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夜     東野圭吾著

        東野圭吾上一本長篇「白夜行」實在是太難忘了,以致於這部「幻夜」一出版就擄獲我的注目,這本幻夜在閱讀上絕對是讓讀者感到相當流暢,上下兩集八百多頁的篇幅若以「閱讀親近度」來衡量,這本書的確會讓人一氣呵成的看完,情節與故事相當洗練且毫不拖泥帶水;東野在『白夜行』寫出了唐澤雪穗這般令人又愛又怕的惡女,還嫌不夠過癮的在『幻夜』中創造了美色和邪道程度都重裝升級的新版魔女:新海美冬!《白夜行》和《幻夜》一樣都有一段被不可原諒的事件所束縛住的男女、一樣有重度黑暗的人性、一樣有腦袋敏銳,宛如鷹犬般的老刑警、當然,還有一樣甘為女主角付出自己靈魂的男主角。

        只是,除非是本格式的推理類小說,否則犯罪動機與心理應該都是推理作品的重心之一,犯罪動機與心理方面當然不可能只用錢仇情等初級元素來交待了事,特別是本書中所描寫的犯行,我也認為一本好的推理小說,犯行應該要和動機心理相謀合,也就是說不能用太薄弱的理由去寫很厚重的犯罪過程,然而這本幻夜卻讓我感覺,東野創造了新海冬美這個完全泯滅人性的罪犯,也營造了身世與阪神地震的氛圍,卻對於犯罪心理不再多做探討,讓我覺得故事的起承轉合之間,失去了看小說的中心思想,也就是這個故事沒有根源,沒有給人那種想像空間,更讓我不知其所以然,本書不像「白夜行」一書,本書沒有交待清楚主角的心理轉變,更重要的是,這本幻夜沒有「正面意義」。

        先別誤會,這裡的正面意義並非一般的定義,一般所謂正面意義是善惡有報、或勸人積極向善或喜劇圓滿收場的結局,非也,在我的標準,一本小說不論結局為何,不論書中的黑暗氣氛如何壟照在字裡行間,但是一定要有個正面價值,舉例好了,梁山泊與祝英台的結局是悲劇收場,觀眾與讀者無不哭得死去活來,但是故事內有著單純男女之愛情讓人歌詠;譬如我寫的台北金融物語系列小說,也沒有看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結局,但至少有描繪出金融的黑暗面順便帶有警世的目標,即便像小川洋子的「秘密結晶」一書,警察國家所帶來的社會箝制與恐怖氣氛雖然讓讀者看得喘不過氣來,但起碼書中還有提到一些鄰居間的互相依賴與朋友間的無私情誼;即便連東野上一部灰暗人性的巨作「白夜行」,文中至少還可以看到那一對沒有人性男女之間的感情糾葛。

        但是東野圭吾這本「幻夜」,完全沒有絲毫一丁點人性在裡頭,新海美冬這個女主角不斷地變換身份並運用外表的魔力讓旁人甘於成為近乎禽獸,將靈魂與良知完全交付她,明知道不會得到這位魔女的半點回饋都甘之如飴,我認為光憑這點就太不可議了,從頭到尾還是不能理解美冬的行為理念。既不是復仇,也不是心靈創傷,身心都是謎的美冬,就這般毫無理由,且永無止盡的追求無限的物質慾望,以及永無極限的美貌境界。東野圭吾這次玩的太兇了,光是這點,就讓我不會喜歡更不會推薦這本書了。

       

評:三顆星!

      購買幻夜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