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止境的殺人 宮部美幸

        宮部美幸不只一次在作品中提到媒體與大眾、警察的關係。如《模仿犯》中的不斷犯案者,就為了滿足個人主義、想成名而殺人;以不同的手法加害與玩弄被害人,引起大眾恐慌並以此為樂。愚弄人心甚至成為媒體寵兒的手法,在這本書中更是大篇幅的運用。這何嘗不是作者對於媒體的嘲諷呢!媒體甘心淪為這些犯罪者搏版面(畫面)的幫兇,一句「收視率考量」已經不能再成為媒體犯罪的藉口了,我堅信有朝一日,讀者會用銷售量與收視率來一家一家地收拾掉這些傳播「謊言」、「仇恨」與「洗腦」的媒體。

       這本『無止境的殺人』最有趣的地方在於主角,一般小說或散文都會有一個或多個不同的「主述形」或「他述形」的角色,要不然也會有個「我」或「他」存在,不然也可以如報導文學,將主角與主觀陳述完全抽離出來;然而這本書卻用十個人物的十個「錢包」做為「主述」文體,用「我」來自稱這些錢包,藉由錢包與主人的關係,以及錢包對主人的主關觀察,我從這裡讀出宮部美幸的精心佈局。

        錢包無法看見主人的一舉一動,因為錢包不是放在口袋不然就是放在車上或屋內的某個角落,錢包只能聽到某個特定時空背景下的主人與他人的對談聲音;也就是說,錢包並沒有視覺的,而主要嫌犯卻不斷地上電視,透過電視螢幕的視覺影像,和錢包們的視覺盲點,交織出一股蒙太奇的創作手法,企圖造成讀者的閱讀盲點,而達到這本書的企圖:「人的主觀偏見往往是被自己的眼睛所跼限了!」

        而大眾對於犯罪者或無辜者的既定偏見,是不是只是根據自己的傳統觀念與所見所造成的;作者這本書不用人的觀點來看人性,乾脆用只用「錢包」來講故事,賦予它們生命,甚至因為不同的外形及用途各有不同的個性。像人一樣,它們各有心事,也有情緒;有厭惡、會害怕、擔心、更會發抖,整本書就這樣在詭異的視覺角度下進行,高潮不斷。換個錢包看見的東西就完全不一樣了,有趣的是這裡的「看」可是透過錢包進行偷窺的意涵,錢包所接觸到的全是主人最赤裸的情感或最陰暗的私密,整本小說也因此變得更加露骨,可以同時看見角色社會化與反社會化的兩面,甚至反而比一些第一人稱小說更加深入。

        評:四顆星

      購買
無止境的殺人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