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算辭掉檢察官的工作!不過這得經過妳同意。」

      「你現在被稱為司法英雄,前途一片看好,幹麻要辭掉鐵飯碗呢?」小茹並沒有責備之意。

     「章賢祥以前也是司法英雄,結果呢!」

      「你跟他不同啦!」

      「可怕的是,我發覺自己和他越來越像,辦案越來越不擇手段,越來越迷思在司法給予的力量上,司法是正義的力量,章賢祥只在乎力量而放棄了正義,我怕自己有朝一日會變成那種人。幾年來,我和他互相猜忌,互不信任,可是兩人之間卻又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默契,這種默契好像類似古代東廠酷吏的共同性格。」

      「你會不會太理想化了?」個性迴異的小茹無法理解。

      「我是快要當爸爸的人,不能老是靠正義感過活了。」

       周君平話鋒一轉說下去:「我們這個圈子太過於政治化了,當時我還只是小小調查官,就因為政黨輪替而被整肅,幸好我考上司法官進入反貪腐小組,否則若還待在調查局恐怕至今都是無法升遷的黑名單。妳看像這次,章賢祥自殺,一切過錯都往他身上推,他底下幾個心腹檢察官一個個被查出收黑錢,等著去坐牢。」

      「然而平常若不去奉承去巴結長官,根本沒辦法升遷,但拍了馬屁跟錯了長官,一旦出事還得跟著栽跟斗,不然吃上官司就是發被邊疆,還好這次章家他們窩裡反,否則我可能要被調到連江地檢署呢!」
    「馬祖?」小茹問道。
      「是啊!快要有小孩了,哪能一天到晚被調來調去。」

      「說到過活,不幹檢察官的話,你要做什麼工作呢?」作了快十年交易員的小茹想法上總是比較實際些。

     「我們辦公室的一樓是民事執行處,就是俗稱法拍屋投標處,兩年來,只要沒辦案沒出差,其它的時間我幾乎都是花在那上頭,妳也知道,我除了懂些法條、查案和打架以外沒別的專長,兩年來,我試著投標好多次,搞懂法拍屋的整個流程,也摸清楚那個行業的生態和遊戲規則,所以….」

      「難道你要去當法拍屋投資客?」小茹有點吃驚。

       「也不純然只當投資客,還有代書仲介、都更等等啦,還有,我剛剛不是說到AB檔案嗎!那是擴充人脈的最好工具呢!」

       「有趣呦!算我一份,我還在發愁生完小孩後要幹什麼,上了十年的班,總算可以當老闆娘了,反正章家幫我們出了幾千萬的資本啦!」
       「啊!肚子好痛!」講到興高采烈的小茹痛到臉部整個扭曲起來。

       「會不會是剛才機場賣的三明治不新鮮呢?」周君平說著。

        只見計程車司機轉頭過來笑著說:「少年!你老婆要生了啦!第一胎沒經驗吧?」

       「要生了?怎麼辦?會不會生在計程車上?」見識過各種大風大浪的周君平竟然手忙腳亂起來。

       「不用急啦!第一胎沒那麼快啦!」司機笑著安慰他。

       「平平!我的皮包有張卡,上面有陳醫生與醫院的電話,你幫我打給他。」

        周君平翻開包包找到號碼後撥了電話:「請問是陳星佑主任嗎?我的老婆快生了,現在該怎麼辦?」

       電話那頭的陳星佑醫生回答:「不用慌,你們現在先過來醫院。對了,請問你是?」

       「我是周君平啦!」

     「難怪聲音很耳熟,你們法院最近都沒有什麼好標案呢...我跟你講,上個禮拜我相中了一間在板橋法院的法拍屋,可是那房子不點交……」陳星佑醫生和周君平是在法拍屋投標處認識的,一開始,兩人為了搶同一個法拍屋物件搞得不愉快,還差點演出全武行,但不打不相識,誤會化解後反而成為好朋友,老婆生產當然也是找他接生囉。

