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澳幣大跌應該是很多人心中的痛,我竟然也不幸地參與了這波下跌;原本一看澳幣走軟,想要轉成日幣;但在理專大力鼓吹什麼DCD(雙幣超利)有20%的利潤可賺(清醒一點,是年利喔~),向來不賺錢會手癢的我,一時沒搞清楚這項商品是結合了「外幣定存」及「出售外幣幣別選擇權」,便做了期長一個月的DCD,自此開始我長達數星期的惡夢。

        第一週,實在是太忙了,沒時間關心匯率,完全不知澳洲又調降了利率數碼,造成澳幣大跌。第二週,某天晚上看了某電視節目來賓show出一張澳幣走勢圖,當下我全身的血液完全結凍,當晚幾乎無法成眠,隔天更是七點不到就進公司,翻箱倒櫃找著之前承做的條件;打掃的歐巴桑見到我,還以為景氣差到我要搶她工作了。我家老爺勸我說當時買澳幣並不是買在1:28,所以虧損應該有限,但我心裏想的是澳幣貶,日幣狂升,一升一貶之間我真是虧大了,而且更扯的是這家銀行是不能提前解約的(有的銀行是可提前解約的,但要付違約金),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澳幣跌得米米冒冒,卻無法出手止血,我甚至預想澳幣在數星期後會貶值到1:18,我的心都碎了;我家老爺看我實在哀傷到不行,連話都講不出來了,當天晚上帶著我去百貨公司血拚,不過心情實在太壞了,破天荒只買了一件衣服。

        第三週,我家老爺開始蒐集賠錢案例,安慰我脆弱受傷的心靈,讓我知道賠錢大有人在,我並不孤獨,但我的心情仍每天隨同澳幣走勢上下震盪不已!理專還勸慰我說,至少我嫁了一個關心我的好老公。這什麼嘛?我澳幣賠錢跟我嫁好老公有什麼關係,難不成我每次投資失利,都得把祖宗八代拿出來感恩一番。
        
        第四週,心情雖然哀傷,可我家老爺滿懷欣喜地安排了旅遊,我只得打包行囊飛到巴里島度假。看著碧海藍天,我卻一點休假的感覺都沒有,每天以吃洩憤,有時一餐點個十幾道菜,滿滿地堆滿一桌,很努力地把每一盤吃完,一週下來發現自己頗具備參加大胃王比賽的實力。大概是吃撐了,腦筋開始昏昏的,每天躺在Villa裏發呆亭裏一邊看書一邊夢想著到期那天,澳幣會奇蹟似地回升到未貶值前的價格。

        第五週,除了倒數計時外,開始化悲憤為加量,學著記帳,審慎地計下每筆花費,連百貨公司週年慶都得要細細地精算要買些什麼。到了到期日那天早上,拿著計算機猛猛地算上幾次,當然奇蹟並未發生,澳幣仍是疲軟,不過倒也解脫了,不用再日日夜夜關注澳幣走幣,連著幾天晚上都一覺到天亮。

        投資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深刻地體會賠錢原來是這麼痛;尤其奉勸大家在挑選銀行商品時,務必留意標榜高利的商品往往背後隱藏很大的風險,大多是明著賺了所謂的利潤,暗裏賠了匯差。不過,我倒是賺到了一個記帳的好習慣,我家老爺說如果我能連續兩個月達成存下1/3的薪水的目標值,我們12月就到澳門度假去。

        嘿~屆時我會狠狠地賭上幾把,看能不能把虧掉的澳幣”拚”回來一些。


        巴里島的St. Regis很值得推薦,尤其是Lagoon Villa,一出門就是水池,可以快活地游泳,房間的細部設計也挺美的。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