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的大門口來了一部豐田吉普車,一個當地人模樣的司機下車向強老大走來,很客氣地向倆人說著:
     「我是林老闆派來接你們去見他的,他有交待,你們的行李與護照等等都要載上車。」

       藍瑞克的手機這時候響起了。

       「瑞克!請你和強老大把行李都帶上車,那位司機會先帶你們去看看呂安琳,還有,他會給你看幾張你的Love boy 的照片。 」林阿秋在電話上再交待了一次。

        吉普車載著倆人離開了昌佬(Chiang Dao),一路往北的方向駛去,離開昌佬還沒十分鐘,開車的司機接了一通手機,用強老大聽不懂的泰語交談了一下,司機立刻從前座遞了幾張照片給強老大與藍瑞克,這些照片中都只是尋常的華人與泰國人的交頭接耳的畫面,不過,其中一位中年華人與年輕泰國男子,幾乎都出現在每張照片中,而看得出兩人有著明顯的尊卑分際,看起來有點類似典型東南亞社會中,一般華人老闆與泰國夥計的尋常關係。強老大看完後丈二金剛不知道林阿秋的用意。

      坐在一旁的藍瑞克看了照片後,雙手捂起臉頰,鼻腔發出那股因哽咽而岔氣的嘆息聲,強老大好奇地再拿起照片起來看。

      「這倆個人是誰?」強老大問著。

         過了半晌,情緒才慢慢恢復,藍瑞克指著照片中的那位年輕泰國男子說:「他叫做na,是我在曼谷的Love boy!」

        強老大點點頭說道:「這個我倒是猜到了,只是這些照片中與他見面的這個華人是誰?」

       「他是中國昆明市的公安局副局長,另外這張照片中角落的這一位是廣西互聯網通訊局的黨部書記,這倆位我看過很多次。另外還有一些雖然沒看過,不過應該都是被林阿秋楊宏林黑吃黑的那些人吧!」藍瑞克一一地指給強老大看。

        強老大皺起眉頭地說著:「三歲小孩都知道,你的na被收買了,也有可能是一開始就已經佈置好的圈套,希望透過你而能找到林阿秋、楊宏林的下落或者是他們的贓款流向。」

     「是收買還是圈套?都已經不重要了,只是…..。」藍瑞克相當懊惱地抓著頭髮。

      「我真的不相信!」

        開車的司機轉頭過來用流行的英文告訴強老大:「林老闆要我載你們到清萊郊外一個地方,要我帶你們去見老朋友。」

       「老朋友?勉強算吧!」強老大望著兩旁的一畝畝稻田,眺望綠油油的美景,看著天空早上桃紅色的雲朵倒映在水稻田內,彷彿有兩個天空,一個是與世無爭的泰北鄉野,一個是波濤洶湧的金三角邊境。

        強老大突然用閩南語問起來:「瑞克!我們來這裡找林阿秋,你有沒有告訴任何人?」講完以後突然有股頭皮發麻的感覺。

        藍瑞克聽完也是一驚,趕緊從背叛的痛楚回到現實面,想了一會兒也是用閩南語回答著:「na以為我們是搭火車來清邁,他不知道我們昨晚住在昌佬,昨晚直接換車到昌佬也是臨時決定的,一來我來過好多次,二來林阿秋本來就是約我們早上在昌佬見面。」

      「嗯!應該沒人知道我們來這裡。」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