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我沒有空手的勇氣,因為我知道,那種絕對的純粹能量我還沒有,如同水一般,我還是喜歡淌渾水,純水的美好真的要有足夠的勇氣才行。

        這本可能是作者部落格財經文章的絕版之作,內容應該可以歸類為「總幹事投資筆記II」。文字的用意的確不在歌功頌德文章寫的多好,研判有多精準,而是能夠把一些隨想心得記錄下來,成為日後回顧的點點滴滴。回首投機(資)的來時路,我們的青澀、自滿、欣喜、痛苦、驕傲….等,都成為一種專屬的經驗,可以是跌跌撞撞的,當然也可能是一帆風順的,這是本事,也是命運。

       遇到了1930年代經濟大恐慌以來最大的空頭市場,我們是幸運的,這種經濟浩劫會讓我們正視風險的重要,不再一昧追求獲利。或許我們會像班傑明.葛拉漢一樣,受制30年代慘痛經驗,無法積極的掌握未來可能的機會(錯失1950~1960年代行情),但是這位前輩還是能夠稟持投資信念,獲得對於多數人而言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財富:數百萬美金。如果這是空手,或是學習空手的代價,相信還是挺吸引人的。我寧願把目標定低一點,達成時也才有欣喜感,不需一路追趕那些「20萬變10億」,與許許多多嘴上的股神,更遑論一定會成為典範的巴菲特。

       瞭解總體經濟對於股市研判的助益,我認為比較像「解酒液」,如果想要清醒,就必須瞭解真實環境的變化,所以在美國股市偏空的幾個世紀(1930、1970、2000),總體經濟分析會特別有效。但是在許多經濟普普但股市卻異常狂熱的年代(1950、1960、1980、1990),資金行情就成為主要的導航,那時候理性必須退位,因為「泡沫」又將乘風而起,最終也會如同颶風般,襲捲多數人的紙上富貴。

        金融市場與古代戰爭一般,只記得「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往往都不會注意那些守成者的功勞,這都是金錢誘惑使人犯罪。當然如果沒有優厚績效獎金,那些從業人員哪會這般不怕死的向前衝,我們不用去責怪AIG那些領獎金的人,即便在台灣,比那些人更可恥的多的是,只不過他們剛好成為眾矢之的而已。如果我們選擇「水清無魚」,那就必須具備空手的勇氣,因為別人的目光、批評會如同箭矢般漫天而下,我們個人的皚甲很難不被刺破而感到不快樂、痛苦。

        如果沒有舞台,那就自行飛舞吧! 人最有趣的地方在於可以選擇,即便受限於環境讓每個人的選項不同,但是有一條最終的路,若不喜歡就再來一遍,這就是輪迴。作者的耕讀方式是一個令人欣羨的結果,從文學、歷史等各方面著手,多去瞭解過去、現在,才能對未來有獨特的見解。作者文筆的舞台,從財經、旅遊、未來可能還有純文學的產出,這是空手(財務自由)才能擁有的副產品,如果我們一方面需要別人的認同,又想要具備空手的勇氣,這種矛盾就會成為活的不快樂的困擾因。沒辦法呀!蘇東坡都告訴我們: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總按:請作者記得去博客來寫書評,各位讀者如果認為這篇好看,就請在文章右下角的"推"按一下表示推薦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