      「喂!我老婆快要生了,不要再講那些有的沒的。」周君平打斷陳星佑滔滔不絕的投資經。

      「不用急啦!先跟司機講醫院地址,然後叫家人準備住院用的衣物….」

       「唉呀!」只聽小茹一聲慘叫,原來還在計程車上的她已經破水了。

       「靠!我老婆破水了,還叫我不要急!」
       連計程車司機都緊張起來,顧不得前方路口的號誌,連闖了兩、三個紅綠燈。

       陳星佑醫生的醫院正好在小茹家裡附近,位處於東區與南港交界處,由於這家婦幼醫院儀器先進、設備豪華且附設宛如六星級酒店服務的坐月子中心,每間病房的裝潢都有不同的設計,且至少都有十五坪以上的空間,其中還有幾間頂級旗艦頭等病房更是佔地三十坪以上,除了有佣人房,還標榜廚師親自到房內下廚準備專屬的月子餐,這和一般坐月子中心的「團體食膳」不同,每位孕婦配有一個專屬的護士,也有專門的營養師針對不同體質和不同口味調製月子餐,甚至還標榜三十天內不會吃到任何一頓重複的餐點與食物。

        從醫院的門口進入到急診處與掛號處的大廳,只見寬闊空間充滿陽光,大型穿堂得穹頂設計讓人感到相當舒服,這地方實在不像是醫院,她的病房如六星級度假村,她的大廳與公共區域的氣氛彷彿歌劇院或美術館。

        更離譜的是,病房內竟然還配有股票看盤軟體供產婦殺進殺出,以及各式各樣的遊戲機可以作運動。所以,外界給了它「貴婦」產科的外號。

       與一般生頭胎的產婦不同,小茹很幸運地沒有痛上半天才分娩,可以說是一下計程車還沒抬上醫院的病床,小女嬰就已經迫不急待地跑了出來,送進產房只是剪一下臍帶和處理傷口罷了。

       不到一個小時,小茹就從產房被送到病房,沒有多少疼痛也沒花多少力氣的小茹,百般無聊地打開電視殺殺時間,伸個懶腰,深呼吸,帶著愉悅的心情打開筆電敲起鍵盤。

       巡房的陳星佑醫師和推著小嬰兒車的護士走進病房,周君平彎腰看著躺在嬰兒車上的女兒,護士見狀一把抱起交給周君平,看見軟趴趴小不丁點的嬰兒,手周君平忙腳亂、一臉慌張地不知如何是好,陳星佑笑著說:
      「別鬧周先生了。」
      「周太太,妳才剛生產完,別急著工作!」

       「我在寫寶寶日記,要記錄著從她第一天誕生開始,所有與她有關的大小事情。」

      『很巧,爸爸與媽媽在你出生當天的早上,才在機場送走一位長輩,那長輩過去幾年來一直守護著我們,他走了,不會再出現於爸爸與媽媽的生命當中,而今天你恰好也出生了,不同的是,這次輪到爸爸和媽媽當守護者,守護著你。

        妳一定很好奇,為什麼妳的寶寶日記的第一天,媽媽要提到這位離我們遠行的長輩呢?因為當妳長大以後,一定會好奇地問起自己名字「念葉」的由來…..』

        小茹躺在病床上看著嬰兒床的念葉,伸出手逗弄著她的小手指,輕輕地撥著她頭上稀疏的胎毛。

        只聽到幫她處理產道傷口的護士看著電視新聞發出:「哇!今天是台灣金融界的世紀婚禮啊!」

        那護士露出羨慕的表情說道:「那個黃薇也是我們醫院的孕婦呢!只是我不清楚她的預產期是什麼時候?」

        陳星佑醫生答腔:「黃薇是我的病人,應該是兩個禮拜後吧!」

      「那黃薇可說是台灣版的灰姑娘呢!你知道嗎!她父母雙亡孤苦無依,自己一邊供養弟弟到美國唸書,一邊還努力向上成為上市公司的會計長、金控的財務長,現在還嫁給全台灣最有身價的單身漢章賢祥,一躍成為台灣最大民營金控的董娘。」那護士一付想要把自己變成黃薇似的。

      「哇!好亮眼的孕婦新娘裝啊!」

        人活在憧憬的時候總是看不清楚一切,從前的小茹和這位護士沒有什麼兩樣,只是看到添董就不禁倒抽一口氣,很想關掉電視免得自己女兒一出生就受到這種人的無形污染。

       ................................本段悠關劇情   故刪除之............

