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電腦螢幕,小茹納悶起來,什麼接到德國政府訂單的傳言到底是不是真的?什麼時候才會在市場發酵?手上這十幾億的債券,賣了半個早上還是乏人問津。小茹看著外頭半數請了長假的交易桌,幾個菜鳥交易員給了小茹同樣的失望眼神,小茹只好到董事長室向吳董報告,作萬一賣不掉的最壞打算了。

        董事長室在大發銀行總行大樓的頂樓,不同於其他金融業,吳董事長的辦公室算得上相當簡樸,大小不到二十坪,扣掉會客廳後實際還不到七、八坪,辦公桌完全稱不上氣派而且看起來相當古樸,而且牆壁上也沒有那種金控老闆房間常見的字畫古董,只有一些得獎的獎碑和獎牌獎狀之類的尋常裝潢,唯一一張大照片還是三十多年前吳董和他以前所經營之礦場的旗下礦工的合照,或許是吳董要讓別人曉得他是位不忘本的人吧;簡樸到接近小氣的擺設其實是吳董一種自我行銷的包裝手法,許多投資人就是吃他這套,所以他才能用區區幾個百分點的持股長期握有大發銀行的經營權。

      「妳看起來就像要跳樓似的。」吳董從抽屜拿出一顆維他命b群要小茹吃下去、

      「幾十億元的博發公司債都沒賣掉!怎麼可能?」吳董聽了小茹的簡報後納悶地嘟嚷著。

       吳董打開電腦盯著博發的股票與可轉債的報價,新債上市掛牌第一天的早盤就出師不利的例子很罕見。

       「同業與一些買家怎麼看?」

       「投信因為買了滿手的博發集團的股票,就算看好也已經心有餘而力不足,沒有買進可轉債的額度空間與資金,一些壽險公司與外資紛紛表示對這家前景看壞。」小茹唸唸有詞。

       「妳應該有一些行銷上私人退佣的權限吧?」吳董似乎有點明知故問。

        「我已經開了最誘人的配合條件,還是沒人敢買,董事長,你應該知道博發這案子是我們去新加坡時被偷渡過關的吧?」

       「賣不掉最多就我們自己吃下來當成長期投資部位吧!」
        吳董好像擺了一付事不關己的態度。

       小茹克制狂吼的衝動。

        小茹也只能雙手一攤,反正錢是銀行的,這家銀行除了放款幾十億給博發這個集團以外又增加了十多億的債券投資部位,小茹覺得有點心寒,這幾十億的放款雖然是公司趁她出差的時候偷渡成功,但是在帳面上或程序上又隸屬於她所管轄的財務部與交易部所負責,而且她的官章和簽名都遭到冒用,萬一發生任何的損失或甚至於被發現有任何的人為舞弊,小茹自己可是首當其衝。一旦博發集團有任何信用危機,小茹等於捧了幾十億的炸彈在手裡,追究下來,現在博發的高層主敢黃薇還是小茹的昔日同事,可說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

        整件事情好像混成一團,有意無義地朝小茹撲去。心中的感覺有如碎片般湧現在心底。

       「小茹!事情終於要發生了,我們要趕快處理!」聽得出吳董濃濃的宜蘭腔一付對博發的幾十億的可能爛帳完全不關心。

      「什麼事情?」

      「後天也就是過年前封關日之後,大信金控就要宣佈以大股東身份請求召開我們大發銀行的臨時股東會」

       「董事長!你確定嗎?連我都沒聽到這個消息。」小茹有點吃驚。

       「妳有很多事情被葉國強瞞在鼓裡,妳的強老大也有更多事情被大信的古三小姐瞞在鼓裡。」繼清晨的藍瑞克 之後,吳董是今天第二個要小茹提防強老大的人。

       「聽起來,我好像是個最透明的人。」

        吳董事長苦笑嘿嘿兩聲,便壓低聲音說著:「我要妳幫我弄的事情,今天收盤前就可以進行了!」

        「董仔!你真的要這麼作?這樣的意義不是很大。」

       「妳還記得十八王宮廟那個市集嗎?當年礦災發生後要不是有那塊地,大家有辦法爬起來嗎?」小茹靜靜地聽著。

     「二十幾年前我從採礦轉到金融,是啊!我用了許多很卑鄙的手段,我幹了許多見不得人的勾當,可是在我底下作事的人,不論是挖媒礦的還是拉信用卡拉放款的,幾十年來我從來沒有開除一個員工,就算當年不幸往生的礦工還是銀行任內不幸過勞死的銀行幹部,我連他們家屬的生計都照顧到,學歷低的安排到十八王宮去擺攤或是到我蓋的大樓去當保全,學歷還可以的安排到銀行上班…」

     「這是我事業的謝幕儀式了,就好像被判死刑的人,還想賣起他的死刑刑場的門票似的。」吳董講話的樣子顯得有氣無力。

      「那博發的案子怎麼辦?」小茹依然對這個案子耿耿於懷。

     「給大信金控傷腦部吧?」站在吳董的立場這或許是唯一的解決方案吧。

     「董仔!有一些事情你可能不知道!」小茹還是忍不住想要說出來。

       「說說看。」

      「博發這個案子,公司上上下下有許多人收回扣,而且更讓我生氣的是,有人偷了我的印章,用偽造文書的方式讓案子在董事會與投資審查會上通過。」

       「收回扣!」吳董心平氣和的說著。

       「大發銀行收往來客戶回扣的主管沒有九成也有一半之多,如果要掀底的話,這家銀行恐怕會立刻會停擺,反正這些等到妳的新老闆上任再說吧!如果這個弊案加上博發科技的窟窿此時被掀開的話,會讓大信金控入主這件事變得更棘手。」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