戦場ヶ原-走不盡的日光

 

 20120421_3843.JPG 20120421_3864.JPG 20120421_3870.JPG 20120421_3874.JPG DSC_0593.jpg DSC_0595.JPG  

戦場ヶ原到底有什麼讓人魂牽夢縈的魔力?

 

名稱由來是神話裡男體山化身為大蛇,與群馬的赤城山所化成的百足蜈蚣在此因搶奪地盤而發生戰鬥的地點。它像個老朋友,不變的草木山水始終等在奧日光的高原中,但四季的變化卻又像新朋友召喚著自己去欣賞它的新妝。它有著宛如台灣中央山脈大縱走時會碰到的小高原小湖泊,那麼地純淨不受汙染,卻有著無比便利的交通,旅人只要輕裝帶瓶水壺與輕便雨具就能一睹芳采。它有著熱帶台灣所沒有的溫帶遼闊高原,有著熱帶台灣所不具有的四季交疊。在此可以看到日本人對自然的保護態度,沒有人留下任何一絲垃圾。

 DSC_0602.jpg DSC_0603.jpg DSC_0611.jpg DSC_0616.jpg DSC_0618.jpg DSC_0622.jpg  

 

戦場ヶ原不只有春夏秋冬四季,在深秋與初冬的交替時分,還展現出第五個罕見的季度:枯季。

 

十一月是來此的最佳時間,因為「枯景」,紅葉已凋落白雪未飄零之間的枯樹枯枝,大地有股緩慢的空盪感受,雖然還沒步入冰封的寒冬,生命力漸漸步入冬藏前的慵懶,少數還沒冬眠的蟲蟻鳥獸無精打采,葉子凋零後的樹枝露出冬休前的猙獰線條,溪流從湍急換裝成涓滴,天地佈景從楓之火紅蛻變成金針之黃,我形容這種景致與心境叫作「枯之美學」,也有人形容這種早上比夜晚更冷的季節為「霜枯」,身處於熱帶的我們很難體會。

 DSC_0623.jpg

DSC_0626.jpg

DSC_0630.jpg DSC_0634.jpg DSC_0639.jpg DSC_0671.jpg  

兩側草原遼闊,處處都可看到枯木豎立其中,這裡昔日是座大湖泊,在遭受日積月累的泥沙淤積後,漸漸形成現在的濕原高原地貌,秋冬時分黃草枯褐遍野,視野一望無際,流露出一股台灣罕見的蒼茫大地風光。

 

冬季大雪往往鎖住整片濕原,有雪具者可以嘗試走一小段,白雪撲染枝頭封住大地,要不是有冷冽風雪,會讓人懷疑時間暫停。這裡的春人遲至四月底才降臨,雪融、蟲獸甦醒、枯枝上冒出新芽、木板棧道間露出的小花朵。六月底進入夏天,整片茂密新綠,森林植被的密度讓人讚賞這裡的生命力,七八九月是避暑天堂,用最適合人類活動的攝氏20度來迎接旅人。

 DSC_0672.jpg

DSC_0688.jpg

DSC_0691.jpg

DSC_0705.jpg

DSC_0707.jpg

DSC_0710.jpg  

戦場ヶ原有株很特別的枯樹,就在棧道旁邊,多年前遭到雷擊,旺盛的生命力讓它挺了下來,只是一年四季都是枯枝未能長出新芽,我的作品《有日光的地方》的封面正是這株枯樹,每回來此,一定得再見它一面,有讀者戲稱這株為「總幹樹」(因為我的筆名是總幹事)

 

 

2004年第一次來戦場ヶ原,我37歲,兩個小孩分別是10歲與6歲,全家四口一起走進這片讓全家人流連忘返的祕境,十六年後回憶起,那是第一次全家人一起享受這片寧靜,卻也是唯一一次,十六年來,為了採訪獨自踏進三次,與工作夥伴來過一次,單獨帶大兒子來一次,帶小兒子來一次,攜著太太來此享受兩人世界三回,帶領著讀友團來過一次,兩個兒子也分別帶著各自的朋友來此兩趟。

 DSC_0723.jpg DSC_0732.JPG DSC_0735.jpg DSC_0738-1.jpg DSC_0740.jpg DSC_0753.jpg DSC_0763.jpg DSC00500.JPG DSC01841.jpg DSC01857.jpg DSC05368.JPG DSC05389.JPG  

2020年春末夏初,好不容易一家四口各自排出時間,計畫安排一趟暌違十六年的戦場ヶ原全家同遊,卻碰到武漢肺炎,別說全家共遊,一家人卻被迫分隔台日兩地無法見面,家人再聚首於戦場ヶ原的約定遙遙無期。

 

或許有一天,我的孫兒帶著家人朋友走進來指著「總幹樹」,說著五十年前,他爺爺在此發現它,從此喜歡上日光,因而直接間接讓數以百萬計的台灣人愛上這裡。

 

戦場ヶ原的交通與散策健行路線另有專文,敬請期待。

 

 DSC05402.JPG DSC05428.JPG DSC06899.JPG DSC06902.JPG IMG_0242.JPG IMG_0244.JPG IMG_6492.JPG IMG_6501.JPG IMG_6519.JPG IMG_6534.JPG IMG_6555.JPG IMG_6559.JPG IMG_6597.JPG IMG_6606.JPG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