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落在台北盆地西南外緣的林口台地,冬天的時候經常壟罩在鋪天蓋地的濃霧之間,整片台地除了一些茶葉的種植外,絕大部分就是沒有開發價值的雜林,不然就是高爾夫球場;二十多年來,從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甚至一些知名的大企業如台塑都曾經想要大舉開發與利用這一大片未開發的台地,幾乎都是剎羽而歸,其中的原因多到不勝枚舉,如過於潮濕不適合居住、離主要工商聚落過於遙遠、區域內大眾交通系統闕如等,不過,大安證券的母公司聯安銀行的老闆-楊玉臨,反倒是這個林口台地開發的唯一贏家,楊家的祖先本來就是林口台地一帶的地主,而民國四0五0年代政府土地政策的失當,讓楊玉臨的父親與叔父有機會大量用相當低廉的資金兼併這整片土地,更妙的是,從六0七0到八0年代三次林口市鎮的政府大開發計畫,雖然每次都是失敗收場,但楊家上下兩代就靠著幾十年的土地出售大發利市,若有心去翻歷史的舊帳,其實幾次的失當開發都有著楊家對中央到地方政治派系的耕耘,不斷地透過幾十年的重劃或是特區專案等等圖利楊家土地的政策就不斷地推出,每幾年一次的開發就帶給楊家數億元的土地出售利益進帳,一甲土地成本十萬元,放個幾年賣給開發的建商或重劃的政府,立刻一翻到一坪土地十萬元,蓋好房子後再用一坪十萬的屋價賣給一般購物者。於是楊家靠著這一片偌大的雜林台地發跡,建立了銀行、證券、投信、建設公司、電廠、報社、高爾夫球場與貿易等龐大的企業帝國,再台灣的集團排名大約是第十二到第十五名之間,金融業算是楊家最近幾年才跨足的產業,所以不論是聯安銀行、大安證券、大安投信、聯安投顧、聯安產險等,在金融業的排名都還只是屬於剛起步的後段班。

       大老闆楊玉臨很重視企業版圖中的金融業這一塊,所以每一個月就至少會邀請旗下金融業的大股東與重要幹部等,到他位於林口的豪宅與高爾夫球場餐敘兼球敘。

        今天這個如往常的濃霧冬天清晨,輪到了大安證券,受邀請的是章添祥添總、強老大與副董事長黃阿川,作東的是聯安集團大老闆楊玉臨、大安證券董事長也就是楊玉臨第三房老婆的次子楊宏希與楊宏希的老婆呂安婷。

         與強老大同一組打球的是楊玉臨與他的媳婦-大安證券董娘呂安婷。
       「葉副總真的是英雄出少年,三十幾歲就是金融圈的第一把高手。」董娘在第一洞的發球台前準備手套與球具,強老大必恭必敬的站在楊玉臨與小董娘旁邊。
       「別那麼拘謹啦!這裡是球場,球場上面總統與平民,老闆與夥計都遵守同一套規則,你們來大安證券服務了一兩年,我都沒有時間招待你打場球,唉,太忙了。」楊玉臨完全沒有集團大老闆的架子。

        打到了第十五洞,來到了這個號稱亞洲最難挑戰的標準桿四桿洞的發球台,小董娘呂安婷回頭對強老大說:
       「葉副總,這洞換你先開了。」依照高球規則,開球的先後是按上一洞的成績好壞次序,若上一洞同組的球員的桿數都一樣,那就依照前前洞的桿數來排擊球順序,而第十四洞的成績,強老大是打出一個par(平標準桿),而大老闆楊玉臨只打
出Double Boggie(高出標準桿兩桿)。

        強老大檢視球道,除了濃霧依舊未散開外,大約在球道的一百五十碼處,有個將球到一分為二的大山谷,若要將球擊越過山谷則需要二百四十碼的開球飛行距離,不過,由於整個球洞乃是屬於右狗腿型狀,如果抄捷徑的話可以從右邊的樹林擊球,通常年輕的球友會從右邊打過去,自任力大無窮者會直接硬拼過山谷,而較老謀深算者會先打個短鐵桿將球位放在山谷前大約距離開球一百四十碼的地方,再利用第二桿的精準控球打上果嶺。

