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仿犯    宮部美幸

       模仿犯(上下套書不分售)

      「模仿犯」幾乎是推理迷必看的「聖書」,還沒看過這本書的讀者,千萬別自認是日本推理小說迷,不論是故事的架構,劇情的流暢與張力,人物與主題的佈局,作者的著作企圖與宏觀的氣度,本書連結了時代的寫實與犯罪的手法過程,橫跨了寫實派、本格派甚至也有一些警探辦案的冷硬風格,只是辦案的主角不是警察,而是宮部自我的投射分身-女作家前佃滋子。同時也把1990年代日本的現狀透過書中高達四五十個角色,如豆腐店的老爺爺、藥房的小兒子、美食專欄的不得志記者、補習班的王牌老師….鉅細靡遺地將社會百態縮影到本書高達一千四百多頁的篇幅中,如果這本稱得上是日本推理界的「天龍八部」,或日本推理界的「百年孤寂」,我認為一點也不為過。

        想反駁我!請慢!百年孤寂是本「魔幻」小說,怎麼和推理小說相提並論呢?我認為本書的核心在於敘述兩個「魔鬼」:一是殺人魔、二是媒體魔;只是這兩條劇情軸線,已被許多同好討論到相當的浮濫了,讀者自行到出版商的官網上面的討論區都可以閱讀得到;除了兩個魔幻以外,我認為這本書在閱讀上會產生一個很大的心魔,我很難去解釋這個心魔,隨著書本一頁一頁的翻閱,隨著人命一條一條地被蹂躪,隨著媒體的起鬨而自甘墮落成為幫兇,整本書完全沒有「救贖」的餘地與空間,推理是解密解謎的把戲,但是本書卻是越陷越深讓讀者無法解開心魔。

        是的!我對本書的評價並沒有其他人給的高,沒錯!本書無懈可擊,不論從架構、鋪陳、張力、流暢、寫實、精采度…完全是上上之選,宮部美幸在本書的表現直逼金庸或克莉斯汀,但是,這本書太沉重了,太黑暗了,太令我喘不過氣來;我要的不是那種「低度智力活動的洗腦光明」,當然也絕非只能接受八點檔賀歲片似的「皆大歡喜」,我絕對可以接受黑暗、沉淪與悲觀,因為陰暗面通常也是一種人性自我警惕的力量來源,但是我卻無法接受一個故是是毫無希望與無可救贖,所謂救贖並不一定是光明樂觀的結局,有時候極度黑暗中透露出一丁點的微弱光芒更是精采,就算是悲劇收場的人物,如金庸筆下喬峰這個角色,他是絕對的悲情,他的結局充斥著死亡與滅絕,但是讀者卻可以從他的悲劇中超脫出一股難以言喻的大愛,這也是救贖的一種。

        更可悲的是媒體,還記得1997年殺人強暴犯陳進興綁架南非駐台武官的事件嗎?媒體提供了連續犯罪者的舞台,模仿犯罪、複製犯罪或搭出犯罪的舞台到底是誰?只求腥煽色的電視台算不算是個「模仿犯」,我認為她至少是讓犯罪者互相模仿取樂的平台吧! 

       「模仿犯」是一本連作者宮部美幸都「中魔」的書,宮部用自己投射的女作家角色,積極地投入書中這些不斷犯罪事件的偵察甚至於成為當事人,而宮部卻過度入戲而無法自我救贖,2001年出版本書後,為了讓自己能從這本書抽離開來,宮部不得不在2007年寫了「樂園」一書來替自己療傷;這種作家投入太深太積極入戲而無法救贖的例子,真的相當罕見。

        所以,除非和「樂園」一併閱讀,否則別怪我沒有事先警告;如果要訂定一個本書的座標的話,「絕對之惡」應該是本書最佳註解(註:絕對之惡的形容是借用推理書評家心戒的話語),但也是因為太過於絕對與純粹,以致於無法產生「失落-尋找-救贖」的閱讀過程,或許是我已經四十好幾,總還是希望看到有一點「希望」與「愛」的元素的作品。

       話雖如此,如果你打算進入日本推理小說的世界一窺究竟,這本「模仿犯」依舊是務必要收集與閱讀的巨著。

      評:四顆星

六月上旬書單:

奪命旅人

刺蝟的優雅

蜂鳥的女兒


獸之道

姊姊的守護者

六宅一生

尤金尼亞之謎

貴婦人A 的甦醒

糧食戰爭

日本,搭個便車吧



5/30買書清單:

Golden Slumbers-宅配男與披頭四搖籃曲(伊坂幸太郎)

雛菊的人生(吉本芭娜娜)

張學良口述歷史

維梅爾的帽子:從一幅畫看十七世紀全球貿易

糧食戰爭

在建築中發現夢想:安藤忠雄談建築

貝納德的墮落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