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停在一座外表不起眼的宅院門口,說它不起眼是因為四週都被石頭圍牆包覆著,從圍牆的這頭很難看到另一個盡頭。
      「葉老闆!我們林老闆請你們到裡面去見見老朋友。」

       進入大門後,一整排竹林彷彿綠色隧道地吸引強老大走了進去。

     「你好像來過,是吧?」藍瑞克心神不定的神情讓強老大看透。

       緊接著在蓊鬱花園、叢林間,有一棟以茅草為頂、頂級木材蓋成的傳統泰北屋舍,除了藤椅、竹編地板等簡單擺設外,最引人注意的隨風飄揚的薄紗防蚊簾幕內的印尼木製大床,它的大小至少有一般家裡king size床鋪的四到五倍。

       一張偌大的床擺在大廳內,人影幢幢的薄紗簾幕被掀起,一個全身赤裸的熟悉胴體爬了出來。

       「阿強!好久不見了,從林阿秋前天告訴我,你會來找我以後,唉呀!這兩天我可是茶不思飯不想地一直盼著你來呢。」呂安琳坐在床旁的藤椅。

        不一會兒,就從大床內爬出了兩個黝黑壯碩的年輕男子,一個是典型的東南亞臉孔輪廓,另一個與華人長相沒有差異,
呂安琳有如女王般坐在椅子上,低頭藐視跪在面前的兩位男子。兩位男子一個人捧住呂安琳的一條腿,撫摸著把玩著,並低著頭吸吮著呂安琳的腳趾頭,一副奴隸對女王的敬畏感。

        呂安琳瞇起雙眼對著強老大說:「老朋友來了,我應該學古代中國的淨身程序來接待才對。」說完後拍拍雙手。

       跪在地上的兩位男奴拿出了一個爐子,並搬出一張的高腳藤椅,特別的是這椅子的中間挖了個拳頭大小的洞,男奴將丁香、肉桂、香樹草、香草根、荖葉、Ratus的果實等放在爐子做為燃料燒了起來後,把已經悶燒的爐子推到藤椅底下,呂安琳見爐煙裊裊升起以後,跨坐在藤椅上,讓煙薰直接撲向會陰私處。

        徹底放鬆、滿臉紅透的呂安琳說道:「這是陰薰(Ratus),可以把藥材透過煙霧讓私處吸收其養份,可以消除白帶及殺菌,強老大!你們男生也可以試試看呢!」

       「要不要看看你的可愛部屬小茹?看看她從頭號債券交易員蛻變以後的模樣!」呂安琳說完以後起身揭開了大床的神秘簾幕。

        只見身材均勻姣好的小茹仰躺在大床正中央,床上另外還有四個裸身男人狂恣地撫摸著小茹的胸部、下腹與雙足,小茹神情狂野,但瞳孔明顯地失焦且相當空洞無神,嘴中發出呻吟難耐的叫聲;沒多久這些男人一一地用盡各種體位與方法的抽送去滿足小茹,整個人從臉部到下半身完全被肉林所包覆;四男一女五張嘴巴正處在高潮的呻吟中。

        強老大眼前驃悍的那張熟悉的金融交易員臉孔,充滿著激情的血液,買賣之間的叱吒風雲化成沸騰過的擁抱。一條條的青春身體,發出比起漲停板更飄飄欲仙地快感顫抖。這些男生個個精力充沛好像廉價色情影片中常見的猛烈扭腰擺臀,小茹酣暢至極地享受數不盡的欲死欲仙。

       強老大轉頭看著藍瑞克,只見他早就轉過頭去看著門口的天空,又像自責又帶點憤怒的表情。
        
      「小茹是不是被餵毒了?」強老大嚴厲地問著,這句話同時問著呂安琳與藍瑞克。藍瑞克低頭不語。

      「阿強學弟!別那麼兇!這還不都是你那位楊董搞出來的,只是我都不在乎這些恩怨是非了,來到這裡以後才發現,原來也有這樣的世界。」

      「在這裡我和小茹每天過著女王的生活,小茹不必去處處迎合那位藍瑞克死玻璃,我要多少男人就有多少男人。」呂安琳目不轉睛看著大床上的小茹與男僕們最後的衝刺,藍瑞克的表情更加的痛苦與扭曲了。

        「小茹不知道瞎了什麼狗眼,奮不顧身地愛著藍瑞克你這個爛玻璃,阿強學弟,你們誰不去搞,去幫楊宏林這個老玻璃洗錢,你應該知道你們惹到了誰吧?」

        強老大不吭聲地聽下去。

       「你相不相信,只要我打一通電話就可以讓他們在二十分鐘內來到這裡,砰!砰!」呂安琳作了一個舉槍的模樣。

         「生命在這個泰北金三角地方是不值錢的。」強老大強顏歡笑地答著。

        虛脫過後的小茹,躺在床上眼神呆滯地看著天花板的吊扇,似乎沒有察覺這間屋子中的強老大與藍瑞克。

      「把她抱去房間休息按摩吧!」幾個男僕手腳俐落地從床中將小茹抱起並抬走,全身如癱瘓般的小茹轉過頭看了強老大一眼後,面無表情地閉上雙眼,露出滿足的神情。

       「她藥效還沒退所以認不得你們來,你們那位林阿秋,給我們的藥,相當的刺激,我和小茹只能每人吸食一天,不能同時吸食,否則藥效還沒退散之前,被扔到大海去餵魚恐怕都沒有知覺呢!」呂安琳的口氣聽不出到底有沒有敵意。

       「學姐!別忘了我差點被妳叫人打到快死掉,我都可以放開了,妳為什麼還對楊家放不開呢?」強老大心一橫乾脆豁出去了。

        「你還不是利用我借刀殺人,把楊宏林這個老玻璃搞到逃亡海外,起碼我還是為了報父母的仇以及一雪被楊老頭父子強暴好幾年的羞辱呢,你不過為了一點利益就把人逼得逃亡,唉呀!阿強,別把自己捧得太清高啦!」呂安琳露出陰險的笑容。

        強老大聽得出來呂安琳話中沒有敵意之後便略為寬心:「好吧!我們算扯平了!」

       「扯平?我永遠記得你拒絕過我,還大言不慚地說楊家老大的女人,沒人敢碰,哈!這世上就只有你和楊宏林不想碰我而已,現在回想起來,幸好沒被他這個老玻璃碰過。」呂安琳說完後拿起電話,作出打電話狀。

       「我可以一通電話告訴中國雲南來的貪污公安,騙他們說你們和林阿秋楊宏林在芭達雅或永珍,也可以把你們的行蹤告訴他們。」

       「學姐!聽得出來妳想要談條件!」

      「不愧是把我與楊宏林玩的死死的金融大玩家,難怪你可以在金融界混那麼久,是的!我要你私底下答應一件事情。」

      「藍瑞克!請你出去一下,我要和董娘私下談一談。」

        「把門關上。」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