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U(國際電信組織)打破歷來在日內瓦舉行年會的慣例,2006年會改在香港舉行。”這個一年一度的大拜拜活動,八十一郎在多年以前也有幸躬逢其盛,並趁週末暢遊瑞士的名山勝景,偶有追思,仍不亦快哉!見總大北陸冬遊即將出團,翻箱撿找,整理遊蹤,一則以記年少單身訪名山勝境不知愁滋味之片羽輕狂,再則以饕未逮團遊遭總大不時以美圖挑逗之悵然網友。

洛桑城外日內瓦湖上的霧靄


策馬入山孤峰立

       年會結束的那個週五,八十一郎拉著行李趕到日內瓦車站,搭上開往Visp 小鎮的直達車。十一月中,正是楓紅槭黃的深秋時節,列車沿著日內瓦湖畔行駛,一片湖光山色美不勝收。能藉著出差之便,利用短期的Swiss Pass(瑞士火車通行證)周遊這個有歐洲公園美喻的國家已是值回票價。但是八十一郎心中盤算的是個更令人魂縈夢牽的目的地─Zermatt(策馬特),衝著她網頁上的一句“歐洲最大的冰河滑雪區終年開放”,雖非眾生喧嘩之雪季,亦無足以傲人之技巧,吾往矣,吾滑矣!

        車到Visp,左右不見發往Zermatt 的列車,急向站員查詢才發現,當年最晚的一班車是“夏日限定”,時刻表下方有小字註解此班車僅在五月至十月之間行駛云云。事已至此,跺腳嘆息亦無補,秋夜蕭森,也不可能在這隆河谷,近乎三江(隆河,波河,萊茵河)活水源頭的小車站打尖過夜。所幸瑞士觀光業發達又值旅遊淡季,要在這山間小鎮尋一住處亦非難事。踱出車站就可見到旅店招宿,房老價平卻整潔清靜,老式厚重的原木家具襯著潔白的被套床單正可伴我一夜好眠。自由行難免有意外之行,任意遊卻不妨去無名處一遊,行旅之道,漸修漸悟

        週六一早,搭上頭班車前往Zermatt,列車沿Visp溪谷約行一個多小時抵達。天色微明之中隱約可見群山環抱,雙耳卻聞清溪潺潺,而深呼吸必可得馬糞幽幽,好一個大川源,冰河腳下的世外天城!找到預訂好的旅社,放好行李,問了雪況就興沖沖的上山去了。走在街上,抬頭就可見到孤峰獨秀,來此處沒有不被Matterhorn(馬特峰)震攝住的,縱是行遍千山萬水奇峰險谷亦然。從其勢看,群峰錯落雖各具風光,但Matterhorn 擎天一立就像一箭破天,岩皴石裂更是蒼勁絕決, 卓然聳立傲視群倫可得一個“孤”字。回首百年,有多少登峰勇士在攻頂途中失足墜崖,命喪黃泉。且看城中教堂邊上有墓碑羅列,往往都是廿,卅歲來自各國的青年志士,父母家人為遂其志選擇此地安葬,長伴孤峰而眠。又細看這山形,正像一個反寫的“瓜”字,有子伴此“瓜”字峰長眠,不論從其形,從其意,又怎是一個“孤”字了得!


馬特峰擎天一立



纜車上遙望策馬特



從馬特峰冰川天堂前往前往雪場最高點Gobba di Rollin 的T-bar


踏雪尋煙停雲飛

        Zermatt是歐洲知名的滑雪勝地,山頂終年積雪,冰封不化,四時可滑。此區內標號的滑道總長一百八十公里,若是連同鄰山與山外義大利境內的Cervinia 雪場合計,滑道總長超過三百公里,住上一週也不見得可以遍遊。是時正值秋末冬初,瑞雪未來,雖只有山頂的冰河滑道開放,遂吾願足矣!八十一郎並非滑雪能手,在此之前僅參加過滑雪協會韓國初級班一次,可這山巔上的皚皚就此成為吾之愛愛。一年之後雪技生疏竟敢獨自前來挑戰冰川滑雪,更可見初生之犢牛氣之不可擋也!

