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的要說自己很衰,這或許只是自圓其說的推卸責任,有時候也是自己造成的,比方說我除了嘴賤以外,我的筆更是賤,這點長大後真的是印證了,中年以後搖身一變成為作家,天天寫文章批評媒體,批到被媒體成為拒絕往來戶,不過,話說回來,有哪個作家與名嘴敢一天到晚批媒體?別看那些民嘴彷彿天下一勇,上從美國罵到中國,上從總統罵到工友,不分藍綠只追隨媒體立場左右開弓,只要不爽連小狗飛碟都拿出來練嘴砲,不過,她們就是部會罵她們的衣食父母-媒體。

    說起筆賤的歷史,這要回朔到國中時期,坦白說,中學時期的作業中我最討厭的就是寫周記,什麼一周大事、生活點滴、學習日記....等等都嗎是屁話兼廢話,有什麼人沒事會寫「老師上課教的數學我都聽不懂」或「前幾天晚上在鹽埕區的咖啡廳內把到一個妹」或「張幹同學送給我一包洋煙,實在很夠意思,真有同學愛」之類的真話嗎。

    我國中的時候,一直很納悶到底老師有沒有在認真看大家寫的週記,於是我開始展開「測試老師」的週記大唬爛,週記裡頭有一週國際大事與國內要聞,我每次都寫一些「黃西田與謝雷聯手競選第四十屆美國總統」、「東西德之間的邊界發生毀滅性戰爭,上萬名金髮美女陷入壕溝等待救援」、「中華航空公司新波音客機首航,由本校操場起飛到瑞芳煤礦災區」、「毛匪澤東宣佈血洗火星,誓言殺光穿山甲流光最後一滴血」、「本校挖鼻屎校隊在校長的英明領導下,榮獲南部七縣市的挖鼻屎冠軍.......

    好笑的是,一年多下來,導師每次都只是上面打勾勾呢,還剎有其事地寫著「繼續加油!」

    有時候想一想,學生與老師的競爭力是不是在這些「行禮如儀與虛應故事」中不知不覺地流失掉。

   國中比較好混,上了高中可就沒那麼輕鬆了,高中有個類似明朝錦衣衛的組織.....教官,她們的任務其實就是在校園裡「發現」匪諜,並徹底地消滅匪諜,如果匪諜不是那麼萬惡不赦,那就用各種方式洗腦,把匪諜洗成堂堂至正的中國人,否則高中的時候幹嘛一個禮拜要有兩天軍訓課,某次都要拖著槍托刺那些身上寫著「匪諜」的假人。

   高中的週記和考試券,就不單單只有老師批閱,訓導處的教官會如臨大敵般地一一翻閱學生的週記與答題試券,看看裡面有沒有什麼匪諜言論。

    有一次三民主義的考試,讀過三民主義的人都知道那簡直是整人,什麼國父在民權初步的三大提綱,空一格蔣光頭在民生主義補述篇裡的三大新時代要義,什麼民族主義革命實踐的三大基本原則......我們五年級生在高中階段,不管你是念高中還是高職,不管你要不要升學,就算你是念那種打架學校,你可以天天打架鬧事,你可以完全不懂英文字母,甚至你可以不會寫自己名字,但是都必須死背活背這些三民主義。

    終於知道為什麼被壓抑的五年級生升上大學之後會瘋狂搞學運了吧!

    有一次,考試的題目是「國父孫中山之所以能夠推翻滿清所憑藉的是民族主義的哪三大方針,和民權主義的哪三大主張?」

   筆賤的我,寫下了「成王敗寇」四個字,挖哩咧不得了,不到幾個小時,學校七大教官,三大訓導,還有校外不知道哪邊來的穿中山裝的國字臉人士,把我叫到警衛室約談,先從我的祖父母、父母問起,又問了最近一個月和哪些人連絡,甚至連幫我開刀的海軍醫院的醫師的姓名都抄回去。

   折騰了兩三天後,確定我只是看書看太多的嘴賤人士,所以才沒有將事情給鬧大,否則說不定我會比陳文成提早幾年......。

    死罪可恕,活罪難逃,我每天放學後得接受一個小時的思想再造,直到我改過向上為止,什麼叫作思想改造?其實教官也沒那麼多美國時間,放學下班後他們也是要去打牌喝酒嫖妓,哪有時間理會我這種沒事念太多書的人,於是他們叫我天天抄三民主義課本,一個月的時間前前後後來回抄了七八遍,最後他們開出一個條件:「你如果加入國民黨,就不用在留下來思想再造,而且還可以記支小功!」

    識時務者為英俊帥哥的我當然答應了,畢竟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一來我不想每天在學校留到晚上七八點,二來我當時實在累積了太多大大小小的過。

    兩個禮拜之後,學校派了一部校車載了十幾個「自願入黨的有為青少年」到什麼神祕兮兮的黨部禮堂,一到現場,哇!感覺好像港劇哪種古惑仔集體加入幫派向老大宣誓效忠的場景,來自高雄十幾所高中的形形色色學生,不過一看就知道都不是什麼好學生,幾乎全部都是為了記功以免被退學的學生,仔細一看,省中的竹雞仔、從省中一起轉來的「細漢仔」,還有連張幹也來了,真是冤家路窄。
   
    這件事情對我而言也不算太衰,那一個月留在校警室天天抄寫得什麼**主義三大法則、三大準則、三大理論......竟然在一年後的大學聯考考了出來,還幫我拿了快三十分,因此考上台大呢!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看起來我也不是那麼衰嗎!


(各位只要透過部落格上的博客來網路書店的連結,到博客來網站作任一本書籍的購買,博客來網站會將你的消費金額中的4%,回櫃給我當成介紹書評的佣金,所以各位若想要回饋我寫文章的辛勞,只要透過我部落格的任一個博客來書店連結去買書就可以了,而且不限定書籍)



家傳大煎鍋




《殺手之淚》




 
布魯克林的納善先生(原文書名The Brooklyn follies)




 偷書賊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