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陽新幹線包含從大阪到博多(福岡)這一段,大約以岡山為中間點,東方市繁忙的工商業,西邊就是所謂的「中國」地區,這個中國和那個中國可不一樣,而且完全沒有任何淵源與歷史連結,日本的中國地區就好像關東、關西等地區一樣,包括了許多縣市,中國地區泛指岡山、廣島、山口、鳥取、島根五縣,多數人除了廣島以外大概都沒有聽說過,頂多把岡山弄成咱們以羊肉臚揚名立萬的高雄縣岡山,說也奇怪,日本一些地名和台灣的地名的漢字一模一樣,除了岡山以外,還有四國的松山(赫赫有名的道後溫泉所在地)、京都的高雄、伊勢灣旁的龜山;中國地方有五個縣,而岡山廣島與山口這三個南邊臨瀨戶內海的縣又稱為「山陽」地區,所以新幹線就以地區通稱來命名的,而山陰地區就是鳥取、島根和部份的京都府地區了。山陽新幹線的中心位置是岡山,不過,二次大戰的美國飛行員卻不這麼認為。

       他們以姬路城為中心。

        我第一次去姬路城以後寫下了如此一段話:「姬路市在二戰期間被無情的轟炸,幾乎被炸成了廢墟,當這裡的人們在絕望的火燄與煙霧中,看到了仍然完好屹立不搖的姬路城時,整個城市的生存下來的人在當天都流下了「堅持」的眼淚,這個景色是我在某一本小說裡看到過,到了傍晚我一路走到姬路城,當我站在護城河畔,姬路城從金黃色夕陽逆光下映入眼簾時,我突然看懂了那本二十年前看過的小說。」

        我錯了!

        站在日本被轟炸國的立場當然要用很感性很浪漫的言語與故事,撫慰受創的人民,好像算命仙對於失戀失意失業者的類宗教的精神寄託,一如股票投資人損失不貲以後,總喜歡聽大師、媒體與政客的「明天一定會更好」之類的加量嗎啡,人生不過就是活的柔軟一點,即便是自欺欺人也得裝下去吧;其實姬路城不被轟炸的原因是因為,美國轟炸機的飛行員需要它做為轟炸的座標,從城堡往東飛,可以飛大阪與神戶的工廠,而看到姬路城往西飛可以去轟炸廣島的造船廠和軍港。凡是真相都不會太美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虛構的謊言去漫延,好像也不是壞事,我活到四十多歲才知道,股市散戶需要童話、熟女需要化妝品、政客需要白手套、明星需要包裝,當一切一切都被粗魯地掀開,掀開的人是要付出最沉重的代價。

        不管如何,姬路城能被持續保存下來總是個值得慶祝的事情,於是我一年後又去了一次。

        如果你是新倉敷站搭乘山陽新幹線要往姬路的話,請搭往大阪的班次,因為在新倉敷上車的新幹線,有些只開到岡山,不過,其實也沒關係,到岡山再換另一班從岡山發車的上行山陽新幹線就可以了。

        姬路,我再也找不出全日本比她更美麗的地名了,寂寞的旅人不適合單獨來這裡旅行,因為我總覺得「姬路」這兩個字給誘使人想起了家人。

       日本的古城我總共看過姬路城、松本城、會津若松城、大阪城、名古屋城、上山城、熊本城、仙台青葉城、岡山城、彥根城、小田原城、江戶城,姬路城應該是首選,也就是如果旅人只能選擇其中之一做古城導覽,姬路城是不二之選,姬路城被稱為“日本第一名城”的理由,不僅因為它是日本現存的最大的城郭建築,而且還因為它兼有作為平定天下的德川幕府威信的堅固要塞的「用」,和作為建築物的「美」這兩個方面,原來有政治宣導作用呢。

        建於1333年的姬路城,1931 年被指定為日本國寶,與熊本城、名古屋城並列為日本三大名城。16世紀時的藩主以此作為戰略據點,特別以螺旋式的建築方式加強建造,其低矮門框及城樓內機關滿佈的構造,都令城池難以攻陷,所以姬路城建城5百年來從未受過攻擊,贏得「不戰之城」的稱號。199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選為世界文化類遺產,也是全日本第一個獲得世界遺產之處

        如果你有玩戰國無雙遊戲,姬路城的確是個易守難攻的關卡,除了城郭已經蓋在高地以外,它的樓高至少有六七樓,去過姬路城,才知「城府很深」怎麼寫。穿梭在城寨樓高六層的天守閣,一級一級一關一關的狹道、矮門、高牆、箭門、炮臺,步步藏著殺機,城內外的設計根本就是要蓄意擾亂那些不速之客。光是要到達姬路城主體建築之前,就得先走進彎彎曲曲如同迷宮的坂道裡,若你是數百年前城主的敵人,恐怕在這些坂道就會中了好幾道埋伏;不過話說回來,當人爬到最頂樓時不免要同情起從前的藩主,他覺對是全世界最沒安全感的人,不然怎麼會把他的家弄成這德性。

