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華江橋下和平西路的路口因不明原因打結,強老大又點了一根嘟嚷著戒煙多年的香菸,煩悶的情緒對著手機那端的老婆吼著:
     「女兒的事情,妳決定就好了,我的工作已經夠忙了,好不容易才爬到總編輯這個位置,女兒要讀什麼科系這種小事,拜託!妳決定就好了。好了,我有電話插撥進來。」

        強老大看了看來電手機號碼『093*******』,一個從未顯示過的陌生號碼,職業上的機靈告訴自己,這一定是通有玄機的來電。
       「請問你是經商快訊的強總編嗎?」

        「是的,請問您是….」
       「我是誰並不重要,我所代表的朋友,有興趣跟你做點生意。」

        強老大警覺地故意顧左右而言他它地回答:
       「我們小記者沒有什麼生意可以做啦,拉拉廣告衝刺訂戶而已。」強老大自己聽了都很想笑。
       「是神群投資團叫我來的,你還記得股票大師這位老朋友嗎?」

       堵成一堆的車陣終於動了,強老大慎重地將車開到路邊黃線區,啟動閃光燈亮出記者採訪證後停在路邊,交通警察看到這種採訪車或記者證,特別是經商快訊這種大報,往往會十分地禮遇,這種虛榮的自我陶醉對於強老大數十年來的記者生涯,十分的受重。

       「等一下有一檔賴熊建設開盤會打到平盤下,你可以研究研究,還有如果你方便的話,早上十一點在美麗華摩天輪前面碰個面。」
        強老大翻了一下行事曆後:「可是,我們報社十點半要開會。」
        對方傳來嘿嘿的笑聲:
        「你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全台灣財經報社,連社長由誰擔任,都是團內領袖決定,要不是你們社長到陪總統出訪,今天這攤根本就不必經過你這小咖總編,知道嗎?」

        一股厭惡感覺從心裡逸出,強老大那股媒體人的傲慢完全表現出來:
       「先生,我不懂你說些什麼,你若想要投書,本報有讀者信箱。」

        掛斷後,強老大又重拾了那種記者欺侮小老百姓的快感,這種快感幾乎也是每位媒體人在新聞學院中必修之課程,因為平面媒體編輯的第一首則:「報紙很大!」

        三十秒後,一通從東加王國打來的電話畫破強老大車中那股演奏歌劇的寧靜。
       「強總編,請你搞清楚狀況,上次那位股票大師給你的股票,別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我只是不想點破你,還有你幹上總編的交接典禮後,我匆促地要趕到機場陪總統出訪,忘了跟你談有關神群投資團這個大家庭,幾家大報的社長與總編都是當然的團員,你就配合那位嘿嘿嘿先生吧,不說了,總統好….」遠在東加海邊的社長匆忙的收線。

       強老大嚇出一身冷汗,打個電話給嘿嘿嘿先生再確認一下約會的事宜,態度立刻轉變,因為媒體人的第二條首則是:「老板最大、金錢第一,當兩者相抵觸時,那就是搞錯了,報社老板與金錢是從不抵觸的。」

        看看手錶,去報社大概也會來不及,打個電話將今天的編輯會議延到下午兩點。

       打個電話給廣告組的vivian吧,這個剛畢業的業務菜鳥,每天黏著自己不放,沒辦法,這年頭報紙的廣告越來越難拉,業務菜鳥除了仰賴像他這種有人脈又沒業績壓力的高級主管以外,似乎也沒有其他方法可想。
       「vivian!妳人在哪裡?」
       「原來是強大總編,救命啊!我這個禮拜的廣告業績還掛零,幫幫我嗎?」

      「我中午帶妳去見賴雄建設的趙sir。」

       Vivian嗲聲嗲氣地說:
       「是那位廣告的超級大戶賴熊嗎?可是那家的廣告已經說好一天就全版一幅、半版一幅,而且那家賴熊是廣告組劉大姐的客戶,…」

        強老大回答:
       「賴熊會跟我們追加全版廣告一幅,而且會用關係企業遠鄉實業的預售屋再刊上一個月半版。」
Vivian興奮之情,連隔著電話的強老大都感受到了,強老大繼續說:「那我們十點到大直那家高爾夫練習場門口碰面,然後找一個安靜的地方聊一下廣告與妳的佣金。妳對大直比較熟,有什麼合適的地方嗎?

      Vivian上道地回答:「練習場旁邊有一家北台戀館,還蠻適合開會與用腦的。」

    續集請看我的新書"收盤後的人生"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