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湖某個重劃區內,在一片未啟用的空置大樓與被財團圈地豢養的空地之間,聳立著一棟燈火通明的雙併商辦大樓,每個週一的晚上就是這棟大樓內挑燈夜戰的關鍵時刻,成千上百的八卦記者、編輯、美編與攝影以及神秘的狗仔群都要回到老巢交出一週來所打探(或炮製)的消息。

       深夜二點,總編夏三蘭終於忙完了這期週刊的編輯與所有的前製作業,走下樓到地下二樓的停車場,正要打開車門之際,一個人影從車子後方的柱子邊竄了出來,天生流著狗仔血液的夏三蘭很警覺地立刻拔腿狂奔,記者造謠生事的工作幹久了,或許還不至於到禍延子孫,但是遭受到受害者報復的事情也時有耳聞。

       「不用怕啦!我是沈潔森啦!」那個黑影自己報上名來。

       「原來是沈大師啊!想找我的話,只要一通電話通知就好了,幹麻這麼費神地跑來這裡等我呢?」

        夏三蘭邊回答邊機靈的東張西望,看看有沒有沈潔森的同夥在四週埋伏,畢竟,自己那篇構陷沈潔森成為性招待的「牽猴者」(註)的報導,任何人都很難心平氣和地接受。不過,關於這點,夏三蘭早已想到替自己的行為找到另一個藉口了,要是紙包不住火的話,夏三蘭就會將所有責任推給自己老東家經商快訊的老部屬曾豪曉或者是胡亂扯出一些政黨人士,反正夏三蘭的手上,還有經商快訊的社長薛銀山與政黨派系領袖吳總召的性遊戲照片還沒公佈,這些照片就是夏三蘭用來保命的護身符,從日本回來至今快半個月,吳總召不止一次的透過關係來刺探有沒有其他人的照片,而經商快訊的薛社長卻好像不動聲色般,或許是當晚薛社長在完全喝醉的情況下玩得太投入,以致於事後完全沒有印象吧。

       註:牽猴者原指媒介色情之人,引申為從事掮客、仲介業者。

      「我和你無冤無仇,你幹麻這樣搞我?」沈潔森語氣帶點憤怒也帶著哽咽。

        夏三蘭聽出沈潔森好像不是來尋仇報復的樣子,用一種比較憐憫的口氣回答:「慢慢地說,不要太激動。」

       「我被台鳳案牽連坐了好幾個月的牢,費盡千辛萬苦才被假釋出來,好不容易在李中一的投顧公司謀個糊口的差事,卻被你的看圖說故事胡亂誹謗,不只我丟了工作,連李中一大師都被大安金控趕了出去…..。」

        夏三蘭好奇的問著:「你們不是開了一家什麼李大嬸投顧公司嗎?」

      「幹!別跟我嘻皮笑臉,是李沈投資團隊,不是李大嬸投顧公司。」

       「啊!對不起!」夏三蘭連忙跟沈潔森賠不是。

       「我們沒有大安金控的奶水與招牌後,你也知道,誰會理會這種鳥投資團隊,我被你害慘了。」

      「我補償你們一個東西,說不定比大安金控的招牌好用。」

        夏三蘭打開車子後行李箱,將備用的輪胎抬出來後,就在備用的橡膠內胎裡翻出了一個紙袋,打開紙袋後拿出五、六張照片給沈潔森後說道:

       「這幾張照片分別是經商快訊薛社長、總編曾豪曉以及執政黨最大派系的吳總召的SM遊戲變態照片,臉蛋十分清楚,這幾張與這幾個人都沒有公開,你自己拿去當作是東山再起的資本吧。」

       「你的意思就是要我將錯就錯?」沈潔森有點不悅地說著。

       「況且,拿這些照片又能幹什麼呢?總不能叫我拿這些照片去勒索啊!」

         夏三蘭笑笑說:「勒索有好多種,就看你怎麼用了,我可以教你…..。」

        一個月後,李沈投資團隊正式公開運作,並且在經商快訊的日報與週刊開始撰寫報明牌專欄,沒多久,幾家和吳總召相當友好的電視台,也頻頻地在電視談話節目中獨家訪問李中一與沈潔森;在綿密的鋪天蓋地媒體造神之下,幾個月內,這倆人竟成為台灣百年難得一見的股神,開啟了投資世界的另類傳奇。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