        自從大發銀行改選與合併案被添董翻案成功後,大安金控與添董的聲勢可說是如日中天,短短五個月,便輕易地用前所未有的低價合併數家中小型券商、保險公司與銀行,更別說還有一大堆添董看不上眼,排隊等著他臨幸的小型農會信合社呢。別說超過國華金控成為第一大民營金融業,如果再加上等著被合併的金融業,大安金控已經超過所有國營金控一躍成為台灣第一大金融業。

         無往不利的背後是建立在恐懼上頭,誰膽敢去對抗政經司法媒體一手在握的添董呢?更何況生意人呢!


       .........本段悠關劇情   故刪除之............


         婚禮故意選在三峽的老街而不在添董的老家,是經過設計的,由於大姐與中光院事件的社會觀感很糟糕,若婚禮選在中部老家,會讓人聯想到宗教與掏空的醜聞。之所以選在三峽是因為添董旗下的建設公司與大安金控,在三峽地區有龐大的住宅推案,想藉由世紀大婚禮結合刻意美化過三峽的街廓,營造出一股三峽是幸福浪漫的氛圍。

        資本家的一舉一動都是經過計算的。

        小茹與周君平從病房內的電視看著添董與黃薇的婚禮實況轉播,婚禮還沒開始大批新聞媒體便蜂擁而來,頓時讓這個向來平靜的三峽老街顯得熱鬧非凡。舉辦婚禮的祖師爺廟準時在下午四點敲了十六下大鐘,替婚禮揭開序募,添董站在廟宇的大廳按照傳統撚香,並等待新娘子的前來。

       黃薇穿著由義大利知名設計禮服大師來台為她量身設計的特殊孕婦新嫁娘婚紗,穿起來寬鬆高雅,對懷有九個月身孕的黃薇完全沒有束縛感,婚紗的每個針織接縫處都貼上小小的金箔片,看起來更增添了尊貴氣息,單單這件婚紗的成本與工錢就花上一百萬多。

        由老街另一頭的興隆宮沿著老街走到祖師爺廟,整條古老街廓暫時封街,兩旁商店與住家事先被安排好,由二樓朝新娘子往下撒著由日本空運來台的冷凍櫻花葉。黃薇捧著自己最愛的普羅旺斯紫羅蘭,在前面二十四個捧花小花童和後面八位挽婚紗的伴娘陪同下,走在滿街被微風吹拂出的燦爛繽紛落櫻花中,巴洛克風格建築的老式紅磚、長達十公尺的金箔婚紗、滿天飄盪的粉紅落櫻、傳統國樂悠揚的古老樂章,所有觀禮的金控員工與參與婚禮的工作人員,全部穿著俐落簡僕的唐裝,老街兩排站滿著應邀前來觀禮的親友與媒體。

        祖師爺廟那頭更是擠進了數以萬計的圍觀民眾,主辦單位慷慨地發放所有觀禮者每人一小盒三峽當地古老口味的喜餅。

        添董遙望著老街那頭,長得楚楚動人的黃薇走在如詩如畫有如夢幻般的畫面中,他笑開了,他知道透過新聞至少有數百萬人看得到這場婚禮,更重要的是,在主婚人席中,連總統、五院院長、重要部會首長和數位國立大學校長、中研院院士、大法官都出席觀禮,更別說金融界、企業界與地方政界的人士了。

         黃薇這場世紀大走秀足足走了半個小時,祖師爺廟旁早就安排了國樂樂隊和三峽當地的兒童合唱團,用古樂器伴奏出婚姻進行曲,正式開始結婚儀式,雖然添董與黃薇都穿著西式的結婚禮服,但典禮卻完全遵從傳統習俗,證婚人由三峽當地六位百年人瑞來擔任,象徵著彼此婚姻的百年好合,之後陸續由總統院長依續致詞以表祝賀。

        病房內的護士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視婚禮轉播,露出羨慕地表情說著:「只要有男人願意用這種婚禮娶我,阿狗阿貓我都要嫁。」

        一旁幫小茹烹調月子餐的廚師笑道:「妳要不要撒泡尿去照一下鏡子。」

        「喂!讓我作作夢會死啊!沒禮貌。」

       正在替小茹量血壓作產後第一次檢查的陳星佑醫生也笑了笑說:「這位添董可不是什麼阿狗阿貓。」

        盯著電視的周君平與小茹不發一語,同樣的世紀婚禮對於他們而言,其感受可說是五味雜陳。



後記:寫到這裡....只剩下最後一段情節大約2500字就要告一段落......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