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非洲海岸有一个国家贝南(Benin),其将近八十%的人口素来是信奉巫毒教(voodoo),信徒们只信仰一个上帝、一个至高的造物者,只是为了能引导他们的一生,巫毒教徒会藉由媒介去寻求较容易被接受的诸灵、神鬼甚至偶像,巫毒仪式通常绕着一个或多个「偶像」举行祈祷仪式,献上活体生物当作血祭来取悦巫毒与「偶像」,而这个由偶像所形塑的「物神」通常只不过是由陶土制成,当地的教徒与居民称之为「土灵」,甚至在某些地方,物神不过是一根香烟来代替;在巫毒的世界中通常有个地位最高的教主,他可以决定仪式的进行方式与时间地点,随着几百年来西非人被抓到欧美为奴隶后,巫毒教也随之流传到中南美洲如海地、巴西甚至部分的美国南部边境各州。

        不同地方的巫毒衍生出不同的仪式,但是最重要的动物活体放血仪式,放诸各地的巫毒如出一辙,不仅仅是种洁净的表征,更是一种用鲜血换取平安的交换是奉献;仪式的过程有些信徒会跟着教主,毫无理由的陷入狂热,脸部扭曲猛爆青筋,把自己往树木猛撞,在冒着烟的土灵四周跳舞着,往物神上面洒一些不知名的香粉,最后信徒与教主们跌跌撞撞的低调退回修道院,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由于巫毒教的祭典式中弥漫着各种神秘,如裹起全身的白上衣与涂满白色泥土或颜料的脸孔,加上血淋淋的动物活体的宰割献礼,始终被蒙上一层邪教的面纱,近年来又因为一些巫毒教徒扯上一些人口走私与贩毒的事件,巫毒教也因此被主流社会定位成部份恐惧邪教的散播者。

        最近两周读了刘大任先生在「壹周刊纽约眼」专栏所发表的两篇关于「神」的文章,刘大任先生在「神从哪里来」文中论述着:「归根究底,人为什么需要神?或,人类文明为什么创造宗教或类宗教的体制?我一向认为,死亡就是答案。死亡逼迫着每一个活着的人搜索自己的心灵。」这个论述写的很棒;「神从哪里来」文中又提出:「当某些人进入所谓的『与神对话』或『见证奇迹』的状态时,大脑的某一部份就会出现异状,….生理学家甚至订了这种症状的学名:颞叶癫间,神经科专家索性把这个特殊部位叫做”神中心”」

        这些神棍们或许是「神中心」的脑下组织特别的敏感,用现在精神医学的观点来说,多少有一点「躁症」吧!凡是宗教与神祇都有排他性,这无非是藉此来维系其族群的共同利益,非我族群就得一律消灭或者拒绝沟通与面对。

        金钱厮杀的领域有如一场远古的生存战役,担心遭受金钱或差价上的损失,无端地担忧被通膨吃掉部分财富,怕追高怕杀低,在投资的世界经常得面对的「亏损」阴影甚至是长期事实,就如同人类害怕死亡害、怕灭绝一般;贝南与海地的人们为了集体心宁的安全而信仰巫毒教,却因为巫毒教的神秘色彩更令他们不见容于主流世界的价值链当中;相同的、股民因为害怕亏损而投入各式各样的「土灵」的膜拜与「教主」麾下,希望藉由大师的指点而能逃避亏损的命运;希特勒是个无神论者,但是他所标榜的「亚利安种族优越感」,却也形成了一种「类宗教」,希特勒的信徒被希特勒带到战争与灭亡的惨状,而巫毒教的信徒却也被带领到世界的边陲。

        其实希特勒也好、巫毒教也罢,起码还有分出信徒与否,起码对自己族群还有一种使命感,但是如果你是被神棍的表演所吸引去的那些活体动物,真的是被宰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亡的;

       股市里头也有一些「股棍」,他标榜着不要喧哗,不要质疑,不需面对过去的经营数字,只需要透过他去跟一些上市公司的对谈,就可以得到投资的真谛,他会告诉你不用在意过去的失败,意味着跟着他就可以得到胜利,他会安慰你一切的损失都是由不正直的CEO或不称职的官员所害的,意味着你最好不要经过太长的内省,因为经过内省的人就无法透过神棍的代理,就无法将你赶上活体的祭台上;他不喜欢甚至讨厌聪明的脑袋或太多的天才,因为聪明的群众会质疑他的传教祭典是多么的不勘检验。

       WEB2.0与因特网的兴起造成部份祭典舞台的摧毁,一年多来,一家经营三十年的日报与另外一家经营近二十年的晚报先后关门停刊,WEB2.0冲垮了部份那种激烈的祭典、夸张的表演,新世代阅读者要的不是神明代理人的单向传教(或称洗脑),更排斥祭典舞台被各种利益侵入而损及信徒的利益,而那些藉由媒体祭台而对广大的散户作活体献礼的股棍们,早已被六七年级所架构的网络乡民群给识破了,套句别人的话:沙丁鱼!不必争辩!

       现代的宗教应该是经由群体的力量,透过内省的过程,而形塑成向善(或向上)的力量,经由单纯不受干扰的殿堂去获取对生命的进一步认识(或投资的知识与技巧),那种近乎邪教的教主与祭台的互相取暖,互享信徒所奉献的利益的共生结构,就让它留在2006年吧!

        在人类还没有办法探究死亡的秘密之前,各种宗教与神明是不可能消失的,相对地,投资领域这种零合游戏终究有人会面临亏损,既然亏损或被掠夺不可能消失在你我的世界当中,各种股神大师等等代理人还是会活跃在各式各样的祭典当中,而光鲜夺目眼花撩乱的祭台上,就有一堆前仆后继的「神风特攻队」飞蛾扑火的走向祭台当作献礼,神风特攻队起码还被日本政府请进神社去祭拜去怀念,但是不会有巫毒教的教主会同情那些担任牲礼的活体动物呢!

     最后再改编刘大任先生的一段文:人类征服不了「亏损」,愚蠢也就如影随形,永远跟着我们,在赚与赔之间挣扎。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