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曹!你下班後有時間嗎?」遠遠就聽到吳思慧大吼大叫的聲音。

 

   王銘陽看到吳思慧,露出邪惡的神情轉身對著小曹說:「你的運氣來了,記住了,剪下複製貼上。」

 

   吳思慧等到王銘陽離去後才問:「什麼剪下複製貼上?」

 

   「沒什麼啦?我跟他在研究影像分析。」小曹說出兩人如何利用影像找到廖麗秋以及收購老屋的過程,但避開王銘陽私下賺取巨額差價的那一段。

 

「不是我愛說別人壞話,王銘陽那個傢伙有股說不出來的怪裡怪氣,你最好別和他走的太近。」吳思慧憑藉是對男人的第六感。

 

「和氣生財啦!我只把他當成工廠的大客戶。」小曹看見吳思慧說的很認真,還是補了一句回答:「你的建議我會聽進去的。」

 

   「乖!這樣最好!」當老師習慣的吳思慧,說話語氣總是帶點嘮叨與囉嗦。

  

   「對了!你傍晚有沒有空?能不能幫我送幾個學生回家,就這附近而已。」吳思慧想起自己的來意。

 

   接下特殊教育班班主任的吳思慧,為了能夠迅速拉近自己與那群有著高度警戒心防的特殊學生的距離,每天早上與下午,毫不間斷地天天開車接送她的學生上下課,偶爾幾次留在學校來開教務會議,也都會請求小曹幫忙接送,其實小曹的修車生意相當忙碌,但就是無法拒絕吳思慧的請託,表面的原因是希望自己也能幫助這群有身心障礙的孩子。

 

   內心是希望盡可能地藉由工作或有意義的付出,來填補自己因為情傷而被掏空的世界。

 

 

   「謝啦!那我先走了,學生就麻煩你了!」  

   看著吳思慧離去的背影,小曹有股想要把她叫回來的衝動,正在猶豫不決時,

王銘陽那句複製貼上的建議浮現腦中,小曹連忙喊著:

   「阿慧!等一下!」

 

   吳思慧轉過身露出笑容:「什麼事?」

 

   小曹這個時候才支支吾吾地亂編理由說著:「是這樣,王銘陽這傢伙給了我一些幫忙賣賣房屋的佣金,不過收這種錢實在讓我覺得良心上很過意不去,不然這樣,這個禮拜天,妳帶著學生來我這裡烤肉,讓我把這筆錢用在可憐的學生上面。」

 

   吳思慧噗哧笑了開來:「我的學生一點也不可憐啊!他們各個都是可愛的孩子,不管怎樣,我替他們謝謝你這位良心不安的金主,禮拜天見。」

 

   小曹目送著吳思慧離去,遙望著老屋拆除後空蕩蕩的對岸,感覺自己視野突然遼闊起來。

 

   三天後。

 

「你實在不太擅長烤肉!」看見小曹把好好的和牛烤成肉乾,吳思慧心疼起來。

 

「術業有專攻,我只會烤漆不會烤肉!」滿臉被焦炭薰黑的小曹尷尬笑著。

 

   吳思慧接過烤肉的工作,把幾片被烤成焦炭的牛肉丟到小曹的盤子:「自己搞砸的自己負責。」然後吆喝了幾個手腳比較俐落的學生來幫忙。

 

   「烤肉要有耐心,而且要隨時和它溝通。」

 

   「你能跟肉溝通?」小曹笑了起來。

 

   「不同的食物有不同的溝通方式,他們會給你很細微的線索,你要耐著性子去找出來,就像我這班學生,有腦麻的、聽障的還有學習溝通障礙也就是你們所說的自閉症。」吳思慧說完指著在旁邊幫忙串肉的學生後繼續說:

「像這位小羊,其實只是輕度腦性麻痺,他比較弱的只有語言表達速度和下肢行動,也就是說想的事情沒有辦法很快很完整的說出來而已,只要把他當成口給比較嚴重的人,就容易溝通了,你別看他講話不完整,走路不方便,他腦子轉的很快,手也很巧,打字速度比一般人快上兩倍以上呢!如果想和他大量溝通,只要給他一部平板電腦。」

 

「小曹,把比較慢熟的玉米拿過來。」

    

「烤玉米比較花時間,還必須在旁邊守著且不斷的翻面,才不會一面生一面熟,就好像那個站在你的烤漆工具旁的那位叫作懶貓的自閉症孩子。」

 

   小曹糾正她:「那個叫作拋光機。」

 

   「隨便啦,像懶貓,他的邏輯思考的順序和普通人不一樣,你絕對不能強行把答案或結論灌輸給他,好比1+1=2這個算式,教正常三歲小孩時,就算他還不懂,但起碼會先接受等於2這個答案,有了這些初等的基礎,自然就容易往上學習越來越複雜的數學,但懶貓不一樣,他會從兩個不同的1去反覆思考,或者是去想1+1這個算式對他有什麼意義或樂趣,哎呀!講起來很複雜,反正就是要等到他慢慢接受並且想通=2這個結論,如果要強行逼他接受,絕對會抗拒到底甚至躲起來。」吳思慧的確有這方面的教育才能。

 

   小曹走到懶貓的旁邊,拿起另一部拋光機和一罐汽車蠟,先把蠟塗抹在車子表面,然後打開電源示範打蠟,不到三分鐘,打過臘的那一片坂金格外的亮麗,懶貓看了哈哈大笑。

 

「他大笑絕對不是取笑你,而是他替那片比較光亮的鋼板感到高興。」吳思慧連忙解釋。

 

   小曹對著懶貓比了個跟我一起作的手勢,只見懶貓立刻跟著學了起來,雖然生疏,但來回塗抹與拋光的動作竟然不輸給小曹,而且手部動作更緩慢更平穩,花的時間雖然比較久,但可以看得出來,他經手的那塊坂金,光亮度與平滑度的比小曹還要好。

 

   「厲害!厲害!」小曹讚嘆著。

 

   「是啊!你只要耐著性取得他的信任,只要別強迫他作自己還沒想通的事情,這類小孩子確實很擅長做這種被一般人覺得枯燥的工作。」吳思慧也對懶貓比了個讚的手勢。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