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不轉人轉,在商場上銷售下等貨品的方法只有兩種,一種是直接與採購人員談退佣,另一種就是找那些新入行的菜鳥操盤人行騙,小茹拿起了電話打給一位外資私募基金的操盤人,他才剛就任兩個月,之前還曾經被他的公司派來大發銀行當見習生兩個月,姑且稱他為阿凱。

      「阿凱,我是茹姐!你最近還好嗎?」
        這種菜鳥通常還沒脫掉在別的行業所養成的寒喧習慣,再加上業界重量級同業前輩的親自來電,往往會掉進交易的陷阱,小茹故意用公司的專線電話打給這些菜鳥,並按下錄音鍵,所圖的就是以前輩的氣勢和連拐帶騙的方式誘使對方在電話中喊出成交兩字,反正只要喊出這兩字,就算鬧上法院也要對方吞下交易。
      「是吳副總!您怎麼親自打電話給我啊!有什麼吩咐只要叫您底下的經辦找我就好了啊!」
     「阿凱,茹姐有好東西賣給你,博發科技可轉債,轉換價30元,現在股票普通股的價格32元,除了有兩塊錢的套利空間之外,我用面額的98%賣給你,如何?」
       電話那頭的阿凱突然陷入一片死寂,大約一分鐘後才回神過來,用一種相當客套的口吻回答小茹的提議:
     「對不起,我的投資額度已經滿了,不過我會好好考慮的。」聽起來似乎完全沒有意願。
      「好吧!但要快,告訴你,我們已經接到歐系基金的三億元的圈購了。」接著話筒那端又只是傳來一片死寂。

        知道有所進退的小茹只好識趣地掛上電話,不死心地找上一位更菜的菜鳥,那是一位剛畢業不到兩年上個月才躡手躡腳地來小茹的辦公室換名片的一位小女生,她是負責政府基金的操盤業務,典型那種死讀書高考及格進公務體系工作的人,小茹想到那小女生的模樣,不禁替自己的行為感到可悲,竟然連這場剛入行的半吊子小交易員都想要行騙,不過,更可悲的是,連行騙都行騙不成。

       「麗茹姐!今天妳那邊有什麼好東西可以賣給我?」公務體系的人似乎很喜歡和別人裝熟,那些公家油痞子只要見過某人一面就可以吹噓成認識數十年。
       「博達科技的可轉換公司債如何?」
       「拜託!那家虛張聲勢的公司的CB。」
       「隨便吧!但要快。告訴你,反正我們已經接到歐系基金的五億元圈購申請了。」謊言就像低等動物會無性生殖且不易被消滅。
       「讓我向上級請示後再回答你可以嗎?」
        小茹失望地敷衍兩句就掛上電話,這種垃圾等級的東西如果寫報告上去還會被上級批準的話,小茹恐怕得思考去顛覆這個政府的必要性了。

        不知道是老早就聽到風聲還是消息太靈通,才打過一兩通詢問電話,博發集團可轉債賣不掉卻立即傳遍整個市場,放棄的小茹又試了幾位曾經一起合作退佣式交易的業內人士,不是故左右而言他,不然就是連電話都不接,還有一個投信基金經理人直接把私人手機拿給助理還交待只要是吳麗茹打來的電話,一律回答「出國了」以作為搪塞之詞。

       不得已,小茹只好動到更黑暗的人脈,她翻開手機的通訊錄,一個特殊的名字浮在她的黑苺機的螢幕,這是一位壽險公司的投資長,這位仁兄與他壽險公司董座老闆有著妻舅關係,也正因有這層幾近免死金牌的緣故,這位投資長可說是金融市場最惡名昭彰的人物,據小茹印象所及,他還沒有不敢拿的回扣,只要開得起高私人回扣佣金,他就敢拿壽險的資金去買進任何商品,他拿回扣的公定行情是每賣給他的公司一億元,這位位處黑暗深處的投資長就要拿兩百萬的私人回扣,只要開得出這個行情,自然就沒有成交的問題;但是用另一方面來想,一家公司所發行的股票或債券難賣到必須找上他,那就代表了這家公司在金融市場的行家心中已經到了瀕臨跳票或倒閉的階段,所以這位投資長收了回扣買了這些垃圾債券或股票之後,往往會反手去放空,等待該公司發生經營危機甚至跳票後又可以再撈一大票。

