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府入砂記 

       「甚至窺一眼那最引你無盡嚮往卻永遠只得一瞥的門縫後那日本建築中最教人讚賞、最幽微迷人的玄關。」 — 舒國治.門外漢的京都 

        闔上書頁,思緒逐漸回到過去,那年正值十二月底入冬之際,八十一郎帶著新婚嬌妻法子前往日本九州度蜜月。這是一趟計畫已久的自助行程,起點就從別府開始,希望藉著這個火熱的溫泉鄉,點燃新婚之旅的第一把火。 

        別府,這個位於九州東北別府灣邊人口不到15萬的小城市,自古以來就以溫泉知名。其温泉湧出量、源頭數量以及泉質的種類高居日本第一,在全世界也是屈指可數。現在可供沐浴的共用浴池就有170個之多。所謂別府溫泉,是濱脅、觀海寺、別府、堀田、明礬、鐵輪、芝石、龜川八大溫泉區的總稱,也被稱作『別府八湯』。這八湯各具特色,泉質不一,自古以來被用於治療疾病。除了入浴之外,有利用溫泉地熱烘熱砂子敷在身體上的『砂湯』,讓溫泉從高處流下淋在身上的『打湯』,還有將身體浸在溫泉泥漿中的『泥湯』以及噴射溫泉蒸氣的『蒸湯』等等。

        八十一郎讀著旅遊簡介上的資料,心裡卻忐忑不安的想著即將下榻的民宿。以前雖然到過日本旅遊,但是跟團不須擔心食宿問題。這回第一次來日本自由行,為了控制預算,住宿都儘量選在車站附近而且價格低廉的地點。這第一站別府,訂的就是一個位在站前大街邊上不遠拐進巷內沿路張望無須多費眼力即可從容認出的平凡民居。 

      「老公,好像快到了。」法子帶著興奮的語氣
       「雨好像也停了耶!」
      「先把行李拿下來吧。」

        自由行的缺點之一就是經常要把行李搬上搬下,從車站到旅店,又從旅店搬到車站。從小倉到別府這段火車走的是日豐本線,特急列車大約費時70分鐘,不過比起往後的旅程,可以說連椅子都還沒坐熱就要下車了呢。

        走出車站,就是一條大街,向前約莫500公尺就可以走到海邊。這場景讓八十一郎想起與法子第一次單獨約會的濱海小城(總幹事按:哪一個阿...),若是除去路邊裊裊冒出的蒸汽,換上古老的西式建築,更令人有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慨嘆。

       「喂,這裡有賣柿子耶!」法子大叫著
       「老公,買幾個來吃吧!」

        雖然季節過了,攤子上紅橙橙的日本柿子還是體態豐滿的引人垂涎。那時候,台灣還沒有開始一窩蜂搶種日本柿,價格高貴的讓人不得不細細品嚐。這次旅行前,法子就提過要好好吃幾顆柿子,沒想到她一直掛在心上。八十一郎依著旅遊書上的簡單片語加上比手畫腳,倒也順利的買了一袋柿子。

      「哪,買幾棵柿子罷,小case啦!」八十一郎得意的提著柿子,在車上忐忑不安的心情也跟著去了一大半。 (總幹事按:日本的水果真是令人流口水的好吃,只是吃起來超級敗家的..)

        照著店主傳真的地圖,順利的找到了今夜下榻的民宿。一進玄關,熱情的主人操著不太俐落的英語,向八十一郎與法子介紹房間以及各種設施。大概十個榻榻米大的房間,有窗,有龕,有榻榻米,有紙窗紙門,還有一個四方浴盆的小巧浴室,打開水喉就有溫泉流出來。好像到了遠方親友家中,主人盛情地空出主臥房招待一樣,心下頓時踏實起來。法子似乎也對這簡單的日式陳設感到滿意

      「老公,你有看到門口貼的那些相片嗎?」她接著說
       「他們都有穿那件衣服呢!」八十一郎愣了一會兒
      「什麼衣服呀?」
      「哎呀,就是掛在玄關的那件和服嘛!」

        法子嬌斥道擱好行李,法子就迫不及待地把八十一郎拖到樓下去,原來玄關轉角的壁龕掛著一件樣式誇張袖口及膝的大紅和袍,上面繡著大片的綠色荷葉,還有金色的仙鶴,來店住宿的客人都可以穿上這衣服拍照留念。

