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昇的"回到我身邊"

        十六年前當我還是個剛入銀行的菜鳥辦事員,當時隨著經理襄理到土城的鴻海公司去辦理放款業務的「看廠」與「負責人訪談」,當時鴻海的廠房十分的不起眼,一堆模具師傅有的正在拿著沖壓鑄件敲敲打打,有些則在塑膠注射機旁不斷的拿著螺絲起子調整馬達轉速,而郭董事長就在擺設著一堆模具成品的辦公室內,翻閱著一張張類似傳票的文件,手指敲打著計算機按鍵,座位旁邊一臺大同牌老式風扇嗡嗡叫響驅趕著廠房內的悶熱,身穿典型藍色的工廠制服,耳邊還挾著一根粉筆,露著大剌剌的笑容找塊肥皂清洗手的油漬,與我的銀行老板就貸款業務討價還價;在一個金融業菜鳥的演中,他是一位典型的黑手起家、以工廠機器與老師傅為伍的中小企業老闆。

        六年前我在某高爾夫球場又看到了郭董,剛好那天是春節假期,球場打球的客人很多,我的前一組球友恰好是郭董與三位老外(後來幾天我從新聞看到那幾位老外是英代爾的高級主管),在等待開球的過程,我又有了一個近距離觀察他的機會,身穿運動polo衫看著球場的記分卡(每個球場都有印製專屬的記分卡,除了記錄自己的桿數以外,裡面還會說明每洞的難易度與每一洞的簡途),偶爾與老外客戶交頭接耳外,多數的時間是遙望著遠方的球道與果嶺,仿彿看透了每個球道的挑戰與佈局;在一個高爾夫球菜鳥眼中,他是一個深謀遠慮、精心佈局的球友。

        今年!我又從電視裡頭大量的收看到郭董事長的報導,從明星、名模、亞曼尼頂級西裝、投資並製作電影、私人小飛機等等的縮影中,拼湊出一個對他的嶄新印象,從黑手到謀略家到今天的「時尚者」,從工廠制服到運動polo衫到亞曼尼西裝,郭先生在尾牙晚會中說了一句感言「人生苦短」,這些的改變軌跡可能讓一些投資人無法適應,造成鴻海集團的市值從年初以來縮水了百分之十五左右。

        每個人都有權利去選擇自己「享受人生」的方式,郭先生努力了大半輩子後想要積極地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其實沒有人可以鄉愿與食古不化的去指責與嘲諷;十六年來郭先生的轉變不過就是台灣經濟與世界潮流的縮影,台灣經濟最大的不變處就是「隨時處於變動的環境」,十六年前中小企業群聚在各個角落,從模具、車床、射出等一個個小小的行業出發,以精準可靠的製造能力,啟動出九零年代台灣製造業的傳奇;公元兩千年後,台灣的產業結構產生了巨大的轉變,這時後一些黑手與工程師起家的老闆們,紛紛地尋找全球的策略布局的夥伴,從製造轉化為設計研發,從零組件供應者與代工者一躍成為世界大廠的partmer;至於郭董2007年的轉變,對於台灣產業的定位會帶來什麼影響,那是屬於策略趨勢分析師的工作範疇,只不過,投資人可以從郭先生身上得到一個明顯的訊息-玩樂。

         從911事件重創美國經濟後,加速了美國對全球戰略佈局的焦慮感,地緣政治與軍事行動以外,美國更急切地將整個美式資本主義擴散到全球,大量的資金從FED與日本銀行流到新興市場與原物料產國,當原油大漲四倍、全球房市股市狂飆四年後,全球新增家加出千萬計的富豪與上億的新興中產階級,這群受惠的新貴族們,他們不必如郭董事長或成千上萬個東亞企業家一般,他們累積財富的速度數倍於傳統的工業製造國家(像日本韓國與台灣),也遠快於一些老字號的先進國家(如英國德國等),這些散落在全球的新興富豪們,他們買了車子、添置了房子(甚至兩棟以上)、存了銀子(看看龐大所謂的油元與金磚四國的外匯存底便知)後,在07年的今天,這些新掘起的新貴想要作什麼?從郭董事長的轉變似乎尋找到了部份密碼。