        強老大內心盤算著,並不是這個球洞的打法,而是計算著應該用什麼樣的打球風格去塑造自己在老闆心目中的形象,許多打球者不曉得這個厲害關係,老闆會利用打球的時候仔細地觀察自己部屬的個性、能力甚至弱點,二百四十碼對於強老大的發球實力而言是沒有太大問題,而分兩桿打上果嶺的策略也是強老大所擅長的,不過強老大故意將球從右邊的樹林打去,故意學那些新手般的魯莽與靠直覺行事的模樣,藏拙對於這種梟雄式的老闆是有其必要性的。

        毫無意外,強老大與小董娘的球雙雙打進右邊的樹林,小董娘呂安婷雖然經常上場打球,皮膚卻保養的十分白皙,三十四歲的他與強老大同年紀,也比他的丈夫楊宏希大兩歲,據說她是楊玉臨特別幫兒子選的媳婦,楊玉林選媳婦不同於其他豪門世家,他不種是那種政治式的門當戶對聯婚,他傾向幫兒子挑選那種能力很強的老婆,說巧不巧的,呂安婷剛好是強老大的學姊,台大畢業到美國讀企管碩士後回國先被關係企業延攬,不到兩年就被調到總管理處擔任楊玉臨的英文秘書,三年後就成為他的媳婦,楊玉林藉由娶媳婦來增加家族成員的整體戰力,也就是長期處於財團爾虞我詐的高度壓力環境之下,以及麻雀變鳳凰的光環之中,呂安婷的眼神總是帶著超齡的傲慢與銳利。

        雖然自己已經在球道右邊灌樹林叢間的排水孔蓋找到自己的球,體貼的強老大卻不停地拿著球桿撥著灌木下方的雜草,可惜找了半天還是找不到小董娘的球。

      「算了不用找了。」呂安婷有點氣餒。
      「對了,強老大,有件事情千萬要告訴你,我公公二房的兒子楊宏林,相信你們認識,我不管你們如何認識?熟不熟悉?這個人與這個名字對於聯安集團與我公公,都是一個禁忌,你與公司的同事,千萬要記清楚這一點企業倫理。」
         強老大越聽越覺得興趣盎然,決定順著話題多知道一下內幕。
       「楊宏林跟我的關係,僅僅是以前在老東服務時期,類似銀行經理與存款客戶的單純關係而已。對了楊夫人,楊宏林到底是何許人也,會讓大老闆如此的厭惡呢?」

      「聰明的人事千萬不要去理會,和知道太多有關老闆的家務事才對。」呂安婷放棄找球,從球袋內再掏出一顆球在界外邊線拋球罰桿重打。

        強老大等呂安婷打完後,猛力地拿起球到木桿將小白球擊到果嶺邊緣,呂安婷大聲的喊著:
      「好球!」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後問著:
      「你以前那位日本女友呢?」

        強老大向桿弟問清楚球的去向與大概落點後,自覺滿意地答著:
        「聰明的女人也千萬不要去問太多男人的成年往事與當年勇吧!」
         
        等到兩人走到楊玉臨的視線範圍內時,強老大故意放慢速度地走在學姐董娘的右後方以示對楊家的尊敬。
       「我當然可以不過問楊宏林的任何事,不過若我以後有任何有關他的大大小小事情,不知道站在公司的立場,我應該告訴妳嗎?」

