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月前,強老大經由明悉子的居間介紹來到大信金融控股公司,擔任籌備的工作,這回轉換工作比起上次規模盛大的跳槽就顯得低調許多,只從老東家帶來一個自願跟來的史坦利,幾個月下來,完全沒有與昔日熟識同業或老東家同僚聯絡,別說金融圈的朋友不知道強老大已經跳槽到大信銀行,準備金控設立前的一些業務;連大信銀行的員工除了大信銀行的副董事長古漂亮外,也沒人知道公司內有強老大這號人物。

        大信銀行古漂亮副董事長在集團中有個屬於自己的控股公司,而強老大與史坦利就在這間不會有金融業與大信員工注目的地方,不動聲色地替古小姐籌備金控公司。

        強老大從昨天中午起,就一直守在電視新聞面前,從呂安琳的記者會到添總替聯安銀行所做的三項聲明,然而更重要的是金融六法已經三讀通過。

      「史坦利!從今天起,要開始幹活了,不用再擔任地下工作人員了。」強老大笑笑說。
       「強老大!我覺得董娘呂安琳是一位很堅強的人,今天所有媒體有關她的報導,都持很正面的角度呢!」

      「呂安琳戰爭已經打完了,他丟了一顆超級核彈把楊家摧毀以後,戰場的收拾、戰利品的搶奪和戰犯的審判才剛剛開始。」強老大看著報紙的大小標頭,除了金控公司法的三讀通過以外,財政部長證管會主委等一串高級財金官員與楊家的金錢往來通通被揭發。

       「這家經商快訊才厲害,一個晚上就可以發出那麼多報導、採訪與社論,有形的是指控楊家與財金高層的往來,無形的招數是指出今天的金融亂象完全是現在的財金高層所造成,暗指政府內部有人與在野黨唱和讓金融改革政策無法落實,相信我,未來幾天就會營造出肅殺氣氛,如此一來,就可已完成內閣局部改組,哼!絕對有許多人想跟我們大信一樣,趁金控法通過與財金界混亂的這個時機,撈些戰利品。」強老大分析給史坦利聽。

        強老大還沒說完,古漂亮副董事長就走進辦公室,這還是史坦利第一次近距離面對高層的金融世家,有點手足無措地忙亂地收拾著辦公桌。古三小姐見狀笑了起來說:
         「史副理,不用收了,公司的特派令下來了,下個月起你將派任到東京分行六個月。」

        強老大問道:「日本四菱銀行終於願意要和我們合組金控了嗎?」

        古三小姐皺眉頭地說著:「事情沒有想像中的順利,日本人作事十分謹慎,四菱銀行要求我們這邊除了必需要有三年的往來經驗外,還要求彼此派員進駐,彼此要派遣中階幹部三到六個月,所以,史坦利,這個苦差事就交給你了。」

        古三小姐盯著強老大手上的報紙看,看得出她心情沉重,面對強老大似乎有著欲言又止的樣子。

        她長得濃眉朱唇,為了在高度競爭的金融業下擔任副董事長,面對下面一些在金融領域打滾了數十年的銀行老油條,以及像強老大這種精明到可以解讀自己舉手投足的金融老江湖,她每天只好穿黑色系套裝衣服,黑絲襪黑跟鞋黑套裝搭上一串白珍珠,每天一式的盤髮與深色套裝,讓自己看起來更專業一點來武裝或偽裝自己。

       強老大發覺她今天好像沒有那張四十五度嘴角上揚招牌微笑笑臉,用一種小學老師對小學生的口吻問著:
      「莫非老董今天又出難題給妳回答?」

       古家的產業大致分為金融與傳統產業兩大事業群,從日據時代就由第一代創業者古火清創立了大信米廠與大信棉紡開始,到第二代的古萬松,然而古萬松掌舵沒有多久就病逝,將家產交給弟弟古萬金,所以,目前大信集團的掌舵者古萬金是第二代及第三任的經營者;不過,他也已經將近高齡七十歲,由於三任老闆都與台灣前後的當權者交好,政商關係盤根錯結,以至於集團實力日已漸增,幾乎快要與台灣其他的幾大家族平起平坐。

