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共品質

 

談到上海的地鐵,我曾經在2007年的上野地鐵站聽到來自於上海的遊客的抱怨:「什麼銀座線嗎?咱們上海的地鐵就比他還.....」下面的形容詞自己去想像,就是那種很自以為是的天國思維。

 

但我實際搭了上海地鐵後才發現,那些自詡首富之區之上海遊客的抱怨,根本呵毫無根據,上海的地鐵我一共也搭過六七條,首先,常去中國搭地鐵的人都知道,中國地鐵站裡面的廁所很不方便,多半位於站外或者是地鐵站內偏遠地區,當然後來幾條新蓋的路線有所改善,我深究其因,原來是當初設計打造地鐵時,懶得去處理地鐵與廁所排放水管之間的設計難處,才會從權地把廁所設計在站外或遠離地鐵站動線很遠的區域。

 

也就是說在搭中國地鐵想要上個廁所,必須多花許多時間,這種現象也普遍出現在中國的景區,說明至此,讀者應該可以理解為什麼會有少數中國人養成在公共場所隨地便溺的習慣了吧!

 

我無法接受這種不便利,這不應該是一個首富經濟都市所該有的地鐵水準。

 

還有一個我親眼目睹的奇觀,而且還是兩次,我曾經在地鐵車廂內看到拾荒者帶著所拾荒的垃圾(或者你可以稱之資源回收品)搭乘地鐵,也曾經看過遊民在車廂裡頭睡覺,別說我沒同理心,這可是採用首都標準,不是二級城市的武漢標準。

 

首都級的都市到底該有什麼水準呢?很難一語道過,不過,如果上海的街頭和三四級都市如贛州黃山一樣,這就絕對無法匹配上海的所得水準。

 

觀察一個首都級都市,我絕對不會只去看高樓大廈,高樓大廈是上個世紀的評斷標準,而是市容管理,別看上海主要大道的光鮮亮麗外表,其實只要走近更裡的小巷弄小區,赫然就會產生「大馬路曼哈頓、小區內孟加拉」的強烈對比,不過,咱們台北也別恥笑上海,台北的市容應該是全球主要國家的首都中算是醜陋的。

 

但是但是,有一回我在上海的南京東路的步行區用餐,上海的夏天的天氣很像台灣,中午過後偶爾會來場大雨,但是,當大雨歇止之後,我看到的南京東路以及西藏中路,卻是滿地的泥濘,馬路與人行道上滿是黃色泥土泥濘,常去中國的人應該都有如此經驗,但首善的上海的商業黃金鬧區居然出現和三四級都市的滿街雨後黃泥,走起路來必須擔心滑倒,至少我在其他首都如東京台北,還不曾見過如此景象。

 

上海的每人每年可支配所得折合台幣約莫28萬,台北市則是50萬台幣,當然如果比起兩個都市的頂端人口,我認為應該不相上下,頂端消費就要和頂端消費比,如果你拿台北南機場夜市的品質和上海靜安區高級餐廳相比,自然會說上海好棒棒,反過來說,如果你要拿台北大直或信義區與上海破敗小區古城公園後面小區相比,也是失之公允。

 

坦白說我還算是人生勝利組,出國的目的除非是為了採訪工作,否則我一定是會選擇當地比較好一點的餐廳,由其是中國,乾淨衛生舒適的要求必須更高,到上海吃飯,我多半會選擇到靜安區尤其是靜安寺附近的高級商辦複合大樓內用餐,

譬如芮歐百貨、晶品中心、嘉里中心等。

 

其實在上海高檔商業區的高級餐廳用餐,除非想點什麼魚翅龍蝦鮑魚帝王蟹之類的餐點,就我的經驗,夫妻兩人用餐,每人大約200~500人民幣就可以解決,折合新台幣大約900~2200元,這價位其實在台北大約也只是中上而已,講到這裡,先別罵我炫富,我必須再度強調,我是用前面5%的富有階層的角度去看待上海。

 

首都或經濟首都,在資本主義的高度發展之下,本來就並非給收入偏低者生活居住與旅遊,許多台灣人到上海旅遊,看到他們的物價,就認定上海的經濟水平超越台北,這其實是犯了比較基礎,同樣的標準也應該去看看台北富有階層的消費水準才比較公允。

 

當然我也到過庶民小吃去用餐,上海的尋常餐點,普遍得花到25人民幣(折合台幣110),這不禁讓我思考就一個平均年支配所得只有28萬台幣(約是台北市的66%)的尋常上海人,如何禁得起經濟首都的物價?

 

兩度造訪上海分別是下榻四季酒店與浦東嘉里大酒店,四季的軟硬體與服務水準當然屬於上乘,重點在於位於浦東世紀公園與上海國際博覽中心旁的浦東嘉里大酒店,一間雙人房每晚大約要5000台幣,坦白說其房價並不算便宜,價位等級逼近WESTIN、文華東方、香格里拉、洲際、Ritz-Carlton。如果升等到商務套房,雙人房每晚則逼近9000台幣。

 

5000~9000台幣一晚的酒店,應該要有同等級的服務與軟體才對,然而在我下榻的五天,卻看到許多致命性的缺點,這家酒店位於上海國際博覽中心旁,這座博覽中心可說是周周有大型展覽,大型展覽意味著大批人潮,這些人潮多半不是酒店客人,但人潮會湧進大廳吹冷氣,人潮會湧進酒店上廁所,大批人潮也意味著旁邊的地鐵站入口的排隊進地鐵的人潮,大批人潮也意味著有一大堆人跟著酒店客人搶計程車,一大堆參展人潮也意味著酒店附近的交通大打結。

 

公廁始終髒亂不堪,門口抽菸區的人潮所噴出的二手菸在白天始終瀰漫著酒店一樓大廳,大量的人潮也會跟酒店住客一起搶搭電梯(因為酒店的B3~2樓是商場美食街與公共停車場)。

 

說到酒店的公共廁所,浦東嘉里大酒店還不是我遇到最糟的,有一回我下榻桂林喜來登酒店,喜來登在中國也算是有星級的酒店了,當天早上我在辦理退房時,有位路人進來想借廁所,很不巧地是,酒店大廳的公廁恰好在整修還是清潔,沒想到,酒店櫃檯人員居然拿了間房間的房門卡,叫路人上樓進房間去解放。

 

天啊!如此不可思議的酒店服務水平,還真的大開我的眼界。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