        坐上球車後霧也漸漸散去,雖然冬天的太陽很難在林口這個陰霾之地區出現,但是霧散後的明亮視野總是讓擊球者較為寬心與喜悅。

      「那就看強老大自己的智慧囉!」小董娘呂安婷巧妙地卻十分明確堅定的回答了強老大。

        幾個人打完球先到球場俱樂部的休息室梳洗一番後,楊玉臨邀請三人到他的豪宅去用餐。楊家大宅是兩棟位於高爾夫球場內的柯比意風格的連棟別墅,是楊家特地重金請日本建築大師妹島的工作團隊設計出來的,剛好蓋在整個高爾夫球場西側最高處,正面可以遠眺八里的台海夕陽,房屋後側正面對球場的第十五洞,這個號稱亞洲最難挑戰的標準桿四桿洞,在房屋上面則是由玻璃作為採光罩的天井,光線從天井穿透到客廳的地面,用光線強烈的展示與鋪陳出房屋的內涵,屋頂採用西班牙風格的紅色尖塔,兩棟別墅之間有個日式假山造景,假山被一個蓮花池所圍繞,一片片睡蓮就靜靜地飄浮在其中,看得出整個造景是仿造法國印象派大師莫內的系列作品「睡蓮」。

        「添總,你開分公司的效率真快,一年在中南部就開了十幾家。」楊玉臨笑咪咪地問著。

       「楊董,我的方法很簡單,我把我的銀行與信合社還有聯安銀行的中南部分行掃描過一遍,我的銀行與你的銀行的營業場所如果有閒置的空間,我就去那個分行開設證券經紀商,這樣就省去許多麻煩,而且銀行的一些做投資的客戶也不會流失到別的銀行。而且,我們兩個金融集團加起來有兩家銀行、一家券商、一家投信與一家產險,我現在正在訓練我的行員要會賣投信的基金,證券營業員可以拉房屋貸款的業務,銀行信用卡的業務員可以拉一下股票下單,這種效果在一開始會看不出成效,但我相信整個綜效會慢慢產生。」添總這種觀念在1998年的當時,可以說是相當具開創性,整個金融控股公司的精神就是源自於這樣的業務需求。

          「聽說立委選後,財政部的相關官員要改組,和我們息息相關的金融局、金管會等一些單位的一級主管官員會有異動,強老大,聽說你的夫人是正在尋求四連霸的賈公正立委的首席助理,他當了三屆財政委員會委員,這次若連任,可能會尋求擔任國會的財委會召集人,你去打點一下,看看賈立委需要什麼協助。」

        強老大想到老婆,只能一臉苦笑,幸好楊玉臨換了別的話題,才免除一場尷尬的場面發生。
       「可是,空有一堆證券公司的據點、員工與設備,總不能一直挖銀行的客人啊,況且會到銀行往來的客人也不一定會在我們券商下單往來呢,對不對,阿強!」楊玉臨一句聽起來輕鬆的軟綿綿問話,卻隱藏著那種”看看你有什麼斤兩來我們集團領五百萬年薪”的咄咄逼人。

        強老大切了一口從日本琵琶湖畔直接空運來台的近江牛牛排,指著這盤四分熟還透著新鮮血水的牛排說:
「這是正港的日本近江郡的近江牛肉,可是識貨的饕家又有幾個,全台灣從基隆到屏東,至少有一百多家西餐廳號稱他們有近江牛牛排特餐,說穿了,搞不好這幾天空運來台的近江牛牛肉只有我們桌上這幾塊而已呢,所以就近江牛這件事情,先是媒體把她炒作的沸騰,然後花錢請幾個美食專家吹捧一番,接下來就用大量的澳洲牛排魚目混珠一下,只要料理的手法稍為修改一下,牛排肉熟成的時間縮短一點,就可以料理出百分之九十九的顧客都分辨不出來的頂級料理了,至於那分辯出來真假近江牛的人,一部份被收買了,一部份沒有發聲管道,況且擋人財路這種事情本來就不是我們台灣人擅長的。」

        小董娘聽得津津有味:「有趣,不過這與我們爭加公司來客數,有什麼關係?」

        強老大收拾刀叉後緩緩道來:「有關係,證券公司經營不外乎:名嘴、明牌與媒體三合一的行銷。」

在國家出現危難之時總有一些人挺身而出,為國效力,這樣的人被稱為英雄。
在金融市場混亂之際總有一些人挺身而出,又撈又騙,這樣的人被稱為大師。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