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獲悉總幹事的《收盤後的人生》將要出版,我的興奮就如同之前購買《交易員的靈魂》時一樣,懷抱著投資又一本理財經典的心態,即刻透過網路買下了這本新書。縱使於今年加入總幹事的好友後,已在部落格看過〈宇治物語〉和〈一個中年宅男的姬路告白〉兩篇文章,然而,或許是我比較習慣傳統閱讀方式,收到書的那天,我迫不及待地拆開包裝,一頁一頁翻閱起手中實實在在的紙本,經由字裡行間所感受到的思想衝擊,其觸動人心的程度,遠遠大於平日透過電腦螢幕所閱讀到的文字。當時根本想不到,這本靜靜躺在包裝中的書,竟是另一部讓人於閲畢後反覆思索,並開始修正人生方向的「心靈雞湯」。

        觀察現今社會,似乎每個人都汲汲營營於處理自身的事情,尤其在「M型社會」概念的恐嚇下,大多數的人更加想盡辦法壓縮自己的每一秒來工作,就連理應休閒的假日時光也不例外。依稀記得在近幾年的新聞裡,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出現「某某人士過勞死」的報導,而這個「某某人士」的形象,幾乎囊括了各行各業:一般上班族(尤以日本為多)、巷口小吃攤的老闆,以及知名大學教授等等。當然,這些「某某某」多半是逼不得已,為了養家餬口,所以只好竭盡自己所有精力以支持一家老小;但是,也有為數不少的例子,其背景並非如此。大多時候,我們都在替自己訂立一個又一個目標──「等我完成這個project,我就……」、「等我把這個實驗做出結果,我就……」、「等我升上經理,我就……」──然而,是否多數時候,我們想要完成的目標太多了?而我們的家人,也因此等了太久了?

        前幾年,當我尚渾渾噩噩於學業時,我最親愛的爺爺去世了。自那時起,每每在和父親聊天後,才驚覺自己以前對爺爺的認識是那麼的少,而老人家們其實什麼也不求,只希望兒孫能常常回家探望他們、陪他們說話,聽他們講講當年勇罷了!儘管生命的確有數個階段需要我們逐次地跨越、達成,但置身於時空向度裡,我們似乎把「未來」的比例放得太大,而忽略了對「現在」的肯定,以及對「過去」的關懷;我們傾向於看得過遠又衝得過快,因此也就容易疏忽一點:就像宇治川旁的長椅,人生中的長椅並非不存在,只是我們讓自己太過忙碌,所以沒能發現它即在身旁。

        〈一個中年宅男的姬路告白〉一文末,有一幅老夫妻互相扶持、並肩而行的照片,整個畫面的構設,猛地與我記憶中一段模糊的影像疊合:一位老爺爺和老婆婆彼此攙扶著,在霧中漫步;途中,老婆婆溫柔的提醒了老爺爺一句,「老伴,明日呷菜喔。」這是我國小時代看過的廣告,隨著時間遷移,逐漸逐漸,影像慢慢的被埋入記憶;然而,就在這一刻,留存二十多年的印象重又鮮明起來,赫然發現,這個廣告竟是我看過最為浪漫的一個。從小我就是個幸運兒,家中長輩愛護我的程度,遠超過我身邊朋友所能想像。能夠受人疼愛自然是讓人十分感動的,但就某種程度而言,這其實是源自強制意義上的家族親緣之愛;對我來說,更為難得的便是在此類照片、廣告中所不經意流露出來的那種愛,那種無血緣關係的、自發性的寵愛——來自於我們的另一半。

        執著於眼前的事物,是人類通見的特性。一般而言,我們對於眼前發生的資訊特別地敏感,也最為重視,因此,很多人隨著每天市場上放出的些微利多或利空的消息起舞,卻未能領略到,眼下諸多影響重大的事件之所以發生,往往是根源於很久以前就埋下的種子。同樣地,我們通常要在失去生命中一些重要的人事物¬¬,尤其是最親近的家人的時候,才驚覺他們在心中的份量;而後於當下感到懊惱,並且下定決心要多陪伴他們,也是讓他們多陪伴自己。遺憾的是,人總是健忘,這是生物的特性,也是自人類生活於野外時,就已培養而成的賴以維生的本能,但是在讀過《收盤後的人生》後,我尤其會記得提醒自己,隨時環顧一下周圍,看看對我最重要的家人與朋友。

        台股收盤時間在13:30,日本收盤在15:00,至於個人的收盤時間為何,則主要取決於每個人的人生目標。不過,即使是在盤中,也別忘了偶爾離開一下盤面,讓自己在規劃未來之餘,也能偷閒半日,擁有揮霍當下的樂趣。我已經訂好下星期要和我的寶貝去北投泡溫泉,並且等一下就先犒賞自己一杯咖啡,你呢?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