        從姬路車站到姬路城很近,可以走路也可以搭公車,公車的指引很方便,站牌與公車上都會標明「姬路城」,一樣的,日本的市區巴士幾乎不用先買票,抽張整理券就可以。一趟姬路城的「走馬看花」至少要兩個小時,如果想要慢慢走慢慢品味那位七百年前活在恐懼的城主生活,時間就得自行好好地費量一番,幫然,時間很多的旅客可以順遊附近的「姬路文學館」。

       「姬路文學館」是安籐忠雄大師的作品,與直島的建築物不一樣的是,「姬路文學館」位於傳統住宅區內,安藤忠雄可以揮撒的空間就顯然比直島與淡路島更為局限,還沒造訪前一直認為,一座清水混凝土的建築物聳立在日本傳統鄉鎮兩層樓住宅群中,恐怕會像頭怪獸般地與鄰居格格不入,不過,這些是我多慮了,「姬路文學館」很自然的出現在平凡的尋常街坊,她沒有醒目誇張的招牌,與台灣一些博物館上提了一堆政治人物的字有很大的不同;妳一定想像不到,文學館四週沒有大馬路,都是一條條連兩部汽車都無法會車而過的小巷道,自然更不會有那些令我感到煞風景的旅行進香團遊覽車,如同大師的所有作品的第一要素:「請花時間走進來」。

       我承認四十歲的我這個大男人還是追星族,我迷日本的三大偶像,其他兩位是山口百惠和村上春樹,安藤是位自學自修的亞洲建築與藝術的天才,我醉心於他的作品中的線條,的光影,的水,與幾何式廊道,安藤的不貼瓷磚、不施木作與不上漆的自信精神是我多年來一直追求的目標,每當自己缺乏自信時就喜歡到大師的作品靈魂中去取經,不也是一種旅遊的新模式吧。

        姬路文學館的收藏、研究、展示,是為了紀念幾位在姬路地區出身的的文人與哲學家,包括了和哲郎(一八八九-一九六○,哲學、倫理學家)、椎名麟三(一九一一-一九七三,作家)、三上參次(一八六五-一九三九,歷史學者)、井上通泰(一八六六-一九四一,詩歌作家)、有本芳水(一八八六-一九七六,詩人)、阿部知二(一九○三-一九七三,作家),岸上大作(一九三九-一九六○,詩歌作家)等人。姬路文學館位於姬路城西方,坐落在傳統和現代住宅並置的社區山坡。於一九九一年姬路市百週年紀念時開館,一九九六年南館開館,並設有司馬遼太郎紀念室,南北兩館以層層水道、斜坡相連。北館西側塑造大正時期的木造傳統建築「望景亭」,茂盛的園景和水域連接文學館建築的幾何方體、圓體、長方體,整體融合成文學、哲學意味濃厚的環境,從屋頂眺望姬路城、姬路市,城市的人們將能從當地文學家、哲學家的對話中,傳承城市的歷史、文化精神!安藤以自己的建築語言與青年時期神交的思想家對話,應是身為建築家的一大幸福。二○○一年安藤完成了大阪司馬遼太郎紀念館,二○○二年則在石川縣打造了紀念西田幾多郎(日本近代先驅哲學家)的西田哲學館。至於姬路文學館,則成為建築家與思想家、文學家、美術家對話的開端。』

       姬路城隔壁還有個「好古園」,時間更多的人可以順遊一番,此外位在姬路市北方三十分鐘車程有座「書寫山圓教寺」,湯姆克魯斯曾經在此拍《末代武士》,很可惜的我還沒機會去看看,倒是電影中那場櫻花凋零下阿湯哥與渡邊謙兩人對弈的畫面頗為精典。

        回程如果還有體力,從姬路城步行到姬路車站,兩旁種植著整排的銀杏,逛個特產店體會一下日本小型城市的街廓,和台灣的小型城市相較,一樣有那股恬靜卻比咱們乾淨許多,柏油路相當平整,台灣加油!

       踏上上行往神戶大阪的新幹線,下一站神戶。

1131267492.jpg  
秋天的姬路城

1131267493.jpg   
夏天的姬路城



1131267494.jpg

1131267495.jpg

1131267496.jpg

1131267497.jpg

1131267498.jpg  
在姬路城上鳥瞰姬路市

1131267499.jpg
很有古意

1131267500.jpg 

1131267501.jpg   
姬路城的老外相當多

1131267502.jpg

1131267503.jpg

1131267509.jpg    
好古園的外牆

1131267510.jpg  
秋天的護誠河

1131267511.jpg

1131267512.jpg  
不祥之人,低調吧

1131267513.jpg     
我還蠻喜歡這種取景手法

1131267515.jpg

1131267491.jpg   
姬路文學館裡面,我用手機偷拍的


1131267504.jpg     
姬路文學館


1131267505.jpg 

1131267519.jpg 
姬路城另一個出入口

1131267506.jpg
文學館,樓梯的路有沒有屬於我

 

1131267507.jpg 

1131267508.jpg   
水的路比人的路還要寬廣

1131267518.jpg

1131267514.jpg    
旅行的終極目的就是互相扶持

1131267516.jpg    
就走這條路回車站

1131267517.jpg
入夜的姬路車站月臺,秋末冷冽的風與疲憊的身體,竟然讓中年宅男也強說愁起來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