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聽了這番話後古漂亮內心揪了一下,避開眼神轉過頭去端起茶壺作倒茶狀,才發現茶壺內根本沒泡茶,顧左右而言他的引開話題:「李奶奶竟然忘了泡茶。」強自鎮靜心情但還是露出了緊張模樣。

 

懷抱著好聚好散的態度的葉國強不願意把醜話講滿:「這世界有時候就是這麼無常,如果只是你愛不愛我、我愛不愛你的問題,那還簡單,但是牽扯到下一代的話,而且又是你們龐大家族的下一代…..我真得沒有辦法陪妳一起背負這些負擔,更何況,這也不是我應該背負的。」

  

原本擔心葉國強會發飆,但看他露出一付心意已絕的冷淡模樣,古漂亮顫抖地問起:「你還記得三個月前我們在哪裡決定要結婚的?」

 

葉國強點了點頭答話:「輕井澤的聖保羅教堂,那裡也是我們五年前正式認識的地方。」

 

古漂亮繼續說下去:「我還記得你引用聖經哥林多前書的一段話來作為彼此之間的定情承諾….」

 

葉國強不假思索地背了出來:「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

 

古漂亮站了起來抱住站在門邊的葉國強,抬起頭看著他輕聲細語地說:「還好你沒忘記!你也曾經答應過我,只要你我意見不合,你都會三思而後行的。」

 

倒吸了一口氣的葉國強嘆了一口氣:「給我三天的時間!」信奉天主的他的確是在聖保羅教堂內做出這樣的承諾。

 

「你不會人間蒸發吧!」爭取到三天時間的古漂亮有點喜形於色的說道,她牽起葉國強的手,緊緊握著深怕從指間溜走。

「給我三天的時間,我會告訴你我的決定,我保證。」

 

古漂亮緊緊地抱著葉國強,她把最好的青春都灌溉在這個男人身上,用盡了笑和淚,她不願見到含苞的花朵直接凋謝。

 

「我答應你永遠不會再和不該見面的人見面了!」公主病很重的古漂亮以為這般承諾就可以得到男人的原諒,不過,以她的身份地位與身價,多數男人都會選擇原諒,但只是表面的原諒。

 

葉國強踱步到沙發旁坐了下來,歪著頭端起桌上那杯冷掉的茶,他小心翼翼地拿著盤子,在他的大手之下,這套英國wedgwood瓷器看起來異常脆弱,彷彿隨時可能握起拳頭,一個動作就能把杯子捏成了粉塵。

 

葉國強看了看手錶:「我中午還要跟新東家開會,快來不及了!」放下按奈下所有情緒才沒有被自己捏破的瓷杯。

「你還是要去中國上班?」關於這點,古漂亮不太敢再堅持下去。

 

「你心中還愛著想著明悉子嗎?」古漂亮好像想起什麼事情突然問了起來。

 

葉國強不留情面的點了點頭,說謊的人會盡量圓謊,講真話的人,才不會顧及那麼多。

 

 倆人站在門外,僵持了一會兒,臉色垮了下來的葉國強打破沉默嚴厲地問起:「妳有立場問這種問題嗎?那些都已經是一兩年前的事情了。」

 

嚇了一跳的她含糊其詞地帶過:「別誤會,我們都是成年人,沒有道理玩喝醋的小把戲。」假裝聽不懂指責意味地繼續講下去:「我的意思是你最近有沒有跟她見面?」

 

 

這個問題讓葉國強厭煩到了極點,冷冷地回答連髒話都飆了出來:「幹...妳乾脆問我有沒有和她上床好了!」講完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看著漸漸走遠的葉國強,古漂亮大聲的喊著:「我是說,我最近有聽到了她的消息…..」

 

位於小山丘的神樂坂,深秋的風讓天氣冷得可怕,葉國強聽到明悉子三個字立刻停了下來,雙腳宛如被釘在巷弄的石板上無法動彈。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