「建築學的十四道醍醐味」書中引用科比意大師的『邁向建築』一書中的名言:「所謂的建築,是集合在光線之下的量體的,富知的、精確的、而且是壯麗的遊戲。」;安藤早年曾經到歐洲遊歷,看到科比意大師的廊香教堂(1950-1955),對於教堂的設計竟然可以脫離宗教建築的制式,同時在有限的財務限制之下,柯比意以單純光線塑造宗教的精神與教堂空間,並透過光的呈現宗教意涵。

        這種衝擊帶給安藤的影響,連我這個建築大外行都一眼可以看透,我站在光影交錯的美術館中,驚覺金融市場的「光」之元素不正是「資金」嗎?光影的灑進與淡出,資金的流竄與鬆緊,前者造就了偉大與黯然的兩極端建築,而後者有如光之朝夕,四季之交替而產生了多與空的循環,我身在台灣的投資市場,不想也無法遠離這個最愛的島國,多空變化好像光影交替,天光從不同角度潑灑進來,而造就了不同的亮影遊戲,資金的來去也有如潮汐,資金潮來臨時記得踏上浪頭,資金退潮之際請務必遠離海濱以免被退潮給席捲遭到不測,光線不足請多開扇窗戶,台股這幾年的資金潮不充足,只能更勤奮的紮根與練好馬步。













       美術館內有些饒富趣味的作品如柳幸典的「鹹蛋超人」群,幾百尊鹹蛋超人公仔傘型的擺設在地上;以及安田侃的「天秘」,將兩顆巨大的大理石不對稱的擺設著,沒有藝術慧根的我讀不懂這些表達手法,但從參觀這些反差很大的藝術品擺設在清水混凝土的自信空間裡頭,我得到了視覺上的響宴,也打破了內心對於種種自我設限的框架。

                                    地中美術館
 
        別以為看了直島美術館或貝尼斯旅店就算看過直島的安藤風,比起地中美術館,那些可能都只不過是向商業妥協過的設計,掉進去地中美術館彷彿掉進火星的世界,所有的工作人員一律著白色外袍、白襯衫、白褲子、白襪子與白鞋、白手錶,從地中美術館的售票接待處到入口,安藤又要你走上一百公尺的上波路,不過這次他體貼的在路旁挖了一座蓮花小池,為館內所擺設的莫內「睡蓮系列」作品做一個導覽式的鋪陳,.....下集請詳見新著"收盤後的人生"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