      「我是大發吳麗茹!」金融市場法人之間的買賣沒有客套的必要。
       「哈!我剛剛已經聽到博發公司債的消息,正在想妳差不多該打電話給我了。」這位黑暗投資長似乎是未卜先知,其實金融市場就像是一個平靜無波的大湖,即便湖底有著洶湧的暗流,表面上依舊是無浪無痕,所以只要是一顆小小的小石頭丟到湖中央,不一會兒就會驚動湖邊或湖面上所有的人。
       「你不要挖苦我了,你能不能幫我吃下個幾億的博發可轉債呢?」
       小茹不過在湖邊的角落低調地丟了一小顆小石頭,開盤不到半小時,連博發公司的股價都已經被靈通的消息所拖垮而呈現狂洩。

      「嘿!妳有看盤嗎?博發的股價大跌。」
       「不過我手上的又不是博發的股票而是博發的公司債,兩者又不太相關。」
       「這種說詞妳可以拿去大學騙那些投資學老師,不必講給我聽。」
        小茹正在盤算要開多少價碼才能買通這位心黑手辣的投資長,不料,這位投資長就直接挑明地說:
       「我直接告訴妳吧!妳不論開出什麼條件,我都不會碰這些博發公司債,吳麗茹!這批貨實在太燙了,燙到就算要我從此退出金融市場我都甘願,說真的,博發公司的財務黑洞之大,這是法人圈人盡皆知的事情,而且何況….嘿嘿嘿….」他吞吞吐吐起來,小茹聽得出他似乎是欲言又止。
        「何況什麼啊?」小茹想要從他嘴中套些真相出來。

       「算了,我不相信妳不曉得博發的內幕,你們大發銀行敢放這麼大一筆錢給他們,實在讓人…讓人…嗯..應該用傻眼呢還是大開眼界來形容啊!總之,妳好自為之,對了!不要告訴別人我們今天通過電話,再見。」

        在投資界,舉凡這種以私害公,用公資源謀個人利益的事情可說是層出不窮,但撇開道德感不談,資本主的殘酷與翻臉不認人也是造成底下幹部鑽營謀利的原因之一,在金融界特別是幹到高階主管或投資長、經理人,大半輩子替金融界主子賣命,卻常常因為公司被併購或是所謂組織再造的理由,立刻面臨被資遣或是被派赴邊疆的窘境,而且毫無商量餘地,小茹掛上電話望著辦公室的門想者門外的那些人,再過一兩周,大發應該就要被其他金控公司併吞了,快的話三個月慢的話頂多一年,投資部也好,審查部也好,承銷部也好,幾乎都要面臨被宣佈裁員或降級的命運,而且不論是被誰購併,被購併公司的原有員工就有如被帝國主義殖民下的二等公民,沒被屠殺而僥倖存活者的尊嚴、待遇甚至連價值觀都會遭到無情的剝奪。

 凡透過下面連結到博客來買書(不限定"不只是旅行"這本書),博客來網站都會回饋給我4%的購書金額



想要瞭解這本書的前面的內容請上網購買我的兩部小說:
、《台北金融物語:內線國度》


 
作者:黃國華
出版社:聚財資訊
出版日期:2008年06月23日


台北金融物語二部曲:金控迷霧》



 
作者:黃國華
出版社:聚財資訊
出版日期:2008年08月25日


2/6創作心得:
1. 我似乎把小茹逼到一個越來越難解的處境,其實,小茹真正的苦難尚未開始呢,我藉由小說紓發一些對金融與人世間的看法,就是寫小說的目的
2. 這個年快過了,今年春節我已經嗅到許多暴發戶的氣息,也看到很多其實是接近過熱的表徵,不好的商品熱賣,難玩的景點塞爆,不認真的商家也可以荷包滿滿...這多少有點泡沫性質在裡頭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