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你畢業後乾脆來我....」

   吳思慧粗暴地打斷小曹的話:「小曹!別亂說話,我們不能對他們亂下承諾,他們的共同特點是分辯不出所謂的社會化語言,如應酬話或謊言,你對他許下任何承諾,如果到時候跳票,他們的世界會一夕之間崩潰,會拋棄好不容易才學習的一切事物。」

 

     亂許承諾、跳票、一夕崩潰,這些字眼聽在小曹的耳朵內很有感覺。

 

     懶貓打蠟的動作相當緩慢,力道用的完全均勻,每個動作就好像機器人般的固定,但卻又可以從他的眼神中看到對車子的感情,似乎把汽車當成寵物般的呵護,小曹想起自己當學徒時,一天到晚被老師傅罵沒耐心,足足花了一兩年才能進入這種忘我狀態,但沒想到自閉症者學習的速度比他快上許多。

 

     人的盲點就是會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因為被情緒、雜念、效率、輸贏等莫名其妙且不怎麼相關的社會價值所綑綁。就像小曹明明早就對失戀釋懷,也知道自己必須更勇敢地往前走,但總是會想起那些最莫名其妙、微不足道的陳年小往事,這些雜事好像散落在硬碟內的小程式,不管如何努力地刪除,總是殺不乾淨,除了格式化整個腦子。

 

   「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吳思慧一邊分配玉米一邊說著。

 

「這個寒假過後,這群學生要和我一起轉到新北工專。」

 

「所以你是說,他們都簽了自願轉學意願書了。」

 

「是的!我的努力沒有白費,他們都願意信任我,跟著我!」

 

「這樣啊!」小曹的語氣並沒有特別高興,因為這意味著與吳思慧天天見面的時光終究告一段落。  

 

   再怎麼遲鈍的女人也聽得出小曹的語氣,吳思慧笑著說:「也沒有很遠啦!」

 

   從龜山到淡水,這種距離足夠讓原本就忙錄的兩個人從此疏遠吧!但小曹忍住內心的失望,從和前女友分手後,他慢慢地學會克制所有欲望,學會了希望越高失望就越大的現實人際關係。

 

   小曹怕自己的心思被看穿而引來沒有必要的煩惱,故意掩飾自己的失望說道:「那就沒人幫你接送這些孩子上下課了!」

 

   「船到橋頭自然直,說不定新學校願意提供交通車吧!」吳思慧原本期待聽到小曹能進一步掏開心胸的話,期望落空的她也只好關閉自己那顆想要進一步探索對方的好奇心。

  

「小曹哥哥!這些是什麼?」一個學生在他的工場角落找到一只特製的背包,背包下面有輪子,上面有類似出國登機箱的那種拉環。

 

   「我下個禮拜也就是妳們學校開始放寒假時,打算去徒步環島,這個背包是我自己設計的,很符合人體工學。」小曹笑著回答。

 

「好厲害!可惜我們這輩子都不會有這種機會。」那學生嘆息起來。

 

「沒關係,你們可以加我的IG與FB,環島的過程,我每天都會直播、放些照片,你們只要盯著電腦或手機看,不就等於是陪我一起走了嗎?你們可以上去幫我加油打氣。」小曹幫著那些學生加入自己已經設定好的獨自徒步環島社群。

 

  

   吳思慧有感而發說著:「趁年輕有空閒的時候,多多嘗試也挺好的,很多事情一旦錯過,就不會有第二次機會了!」

 

 

   小曹裝作聽不懂暗示,自顧自地和學生一起吃東西,吳思慧嘆了一口氣。

 

 

 

   小曹的徒步旅行從自己的工廠出發,先從新北市山區繞到宜蘭,再從宜蘭進蘇花公路到花東。這種旅程很難事先做出詳盡規畫,每天路況與身體狀況都會影響步行的距離,若遇到有趣新鮮的地方或許可以多留幾天,總之就是走到哪裡睡到哪裡。

 

   清晨天還沒亮,還在工廠內檢查自己的背包順便巡視廠內的所有電氣設備有無關妥時,吳思慧就出乎預料地帶著學生過來。

 

「他們說要來送你一程。」吳思慧笑著說。

 

   孩子們還作了「曹晏誠團長徒步旅行應援團」的旗幟,堅持一定要在出發前和小曹合照,並且儀式性地陪小曹走一公里的路,別小看這一公里,對於行動不便的孩子可是他們一生中的最長步行距離。

 

「團長?」

 

「你不是弄了個小曹徒步環島社團嗎?他們就封你作團長,我作副團長。」吳思慧拿出幾個親手的飯糰給小曹,看到還有些溫熱的飯糰,小曹下定決心,趁這趟旅行,拋棄身心上所有那些屬於過去的垃圾後,一定得鼓起勇氣向她表白。

 

   有徒步旅行的前輩提過,徒步旅行的最慘烈的撞牆期是第四天,經歷了第一天的新鮮感,第二天的興奮感,第三天的身體疲憊感之後,第四天是最難熬的,因為當所有的感覺都消失後,獨自徒步者會進入被世界遺忘、毫無自我存在感的恐慌,由其是徒步的順序如果是北部-東部-南部-中部,第四天剛好要進入旅程的地獄行程-蘇花公路,許多人在入口的南澳就宣布放棄。

 

   所幸一路上透過手機的直播或分享,讓小曹體會有一群人隨時在關心自己注意他自己,這世界並不再只有孤獨的自己。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