      「哇,再過幾天就是聖誕節了,穿這件衣服很應景喔!」
       八十一郎忍不住毒舌兩句,法子白了一眼,還是興沖沖地從店主手中接過衣服去換裝了。

       「噹噹,老公你看漂不漂亮!」
       「哇!美極了,簡直是仙女下凡嘛!」八十一郎知道再不美言幾句,今天晚上的如意算盤可能就撥不動了(總幹事按:什麼如意算盤,嘿嘿嘿...沒交代清楚呢)。 

       經過一番折騰,夫妻倆總算走出民宿
       「接下來去哪裡呀,老公?」法子的心情很好,夾著八十一郎的手臂
      「到了別府,當然要泡溫泉囉!」八十一郎盤算著,住宿的錢省下來,應該可以找個漂亮的飯店開房間休息個幾小時,既可泡溫泉,更可以來個鴛鴦戲水。尤其現下雨過天晴,海面隱約可見幾閃斜陽夕照,要是有個海景套房露天泡澡,望著遠洋盡情嘶喊,在這冬寒刺骨時分,更可激爆冰火二重天的無上奧義(總幹事按:我超愛這句話....),想著想著不禁露出邪惡的微笑。

        「老公,你看那裡有間廟耶!」法子打斷了八十一郎的綺想,指著一幢古意盎然的木造建築說
       「我們過去看看嘛!」一般神社寺院都會有外牆,入了山門才會看到大殿建物,可這座廟就倚著路旁,讓八十一郎也不禁好奇心起。

        二人夾臂徐行到了廟前,四個大字『 竹瓦溫泉 』就掛在門簷下,不時有男有女或老或少攜盆攬巾進進出出三三兩兩好不自在。走進大門,法子搓著手說
       「你看,這裡就可以泡湯啦!」
        「好像還有砂湯唷!」八十一郎在廳內張望了一下,指著幾個漢字說
       「泡一次只要630日圓耶!」不禁對這價位感到些許訝異
       「哇!可以美容護膚嗎?我們試試看吧!」法子興奮起來八十一郎自忖,法子該不會把這想成和泥漿浴一樣了吧。

        現在看來騎虎難下,鴛鴦戲水的計畫只好調整一下了。買了門票,八十一郎又買了兩條印著竹瓦溫泉圖案的小浴巾,不只當做紀念,這可是泡湯的基本配備哩。

      「哪,毛巾拿著,進去以後要遮好唷!」八十一郎不甘不願的叮嚀著,法子撅著小嘴轉身就往女湯走了。想到自己的完美計畫被這路邊的假廟給打亂,八十一郎忍不住嘆了一聲,想想這新婚第一泡,怎麼就泡到大眾湯來了咧。 

        進了湯屋,地方相當寬敞,尤其高聳的屋頂穿插著深褐色充滿歲月痕跡的木樑,讓人心情自動放鬆下來。在砂場之前有個浴池,如果來這裡純泡湯,只要100日圓即可。會有這樣平實的價格,是因為這座歷史建物,是個由鄉公所經營的大眾湯。八十一郎一絲不掛,先在浴池邊沖洗乾淨,就把小木牌交給砂場邊的師傅在旁等著。砂場四周是以矮木牆圍著,裡面大概可以同時容納6、7人並排躺著,負責翻砂埋人的師傅就站在木牆上伺候著。只見砂場中露出幾個人頭,全身被黑砂蓋著,或凝視天頂或閉目養神,白煙裊裊,悠然自得。 

        在等候的當兒,八十一郎注意到躺著的男士中,頭髮有的禿有的少,一半都有光明頂的危機。想起美容界的名言「寧可死的早,不要醜到老」,躺在這裡泡湯就算身體顧的好,但若頭髮掉光那可是男士最大的致命傷啊!八十一郎不禁想起雙親的叮嚀「莫叫頂上禿,要練抓頭功」。抓頭功其實是一套養生功法中的一式,因為簡單有效,所以八十一郎一直記得而且天天練習。方法很簡單,每天早晨起床之後,雙手五指分開用指腹壓住頭皮,從額頭頂端開始,以適當壓力像梳頭髮一樣從額頂梳理到後腦勺的頸部上端,這樣算做一次,一共作36次(神奇數字會帶來神奇效果)。練習之前雙手可互相搓揉,使掌心發熱再做,尤其是在冬天早晨更有必要。頭皮按摩一趟下來,可以把死皮死髮清掃下來,同時促進血液循環,幫助頭腦清醒。這個方法,未必能防止禿頭的發生,但可以減緩髮際線向後退縮,況且不費分文,何樂不為呢?

