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思考著關於旅行的心態,慢慢地,已經明白不再期望去看些什麼,而是去期待我「會」看到了什麼,旅行講求緣份。

        德國之旅的第一站當然非柏林莫屬,我個人認為若沒去過柏林,就等於沒去過德國,許多標準行程的旅行團只去了法蘭克福與慕尼黑,但我認為那兩個都市只不過是「眾多西歐大城市之一」罷了,柏林的深度和帶給旅人的心靈與眼耳感官是那幾個大城市所無法提供的。

       柏林夏天的氣溫其實相當低,畢竟她比起法蘭克福與慕尼黑更靠近東歐,其緯度也比較偏北,所以夏天白晝的氣溫低到二十度以下乃是家常便飯,她的天氣比較特別的是,德國夏天的天黑時間竟然是晚上九點,但相反的,到了冬天,下午不到三點就已經烏漆麻黑一片了,難怪北歐與德國人一到冬天都老是往地中海甚至是東南亞跑。

        講到德國人,坦白說我壓根不認識半個,不過我曾經邂逅了幾位德國人和奧地利人,幾年前我喜歡到東南亞打高爾夫球,我到東南亞打球並不像傳統球友組個打球團,而是和我老婆小孩去,所以,經常是一大早,我自己一個人背個球桿在曼谷、普吉島與清邁的球場去打球,自己單獨打球最常碰到的事情就是得和陌生人「併組」打球,於是呢,便經常在球場上與不認識的歐洲球友一起同組打球。

        有一次在曼谷,和我併組打十八洞的是一位來自柏林的電信工程師,他一年有一個月休假,每年的休假他幾乎都是跑到東南亞,理由就是東南亞的陽光和食物;這位德國佬,打起球來一絲不茍,除了要求彼此要交換成績登記以外,連上果嶺後的MARK,以及罰桿的桿數都算得一清二楚,然而他不過是位打一百多桿的遜咖,卻有如此鋼鐵的紀律,讓我印象很深刻。

        又有一回在清邁,我和一位奧地利來的退休老人打球,還有一次在華欣和操德語荷蘭人打球,和這些日耳曼人打球,對我這種率性的人可說是苦不堪言,打球對我而言是個娛樂也是運動,但一板一眼的日耳曼人打起球真的好像在工作一般。

        但我到了柏林之後,發現其實德國人也不是大家想像中的那麼呆板呢!

        離開了動物園,第二站來到了柏林圍牆。

         二十多年來,柏林危牆對我而言只是一個歷史上短暫的激動,1989年,當時正值一個狂飆的世界,在台灣有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有股價上萬點的貪婪,在中國有天安門,在日本有高聳入雲的房價,在東歐與蘇聯,柏林圍牆被推倒,那時我站在台大宿舍的餐廳看著電視,和許多不認識的人一起看著電視歡呼,對於年輕的我,只要是舊的世界被推倒被取代,總會有股莫名的興奮感。

        二十多年後,我終於踏在這片僅存的圍牆邊,驚訝的是,觀光客出奇的少,或許是這片圍牆沒有太多建築與美學的價值,也許是大家都看過了吧,所以,就以我十多天的德國遊憩行程中,柏林圍牆的觀光客是比較冷清的。

         四十多歲的我,對於當年倒塌的那個世界,已經有著不一樣的感受了,若不論人道或民主的價值,整個共產世界的解體或質變(中國),對我而言,感受最深的莫過於通貨膨脹了。

        相對於柏林圍牆的塗鴨,布蘭登堡門就真的讓我的心激動不已,布蘭登堡給我兩個很深的印象:
        一、 二戰的歐戰結束前夕,蘇聯紅軍率先攻進柏林,在一片破垣殘瓦中,第一支前鋒部隊開進了布蘭登堡門,在舊影片與照片中,那座被燒得一片烏黑的布蘭登堡門,訴說著數也數不盡的歷史滄桑與過往。