       不入荒山野嶺,不覺人之渺小。但在此雪場,縱使舉目無人煙也不致令人惶惶不安,因為處處可見人定勝天之跡。從Zermatt 城郊撘上第一段纜車到達Furi(海拔1854m), 轉搭第二段纜車可達Trockner Steg(海拔2939m), 再由此搭第三段到達世界最高的纜車站Matterhorn glacier paradise(馬特峰冰川天堂 ,海拔3883m),前後不到一小時就爬升了二千多公尺。走過一段岩洞出得站外就是一片白色的天堂景觀,放眼四望杳無人煙,逕自穿上雪板,就算形單影隻雪技生疏,就算滑道曲折高不勝寒,雖千山萬仞也要引“板”逞一快,不負少年頭!第一個挑戰就是前往Rosa高原休息站,望著85號滑道之字型大斜坡,不禁出了 一身冷汗。為了留得青山在,還是擺出全制動的架式,亦步亦趨的緩緩滑降以策安全。

        峰頂空氣稀薄,雖不致引發高山症,但是頻頻煞車還是相當耗費體力。位於Rosa Plateau(羅莎高原,海拔3480m)的休息站就是很好的選擇。到此喝個飲料歇歇腳,還可眺望山外的義大利風光。由休息區而下,可藉87與73號兩條初級滑道前往Trokner Steg 纜車站。這兩條雪道寬闊平坦,只要抓住要領,定可御風而降,但見景物飛逝,不時有雪客超越在前,就想把胸前相機掏出留影為念。正自忖邊滑邊照可媲美電影中雙手持槍雪地追殺的絕技,重心稍一不慎就跌了個四腳朝天。回想教練叮囑要領之一就是小腿脛骨要前靠在雪靴上,這是檢查重心沒有後傾一個依據,若是小腿肚靠上了雪靴,就準備仰天長嘯吧!由於連日未曾降雪,積雪在中午略融,入夜又會再度凝結以至於雪況不佳。雖是初級滑道,也是費了一番功夫才滑下山來,所幸多有留影才有了日後講古的憑據。


在羅莎高原遠眺85號滑道與最高的纜車站




從義大利境內Cervinia 雪場升到羅莎高原的纜車




雪道獵景,前方是Trokner Steg 纜車站



松濤晚唱清溪冷

       下得山來略事休息,山谷之中每日陽光送暖大約只得四小時,其他時間因群山環抱,大多處在陰影之中。翻閱簡介發現Gornergrat 鐵路從山側蜿蜒而上,可從另外一個角度欣賞Matterhorn,而登高之後又可享受最後一點點的午後殘陽,自然要好好把握。山頂有天文台一座,夕陽斜照金頂生輝,換是在中國的名山勝景之巔,搭配的可能就是廟宇樓台香煙裊裊的景象罷。同樣要耗費人力物力在萬難之處起造建物,一是為探索天地窮盡宇宙之奇,一是為避世修行覺悟心靈之妙,東西之異豈不大哉!

        再下山來,城中雖已華燈初上,但是街上人影寥落,稍有寒風襲來便覺刺骨,異鄉獨闖,此情此景最感悽涼。望著各式各樣的招牌,打量著晚餐的著落,沿著寒溪雪谷就這麼走著。雖有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的雅境,心中倒是充滿魚龍寂寞秋江冷, 異國旅居莫可名狀卻若有似無的悲思。好不容易選了一家道地瑞士小館,為的是來一份起士火鍋好好補充熱量。這塘磁鍋內滿是橙黃色的熔融起士,配的是一大盤的切丁麵包沾著吃。許是當年阮囊羞澀,無緣得見皇家豪華起士鍋,又或是餐飲道地,瑞士傳統起士鍋本該如此。要想把山珍海味,魚丸蛋餃,下到若稠不黏的奶油起士湯鍋裡燙著吃,還是回國再找吧!