        正在出神之際,聽到一聲吆喝,想是空出位置來了。八十一郎走進砂場,只見師傅已經剷出一個淺穴,不用多說用毛巾遮著重要部位就挨著旁邊的大叔準備要躺下來。這回師傅忽然對著八十一郎指手比腳唧唧咕咕念念有詞,心想該不會是天賦異稟被發現了正在接受謬贊吧(總幹事按:男人的劣根性..哈哈,我也常常自以為是說)

        趕緊四下打量一番,原來各位大叔都把毛巾折起墊在腦勺下,想必是這兒的例規吧!只好入境隨俗,墊上毛巾,以雙手護住重要部位躺入穴中。我的媽呀,這砂礫粗細好像跟糖炒栗子用的差不多,剛躺上去好像上了釘床,八十一郎正嘀咕著,師傅一把砂就剷了上來,不消半餉,全身就給埋到黑砂堆裡去了,此時此刻曹植千古一句「豆在斧中泣」才算是有了刻骨銘心的體驗。埋進砂中之後,背上刺痛漸消,取而代之的卻是千萬熱蟻雄兵要從全身毛孔侵入,又好似體內有股洪流四處奔竄想從全身奇經八脈宣洩而出的感覺。 約莫一刻鐘以後,八十一郎就已覺得渾身上下好像脫胎換骨,就要羽化登仙了。

        此時稍動手腳打算破殼而出,場邊師父隨即過來剷開身旁砂礫方便起身。拖著虛軟的步伐,八十一郎走到旁邊的長形浴池舀水洗身,回想剛才在砂中活埋之際,恍如隔世。定了定神,掛念起法子的狀況,也沒在大浴池流連,快手快腳著裝完畢就趕著回大廳去了。等了一刻鐘以後,才見到法子姍姍從女湯走出來。

      「親愛的,泡的舒服嗎?」八十一郎趕忙向前問安
      「很舒服呀!」法子靦腆的應著(總幹事按:為何這段段話會讓我聯想起日本愛情動作片呢)
      「女生那邊人多嗎?」
      「還好。」
      「泡在砂裡會不會怕呀?」
      「剛進去是有一點啦!」
     「誰幫你們剷砂呢?」八十一郎計較著
     「是一些阿桑啦。」
      「那就好。」
      「…」法子支吾了一下
      「老公…」
      「怎麼了?」
     「我們先回去一下好不好?」
     「怎麼,累了嗎?」
     「嗯,回去再跟你說啦…」

        法子有點欲言又止八十一郎心想,今天的計畫不只被打亂,可能是要完全槓龜了。既然夫人有令,只好打道回府囉。不過泡了這一趟砂湯,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進了房門,法子就直往浴室而去,磨蹭了半天也不出來。八十一郎感到不對勁,忍不住敲了敲浴室門
     「親愛的,怎麼了?」
     「…」只傳出一點水聲
     「你洗很久了耶!」
     「…」
      「我肚子餓了!」八十一郎開始不耐煩了
     「老公…」總算出了點聲
     「怎麼了?」
     「我…」(總幹事按:趕快說到底怎麼了...再拖劇情真的會讓人百分之百的聯想到日本愛情動作片...)
    「妳沒事吧?」
    「我…好像有砂子跑進去耶!」
    「砂子?…跑去哪兒啦?」

       八十一郎擔心起來
      「…哎呀…就是那裡嘛…」  法子壓著聲音說
     「啊,是那裡嗎?」八十一郎詫異地問
     「嗯…就是那裡啦…」法子更小聲了
     「喔,沒關係啦,我來想辦法。」八十一郎靈光一閃
     「妳先在浴盆放水吧!」
     「喔…好」法子應著八十一郎以最快速度脫光身上的衣物
     「妳現在開門讓我進去吧…」雖然有點偏離劇本,場景也不如原先的設定,八十一郎還是滿心歡喜的等著法子開門,畢竟,這是新婚之旅的第一把火呀! 

       總幹事按:喂...這樣就沒了阿,後面沒交代清楚阿,八十一郎這篇讓我看到正要進入精采高潮時就沒了,實在是.....有朋友要繼續幫他完成後半段的文章嗎....今天放假,沒有尺度...八十一郎緩緩的打開浴室的那一道門,想著是裡面的新婚嬌妻法子美麗的........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