        二、 布蘭登堡協奏曲是我最愛的古典音樂,那旋律伴我渡過多少青澀歲月,當貼心的導遊應我的要求,在車子行經布蘭登堡邦的鄉間時,用遊覽車的音響播出蘭登堡協奏曲,那彷彿如夢想的實現。

         布蘭登堡門前巴黎廣場相當熱鬧,有各種街頭藝人,有趣的是,還有假扮成當年東德紅軍軍官的藝人,故意在廣場設了一個假的海關辦公桌,上頭有各式各樣的假的當年共產國家的入境許可章,花個幾塊歐元,他就幫你蓋了一堆假官防,還會故意用當年那種共產黨的嘴臉來刁難你,甚至還會裝成惱羞成怒地要搜你的身呢,彷彿在街頭表演一場當年的極權統治下的鬧劇。

        布蘭登堡門由普魯士國王腓特烈•威廉二世下令於1788年至1791年間建造,以紀念普魯士在七年戰爭取得的勝利。此外布蘭登堡門恰好也是當年東西柏林的分界點。所以,布蘭登堡門的興衰見證了德意志民族的興衰史,至今,當我站在這個門下,摸著已經不知道損毀-重建多少回的城門,這段與我無關的歷史卻隱約地會浮現在腦海中。

         才短短的三天不到,柏林這座有歷史縱深的城市,很快地烙印在每個旅人的心中,在淺碟型歷史記憶中長大的台灣人,應該都會被這座具歷史深度的城市深深吸引。

        在短短的走馬看花,柏林與法蘭克福等德西大城相比,她現代化的腳步還相當落後,然而,工業化與傳統之間本來就有個互相排斥的作用,當我漫步在柏林街頭時,不禁地想著,其實正是因為當年東德政府把德東地區封鎖起來,所以才沒有讓工業化腳步破壞日耳曼的傳統古城,繞了德國大半圈後,至少我得到一個結論:
      「柏林才是真正的德國」。

       這些都是我拉拉雜雜的隨想,看過的人請不要挑戰我,因為我承認寫得並不深入,三天兩夜的柏林,連走馬看花都不夠資格呢,不過,反正我不會出版這些文字,所以也無須對內容負責,忠於當時感覺和旅行後的回甘味道才是寫下回憶的目的。

        下幾篇德國記行:「新國會大廈與博物館島。」、「古老日耳曼-德勒斯登」、「波茨坦的歷史呢喃」,我會慢慢地寫。

1216066431.jpg  
某低調人士在柏林圍牆邊



1216066432.jpg  
路人甲的背影出現在柏林圍牆旁


1216066433.jpg  
柏林圍牆對面房屋的大型塗鴉


1216066434.jpg  
這應該是柏林圍牆塗鴨當中最棒的一幅了



1216066435.jpg  
很有孟克的"吶喊"的一幅圍牆塗鴨



1216066436.jpg  
當年柏林圍牆的查理檢查哨,不過這不是真正的警衛,而是故意身穿軍裝的街頭藝人

1216066437.jpg  
某低調人士在布蘭登堡門沉思著"潘朵拉商人"的故事佈局


1216066438.jpg  
你要哪一個共產國的假官防都有


1216066439.jpg  
布蘭登堡門門頂的勝利女神雕像


1216066440.jpg  
廣場上有許多新奇的事物,我第一次看到這種款式的多人協力車

1216066441.jpg  
柏林圍牆拍起照來總是有股蕭瑟氣氛


1216066443.jpg 1216066444.jpg 1216066445.jpg   
在查理檢察哨的街頭赫然發現這部誇張的車子

1216066446.jpg 
查理檢查哨算是柏林圍牆當中比較熱鬧的一段

1216066447.jpg 1216066448.jpg 1216066449.jpg 1216066450.jpg 1216066451.jpg 1358981009.jpg 1358981010.jpg 
路人甲正專心看著關於圍牆的總總.....謎之音:其實他是正在打算待回兒逛街時的戰利品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