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黃生廣不由自主的抬起頭來朝旗桿一瞧,兩具被掛在木桿上頭的屍首,一具是南溏村的村長,也就是他的私塾同學小狗子的爸爸,另一具則是嶺背村的黃村長,仔細一算的話,黃村長是黃生廣的遠房親戚。

 

      廟前面的老榕樹旁搭了一座小型的看台,看台上掛了偌大的紅布條,上頭寫著「蘇維埃人民解放政府于都縣嶺背村村委大會」,台上幾個人看到黃生廣等三人也暫停了說話指著他們問旁邊的村民:「這三個人是哪一口子人家?」

 

      只見坐在底下一排椅子的其中一名中年男人回答:「那是黃家棉被店的小老闆。」回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黃生廣的姨丈,別人必須畢恭畢敬地站著聽訓,他姨丈確可以大搖大擺地坐在所謂的貴賓席上。

 

            台上一位穿著土黃色軍裝,軍帽上繡著一顆星星的軍官問道:「你們為什麼遲了幾天才來開村民大會呢?」

 

      幾天前他離開村子去採收棉花時,村子還是屬於國民黨的統轄範圍,雖然看到村長的屍首與台上的光景,大概可以猜出村子已經被紅軍給端了,但是搞不清楚狀況的黃生廣根本不知如何回話。

 

      這時候他的姨丈替他開口:「他們是幫解放政府去棉田採收棉花,所以遲了幾天回家。」

 

        「有沒有通行證?」台上軍官嚴厲地問起。

 

       這時候黃生廣精靈地把海叔交給他的通行證從包袱裡掏了出來,交給在旁邊拿出鳥統荷槍實彈的紅軍士兵。

 

       台上的軍官仔細端詳起通行證一會兒後繼續說下去:「很好,你們村內對人民解放運動總算作出貢獻,三百多捆棉花已經送到位於前線辛苦作戰的革命部對手上。」

 

   此刻坐在下面的姨丈見狀立刻起身用力的鼓掌吼起嗓門大叫:「人民解放萬歲,蘇維埃萬歲....」廣場的村民也跟著附和吆喝起來。

 

        「我!紅軍第一集團軍第四師師長林彪,代表蘇維埃人民政府感謝你們嶺背村對廣大人民的貢獻,但是....」 說到一半的林彪隨即指著旗桿的兩具屍體,收起剛剛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繼續說下去:「但是,還是有許多土豪劣紳作出破壞人民團結的作為,左邊這一位是你們大家痛恨的黃村長,他竟然違反解放政府的規定,替國民黨軍隊指引道路,害我們第四師在解放的過程中戰死了許多優秀的軍委與幹部,右邊這一位是隔壁南溏村的村長,他不只沒有遵守解放政府動員令的政策指導,還蠱惑南溏村一些思想過於單純的年輕人逃兵,逃避偉大的動員指導政策,相信你們對於這種壞份子更是感到痛恨.....。」

 

      原來,就在黃生廣在山裡頭採棉的幾天,整個局面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國民黨軍隊收復了隔壁的南溏村,而戰敗的共產黨軍隊逃竄到嶺背村,一看這村子沒有政府軍隊防守駐紮,就順便把嶺背村給打下來,基於報復與殺雞儆猴的理由,大肆逮捕一些和國民黨政府與軍隊有來往的地主,黃村長就是這樣被殺害了。

 

       台上的林彪的衣服是光光鮮鮮的,屁股上掛著一支土造毛瑟槍,背後跟著幾位載著眼鏡手上拿著一疊疊的名冊摺子的政委,他指著名冊摺子繼續說下去:「為了保持解放運動的戰果,為了不讓你們嶺背村遭到白軍以及土豪劣紳的剝削,每戶人家按造口子數,每個人必須攤派一塊錢銀元,每戶人家最少得派出一名男丁參與解放軍,不過你們也別埋怨,你們對人民政府有責任,但同時也可以享受無產階級革命的成果,所有的村民不分男女老幼都可以攤派農田,每個村民可以無條件的領受一畝到兩畝的田地,這是解放政府的德政,是無產階級解放革命的勝利......

 

      廣場上的幾百個村民聽到每人可以免費分配田地,全部都歡呼了起來,跟著林彪師長呼喊著口號:「人民解放萬歲,無產階級勝利......

      陶醉在歡呼聲的林彪,看著台下幾百個村民,舉起雙手一揮示意大家可以停止歡呼呼口號:

      「今天晚上九點鐘,每戶攤派的男丁準時站在你們的家門口,解放軍會一戶一戶地去接入伍新兵,為了貫徹人民政府的動員令,為了不讓壞份子破壞無產階級的光榮的革命,全體第四師聽命。」說完後,廣場周圍幾百個穿著邋遢、面黃肌瘦、背後揹著比身體還要高的老式鳥統槍的紅軍士兵齊聲喊「在」,虎視眈眈地盯著廣場的村民。

 

     「嚴格看守村子的每一條道路、田埂、每一座橋....」

 

      村民抬頭看著掛在旗桿上的屍首,耳邊依舊迴盪著林彪的軍令,連唉聲嘆氣都不敢吭一聲的拖著沉重的步伐各自回家去。

 

    黃生廣著急地在廣場東張西望,看見姨丈走了過來,雙手搭住他的肩頭問道:「姨丈!我娘呢?我娘呢?她怎麼不在廣場上。」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