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D金融難民營

       上週美國聯準會聯合了歐洲、英國、加拿大、瑞士、日本與瑞典央行等七大央行對全球市場挹注資金,而挹注規模至少在六百億美元之上,陣仗之大、規模之盛是十多年來罕見,可見次級房貸所引發的景氣衰退與金融危機,必然是超過大部份想像以外的嚴重,如果上次FED的動作是消防車的出勤,這次大規模釋金簡直可以用「廣設難民營」來形容了,當你一覺醒來發現全球央房行在你家路口設下了難民營,請別相信那些媒體告訴你:『沒關係!那只是童軍營。』

        過去兩個月,我在這個專欄寫「台股如果無法在短期站內上一萬兩千點,下次的機會恐怕要等待另一個五年」來說明盤勢的急迫壓力(10/31);用「消防車與救護車不會沒事在街上瞎忙的。」(11/7)來形容FED的降息;在11/14的專欄寫了「空頭東西軍」一文以失控的房價來示警「「這,不只是股災!」」,更是經濟衰退;11/21專欄用淡路島的漫長重建請讀者不要輕易預測底部,我用「第一株底部冒出的幼苗,還早的很呢!」的結語請投資人耐心等待;在11/28的「小心次貸就在你身邊」的文章以泡麵說明次級房貸與金融市場的未知風暴;更在12/5的專欄裡寫下「真假多頭」的空頭市場三徵兆,請專欄讀者務必趁反彈出脫持股;就在上一期12/12出版的專欄文章內,我以「失焦的2008」提醒那些還迷失在「長期投資」的讀者,不要再有太大的2008夢幻。

                  止跌的時空分析

          台股歷年來中型空頭之時空結構


            台股歷年來大型空頭之時空結構


        這兩個統計表是過去十多年來台股碰到大型或中型空頭時,起跌到止跌的時間與跌幅,很清楚的是,美國金融風暴所帶給台股的衝擊已經不是「小型利空」,至於到底是「中型」還是「大型」?坦白說,沒有人曉得,此刻再提醒投資人的是,空頭的可怕不僅僅在於跌幅空間,另一個參數是『下跌時間』,沒人可以預知7922點是否最低點,但肯定下跌或打底的時間絕對還不夠,現在距離9859點的高點還不到兩個月呢,幸好我不是投顧老師或理專、分析師,否則連續八周沒有明牌,客戶與老闆都會棄我遠去呢。

                     股市田豐

        三國時代有一個關鍵戰爭:官渡之戰,該戰役後曹操大敗袁紹,從此之後袁氏王國兵敗如山倒,曹操因而吞併了中國北方,官渡之戰前,袁紹的參謀總長田豐認為沒有打勝仗的條件,就一直勸戒袁紹別發動這場戰爭,或至少多準備幾年,袁紹不從一意孤行發動戰爭並把田豐定罪入獄;一年後果然如田豐所料,袁紹被曹操徹底打敗,消息傳回鄴城(袁紹的都城),有人告訴田豐:「袁紹不聽你建議,終於打敗仗,等袁紹回來後一定釋放你出獄並重新重用你。」
 
        田豐苦笑說:「如果袁紹打勝仗,或許在他高興之餘,我還有活命之可能,如今打了敗仗,我將是第一個被他殺死來洩恨的人。」果不其然,袁紹大軍還沒回鄴城,袁紹的賜死令就送到監獄,田豐成為唯一要替打敗仗負責的高級官員。

        在股市當名嘴,只能看多來討好與安慰散戶袁紹,不能扮演田豐。寫這些並非要傾吐情緒,而是要向壹周刊表示敬意,只有她才敢犯媒體大忌(媒體看空就沒銷量),讓我連續寫了八、九個禮拜的看空文章;利空的空間與時間所交媾出的猛烈戰火,K線重挫下會用哪種體位初步喘息,下週來探討「止跌訊號」。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