        不過,也有一些自由派人士直指古家三代,當年日據時代與日本政府勾結,後來又緊密靠攏著國民黨舊日獨裁政權,圖以交換龐大的商業利益,才有今日大信集團的龐大家產;無論如何,不可諱言的第三任經營掌舵者古萬金的經營,可說是相當成功,其兄長古萬松當年不到三十五歲就因為心肌梗塞而突然過世,當年僅有三十歲的古萬金臨危授命,兢兢業業地接掌整個家族事業,隨後經歷台灣的經濟起飛階段,靠著古萬金敏銳的投資眼光,跨足水泥與建築領域,在三十餘年之間迅速累積了龐大的集團實力。

        整個集團有水泥、紡織、營建、銀行、產險、證券等營利事業,也跨足醫院、出版甚至於美術館的經營,古萬金膝下育有一兒三女,唯一的兒子在幾年前因故自殺身亡,大女兒古美麗四十歲已婚,擔任水泥、棉紡與營建的副董事長,其丈夫關新勇為執業醫生,除了經營家族的綜合醫院外也擔任銀行與產險的監察人,夫妻倆人的接班意圖十分明顯並跨足到三小姐的地盤-大信銀行裡頭。

        二女兒古漂瑩三十七歲,身兼大信文教基金會的執行長,其夫婿為知名小說家,古二小姐天生就具有藝術家氣息,以至於對於家族企業幾乎是不聞不問,十年前執意下嫁從事文學創作的丈夫時,足足讓古萬金氣得發誓斷絕父女關係,直到結婚兩年後,為古家添得第一個外孫以後,古萬金才稍微降低了對古二小姐的怒火;很明顯從古二小姐所分得的家族股份與事業版圖上,可以看得出古老爺的明顯偏頗,古大小姐與古三小姐幾乎已經分得各自家產的大部分股權,而古漂瑩卻僅有大信建設公司的股權不到10﹪,以及其他事業的1﹪的股份;也就因為如此,古二小姐也樂得輕鬆自處,與文學家丈夫天天過著不食人間煙火的日子,竟然幹起電視劇導播,將文學家丈夫一些不成氣候的小說搬上電視,雖然收視率其差無比,電視公司也樂於配合,反正大信集團的廣告收入就可以撐起電視台廣告的半邊天,即便是收視率經常敬陪末座也無傷大雅,傳播界著名的敗家夫妻竟然成為電視公司捧在手心上小心呵護的搖錢樹。

        古家三小姐古漂亮是古老爺年過四十以後才出生,也因此古老爺對於古漂亮寄望頗深,國中畢業就送到美國去就讀,並取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經濟學學士與碩士,25歲回台灣後就直接被古老爺安插到大信銀行與大信證券歷練各種職務,現任大信銀行副董事長與大信證券副董事長與大信產物保險公司董事長的要職。

        既然從小被父親與家族寄予極深的期望,舉凡那些大家所聽過的名媛淑女從小到大所要上的課程與才藝,無一不精通。

        半年多前被父親從美國叫回台灣,除了歷練事業版圖與家族接班外,順便也安排與台灣最大製藥集團的第二代少東謝三河相親,不巧的是,今年恰好逢謝三河二十九歲,在台灣人傳統的逢九不婚諸事不宜的習俗下,於是雙方家族就約定好明年夏天訂婚,可以預見的是這場婚禮將會是政商矚目的世紀大婚禮,古老爺汲汲營營取得台灣第一家金控的企圖心就在於此,想藉此送女兒一個出嫁的嫁妝,一個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嫁妝:第一家也是第一大的金融控股公司。

        古漂亮在國外住了十年,剛回台灣除了工作還沒上手的無力感以外,十多年的美國生理時鐘一下子很難適應,前面一兩個月不是白天沒精神於工作上,不然就是晚上睡不著覺,為了調整時差所發生的睡眠障礙,就聽從家庭醫生的建議,天天清晨拎著球具去高爾夫球場打早球,於是陰錯陽差地救了強老大一命。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