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荒山神社中宮祠-當心中不再擺設神壇之後

 

從中禪寺溫泉站下車開始,旅程進入了日光最精采的一頁:中禪寺湖,從華嚴瀑布沿著往湯元溫泉(往山上)的馬路,兩旁有不少民宿小旅館小餐廳,湖畔有寬闊的散步人行道,一邊是如中歐小鎮翻版的小屋式建築,一邊是中禪寺湖,沿途有遊湖船碼頭,近探中禪寺湖,遠眺男體山,如果旅遊的目的是在兼具羅曼蒂克與舒適便利的路上任意走走,走遍日本的我,還真的找不出第二條,比起由布院與輕井澤,這裡的街道有壯闊山水的背景,比起箱根,人車潮起碼少了九成。

 555.jpg

20120421_3788.JPG  

中禪寺湖的美在於「天際線的完整」,除了東北岸一小部分外,99%的湖景毫無遮蔽,在這裡不會有庸俗的「遠雄中禪寺」與「鄉林奧日光」的建物,沒有高壓電塔的風景煞星,天氣好時,天空是藍的,這是種會讓人感動的藍,湖邊的綠也是新冒出來的綠,綠藍協調。

 20120422_3959.JPG

DSC_0702.jpg

DSC_0705.jpg  

步行的終點站是二荒山神社中宮祠,這段散步路長不到兩公里,但不建議繼續朝裡面步行,因為從中公祠到四季彩旅館這段路,湖邊沒有步道,行人只能走在狹窄的山區馬路,沿途看不到湖景與山景,還得注意呼嘯而過的往來車輛,有些危險。

 中禪寺湖周邊散策簡圖.png  

如果要繼續走「中禪寺北岸步道」,建議在二荒山神社中宮祠搭巴士到「中禪寺金谷旅館」站下車(後面有專章介紹)

 IMG_0536.JPG  

奇怪,山下的日光市區有座「二荒山神社」,怎麼這裡也出現同名神社呢?是撞名還是山寨呢?神與人很類似,總會有多間住所,山下的稱為二荒山神社,中禪寺湖畔的稱為「二荒山神社中宮祠」,男體山上還有座「二荒山神社奧宮」,畢竟日光的山神-二荒山神,其實是一家人:大己貴命(父)、田心姬命(母)、味耜高彥根命(子),奧宮祭祀是的爸爸,中宮祠主要祭祀的是兒子,山下最大的那座二荒山神社當然是一家三口住在一起囉。

 IMG_0520.JPG

IMG_0524.JPG

IMG_0526.JPG

IMG_0529.JPG  

最早創建讓山神一家三口一起的的是山下的神社(西元767年),十幾年後又替爸爸蓋了座奧宮(估計是出差時的別墅),又過兩年後(西元784年)才在此蓋中宮祠給兒子神(兒子長大總得有自己的家吧!)

 IMG_0531.JPG

IMG_0532.JPG  

神的故事講完了,該來講人的故事,日光山下的二荒山神社一直是我個人信仰的重心之一,人生有數回遇到難以抉擇或感到茫然之際,二荒山神社總是會帶給自己極為重要的心靈提示,不過當後來知道在中禪寺湖畔有另外一座二荒山神社時,自己的內心產生疑問:我到底應該在哪座神社祈願參拜?一旦出現信心動搖,後來幾回,不論是在本社還是中宮祠,自己再也聽不到往昔的「天啟」。

 530.jpg

531.jpg  

人的信仰似乎也有「定錨理論」,當人百分百臣服於某種執念時,產生出來的力量總是比較強大(不管是正面還是負面),一旦出現另一個會動搖信任的想法後,原來的定錨力度似乎就會消失,一切雲淡風輕。

 

神社依舊是神社,我的態度從「驚喜」、「崇拜」到「平常心」。

 

從第一次踏進日本至今已經二十五年,前面十年對於日本處於摸索,一切都是驚喜新鮮,中間的十年,我變成十足崇日的哈日族,總認為這個國家帶給自己額外的成長、不同的學習與重新構建人生態度的絕佳場域,到了最近幾年,自己在日本置產,小孩也都來到這裡求學工作,自己雖然稱不上「半移民」,但對於日本,我也由崇拜轉變成「視一切為日常」。

 

漸漸地看到這個國家的缺點,透過他們的缺點來品味出台灣人的特點,日本人是職人也是墨守成規,日本人是一絲不苟但也是「毫無應變能力」,日本人是重視公德但也過度壓抑自我。

 

我經常與兒子討論台灣日本之間的差異,得出共同的結論是,如果想在日本定居生活甚至事業發展成功,絕對要發揮台灣人的長處:高應變能力、適度展現自我魅力以及真心誠意地與人交往(俗稱人情味),這些特質是日本社會與職場上的稀缺元素,而非把自己徹底偽裝成日本人。

 

二荒山神社在我心中已經走下神壇,從此只是一座日常的信仰場域,我不會再用祈願索求的態度來面對,最近一次來此,只是小聲地告訴日光之神:「嗨!我又來了!」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