        大前研一以二十年的觀察,寫下了《M型社會》一書,指出在全球化的趨勢下,富者在數位世界中,大賺全世界的錢,財富快速攀升;另一方面,隨著資源重新分配,中產階級因失去競爭力,而淪落到中下階層,整個社會的財富分配,在中間這塊,忽然有了很大的缺口,跟「M」的字型一樣,整個世界分成了三塊,左邊的窮人變多,右邊的富人也變多,但是中間這塊,就忽然陷下去,然後不見了。從投資者的角度而言,M型社會也好、貧富不均也罷,去探索越來越多的富人他們的想法與消費行為,是07-08年最重要的課題之一,全球經濟擴張了近五年,未來一到兩年很有可能是整個擴張期的尾聲,我將這多頭的尾巴行情定位為「紙醉金迷」。

        紙醉金迷第一個受惠產業是:頂極奢華的旅遊,從杜拜的帆船飯店一晚上萬美金的定價就可窺得;第二個受惠產業是:精品與收藏品,名牌的衣飾配件、五大酒莊的紅酒、蘇格蘭高地的頂級Single Malt威士忌等等;第三個受惠的產業是賭博行業,澳門2006年博奕業總營收達558.84億澳門幣(69.5億美元),較2005年的458億澳門幣成長22%,首度超越美國拉斯維加斯成為全球最大博弈業市場;我們一一來檢視一些澳門與全球的博奕公司,博奕公司大致分為兩類:一是賭場,如澳門的新濠國際股價從2年多前的1港元左右,漲到前年底的8.9,漲到去年底的19.1港元,一度還衝上24港元;銀河娛樂同期間從不到1港元衝向近10港元;而新濠國際去年的稅前淨利率為91.36%,銀河娛樂去年第三季的稅前淨利率高達185.4%,可以說是一本萬利的爆炸性產業;第二類是博奕機與樂透機廠商(這類公司通常又經營樂透彩券、運動彩券的經營),如IGT(International Game Technology)去年股價從30美元漲到48.5美元,若將現金股利與股票分割還原後,從04年至06年底的投資報酬率高達185%,其06年第三季的毛利率為46%;另外澳洲的Aristocrat公司06年上半年毛利率高達56.3%,希臘博奕公司intralot的毛利率也有42%。

        頂極奢華的消費產業有兩個特性:一是無可替代的稀少性、二是極高的消費滿足感;不論是頂級RESORT、高等名酒、名牌包包、遊艇、商用私人衛星、藝術品與豪華賭場或是這些富有家庭小孩的遊戲機,都有高售價高毛利與很難取代的投資價值;不屬於富豪的一般普羅大眾的確是很難從生活週遭的事物去體驗出這些趨勢,當你還專注在中國消費掘起後泡麵與賣場的業績之際,少數但消費力驚人的中國爆發戶不會因此多買幾包泡麵與多逛幾趟賣場的,跟著郭董事長的消費與投資腳步反而更能透析整個局勢。

       這波頂級奢華的消費風其實並非最近一兩年才開始,世界經濟的消費潮流從十年前的品牌認同就有其濫觴,還記得十年前的NIKE喬丹鞋嗎?五年前的新力PS遊戲機嗎?還記得三年前的蘋果I-pod嗎?還記得Tommy Hilfiger嗎?吃喝玩樂本來就是美式帝國資本主義的聖杯,未來的世界潮流只是從品牌認同到更奢華的品牌認同,試著去思索全球新興富豪們所要的世界,隨著有錢人的「人生苦短」思維去調整投資的策略,「紙醉金迷」投資狂潮的聖杯鑰匙就掌握在投資人手中,等待著一一地去解碼。

        西班牙作家卡洛斯.魯依斯.薩豐在其巨作:「風之影」中透過文中管理員說出:「有些人就是把生命搞得很複雜,好像嫌這個世界不夠複雜似的。」命運往往就在生命的角落裡徘徊著,投資亦然,勝負應該在於冷靜思考,寬廣面向能納百河千川,思考寬廣才能接受風險與挫折的考驗,企業經營環境也一樣,放下過去陳腐包袱才能去去迎接不同時代變遷的巨變。

 
太麻里海岸孤獨的背景BY總幹事的十歲小兒 

 
太麻里海邊 

 
南橫路上的櫻花 

 
初鹿牧場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