        Glacier Express(冰河列車)是瑞士最出名的火車旅遊路線,車行於Zermatt 與St. Moritz 之間,跨越數百座橋梁和隧道,翻山越嶺穿行於阿爾卑斯山脈之中。尤其這St. Moritz 更是歐美王公貴族億萬富豪時尚名流滑雪度假的第一選擇,雪場中擦肩而過的也許是傾國傾城貴公主,滾落雪坡出手搭救的更或是千金億萬富寡婦。不過,想到週日傍晚趕不回日內瓦搭機返國鐵定會見到的屎面上司,想要攀龍附鳳在這世外桃源另外建立一個“荔枝燉是不燉大公國”的野念,也只好化作殘夢一場。


山陰中的小城



Gornergrat 山頂的天文台



一夜寒燈映水流


瑞遊三日心不歸

        話雖如此,可不能浪費了手中的Swiss Pass。計算好行程,週日一早搭上火車先前往Brig,再往Spiez,接著轉往Interlaken(茵特拉肯)朝拜少女峰的裙腳。拜完之後回Spiez,搭車經Zweisimmen,Sannen,最後抵達日內瓦湖畔的Montreux 再轉搭快車回日內瓦。在歐洲或是日本這種鐵路發達服務周到的國家,乘坐火車隨性而遊最是愜意。以外國人身分購買當地人無法使用的優惠鐵路周遊券或通行證,在一段期間內來去自由通行無阻進而鎖住成本發揮最大經濟效益,此其一樂。見名勝古蹟,人文小鎮,或是駐足盤桓去,或是驚鴻照影來,以時刻表一冊可御鐵殼車千百,進出轉乘既可按晷滴漏以錙銖計亦容休閒散策作消遙遊,此又一樂。有對火車入迷者,盡見各式機關轉轍號誌班表,車廂調度運行不止;有察人生百態者,遍觀裡外販夫走卒行僧客旅,通勤遠遊送往迎來;長途旅遊沒有一樣交通工具可比火車提供裡裡外外如此變化多端的景象,漫漫旅途竟如一瞬而逝,驀然回首卻又歷歷在目。此三樂若能盡興,便得鐵路自由行三昧矣!

        像是在Brig 轉車時原本在列車前面的火車頭,竟然改掛在列車尾端,正揣測是否撘錯了要回頭的車班,忽然列車就往前開了。車行不遠之後列車停下,不一會兒又往後退了,這會兒才發現列車已過了橋往隆河對面的山上爬,原是車尾的變成了車頭繼續前行。又如到了Mitholz 附近的谷地,列車從山邊盤旋下降就像畫了一個很大的8字型,坐在車尾的還會見到自己的車頭迎面而來。而快到Montreux之前,列車甚至在山上作了三次一百八十度大迴旋才降到湖邊,瑞士人沿山借勢開造鐵路果真令人眼界大開。

        又像在Brig 開行不久後有查票員來驗票,許是乘客不多,驗完票後就在同一車廂不遠處坐下。一會兒忽然傳來講話以及聽起來像打嗝的聲音。尋聲望去,見查票員坐在車廂一隅講電話,而似乎只在聽話應答時才會發出“痾鵝”類似打嗝的聲音。美語接答會說yeah、yes(音:夜、夜死),英語也有用aye、aye的(音:愛、愛),德語接話通常講ja、ja(音:壓、軋),法語接話常說oui、oui(音:嗚咿、嗚咿),意大利語則是si、si(音:吸、吸)。眼前這位長官顯然不是吃飽了在打嗝,可這“痾鵝”的接話聲卻是聞所未聞,嘆當時沒有勇氣問他講的可正是瑞士官方四語中僅佔0.5%的Rumantsch(羅曼語),至今憶起心中仍是一團迷霧─正是“壓軋嗚咿夜夜死,吸吸愛愛啥痾鵝?”

       匆匆瑞士三日遊就在回到日內瓦車站後劃上句點,但是這裡的壯秀山川,多樣的風土人情卻在腦海中揮之不去。拜google之助,許多過往的遊蹤,可以在google earth上重遊,不確定的回憶,也可以用搜尋來補強,但是當年的莽勇,除了換取讀友諸君的須臾凝神,恐怕已所存無幾。寓言故事裡,有隻螞蟻在冬季講述春夏秋三季的美好回憶,幫助其他螞蟻捱過缺糧的寒冬。抓住青春,掌握機會,希望在總大的耕讀園地裡不但能攢滿自己的荷包,也能積存遍遊大江南北的美好回憶。



茵特拉肯之河畔秋色



茵特拉肯之遠山含笑



窗外秋光如畫,我心徜徉不歸

總幹事評:八十一郎你的文章中,帶有濃濃的中藥大師味與些許的粉味,莫非你曾經為他人捉刀代筆為文呢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